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三. 8 月 4th, 2021

「川藏第一橋」橫跨天塹惠澤大渡河兩岸

四川瀘定橫跨大渡河的雅葉高速公路大渡河瀘定特大橋。

【本報綜合報導】「沒想到,川藏線上現在有一座這麼壯觀的大橋。」六月中旬,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正值旅遊旺季,川藏公路上車輛絡繹不絕,遊客吳越途經雅康高速瀘定大渡河大橋時,拿出手機記錄下眼前的雄偉恢弘。
奔流於橫斷山脈間的大渡河,在雅安市天全縣與甘孜州瀘定縣之間切割出絕壁大峽谷,歷來是川藏公路上的交通天塹。如今,瀘定大渡河大橋橫跨峽谷,縮短了甘孜涉藏地區和成都間的時空距離,成為惠澤兩岸的超級工程。
四川省公路規劃勘察設計研究院高級工程師陶齊宇是大橋的設計負責人,他告訴記者,這座被譽為「川藏第一橋」的懸索橋,全長1411米,主橋長1100米,總投資超10億元人民幣,是目前中國涉藏地區規模最大的橋樑,設計建設中有多項「黑科技」。
「大橋處於龍門山斷裂帶和鮮水河斷裂帶形成的Y字型斷裂帶交匯處,抗震要求極高。」陶齊宇說,為攻克高烈度地震區混凝土橋塔設計的世界級技術難題,他們在橋塔上創新設計了波形鋼腹板組合橫樑;為克服大渡河峽谷複雜的風場環境,他們還將當地縮尺地形模型搬進風洞實驗室,採用上下穩定板保證大橋的抗風性能。
「黑科技」加持下,歷經5年建設,瀘定大渡河大橋於2018年底建成通車,也標誌著甘孜涉藏地區步入「高速時代」——3.5小時即可從「情歌之鄉」康定到達成都。而在此之前,祗能走318國道二郎山路段,因冰雪、車禍,常有堵車的風險。
「以前交通不方便,到成都要七八個小時,高速通車後,從家門口上高速,到成都的時間縮短了一半。」瀘定縣瀘橋鎮咱裡村村民王春全說,大橋的建成通車對村子意義重大,「我們村的高原蔬菜,現在運到成都時間更短、更加新鮮,生意更好了,種植規模也進一步擴大。」
如今,咱裡村還發展起了鄉村旅遊。村子位於瀘定大渡河大橋附近,從村內遠眺,祗見鮮紅的大橋飛跨峽谷,與兩岸的青山一齊倒映在碧波上,十分壯觀。靠著絕佳的觀景位置,近年咱裡村大面積引種金絲黃菊,打造「上觀橋、下觀湖、坪看花」的鄉村旅遊打卡地。
在康定市新都橋鎮水橋村經營民宿的佘娟,同樣感受著「高速時代」的「魔力」。她說,高速公路通車前,旅遊旺季時村子才會有遊客,生意一般。2019年後,每逢週末,來自成都周邊的遊客越來越多,她的收入翻番,「畢竟現在從成都過來祗要幾個小時,很方便」。
超級工程對物流產業的影響同樣巨大。康定一家快遞公司的客服經理格桑告訴記者,甘孜盛產犛牛肉、松茸,以前祗能通過空運,價格昂貴,如今使用冷鏈車通過陸運運輸,運輸成本降了一半。
年輕的超級工程正給大渡河兩岸帶來新的生機。而從瀘定大渡河大橋向下遊走5公里,還有一座古老的橋樑,已橫跨大渡河三百多年——修建於清朝康熙年間、因紅軍飛渡而聞名於世的瀘定橋,橋面上同樣遊人如織。吳越說:「兩座橋離得這麼近,像是一種對話,也像一個見證。」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