周六. 7 月 31st, 2021

「川藏第一桥」横跨天堑惠泽大渡河两岸

四川泸定横跨大渡河的雅叶高速公路大渡河泸定特大桥。

【本报综合报导】「没想到,川藏线上现在有一座这么壮观的大桥。」六月中旬,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正值旅游旺季,川藏公路上车辆络绎不绝,游客吴越途经雅康高速泸定大渡河大桥时,拿出手机记录下眼前的雄伟恢弘。
奔流于横断山脉间的大渡河,在雅安市天全县与甘孜州泸定县之间切割出绝壁大峡谷,历来是川藏公路上的交通天堑。如今,泸定大渡河大桥横跨峡谷,缩短了甘孜涉藏地区和成都间的时空距离,成为惠泽两岸的超级工程。
四川省公路规划勘察设计研究院高级工程师陶齐宇是大桥的设计负责人,他告诉记者,这座被誉为「川藏第一桥」的悬索桥,全长1411米,主桥长1100米,总投资超10亿元人民币,是目前中国涉藏地区规模最大的桥梁,设计建设中有多项「黑科技」。
「大桥处于龙门山断裂带和鲜水河断裂带形成的Y字型断裂带交汇处,抗震要求极高。」陶齐宇说,为攻克高烈度地震区混凝土桥塔设计的世界级技术难题,他们在桥塔上创新设计了波形钢腹板组合横梁;为克服大渡河峡谷复杂的风场环境,他们还将当地缩尺地形模型搬进风洞实验室,采用上下稳定板保证大桥的抗风性能。
「黑科技」加持下,历经5年建设,泸定大渡河大桥于2018年底建成通车,也标志着甘孜涉藏地区步入「高速时代」——3.5小时即可从「情歌之乡」康定到达成都。而在此之前,祗能走318国道二郎山路段,因冰雪、车祸,常有堵车的风险。
「以前交通不方便,到成都要七八个小时,高速通车后,从家门口上高速,到成都的时间缩短了一半。」泸定县泸桥镇咱里村村民王春全说,大桥的建成通车对村子意义重大,「我们村的高原蔬菜,现在运到成都时间更短、更加新鲜,生意更好了,种植规模也进一步扩大。」
如今,咱里村还发展起了乡村旅游。村子位于泸定大渡河大桥附近,从村内远眺,祗见鲜红的大桥飞跨峡谷,与两岸的青山一齐倒映在碧波上,十分壮观。靠着绝佳的观景位置,近年咱里村大面积引种金丝黄菊,打造「上观桥、下观湖、坪看花」的乡村旅游打卡地。
在康定市新都桥镇水桥村经营民宿的佘娟,同样感受着「高速时代」的「魔力」。她说,高速公路通车前,旅游旺季时村子才会有游客,生意一般。2019年后,每逢周末,来自成都周边的游客越来越多,她的收入翻番,「毕竟现在从成都过来祗要几个小时,很方便」。
超级工程对物流产业的影响同样巨大。康定一家快递公司的客服经理格桑告诉记者,甘孜盛产犛牛肉、松茸,以前祗能通过空运,价格昂贵,如今使用冷链车通过陆运运输,运输成本降了一半。
年轻的超级工程正给大渡河两岸带来新的生机。而从泸定大渡河大桥向下游走5公里,还有一座古老的桥梁,已横跨大渡河三百多年——修建于清朝康熙年间、因红军飞渡而闻名于世的泸定桥,桥面上同样游人如织。吴越说:「两座桥离得这么近,像是一种对话,也像一个见证。」

本站代管于网易主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