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六. 1 月 22nd, 2022

导论 威权色盲 伍忠信

疫苗施打出现混打乱象,许多地方政府「拦截」企图混打民众。陈时中对此勃然大怒,斥为有如闯红灯,并扬言要法制单位研议开罚。疫苗混打在医界有诸多争议,先进国家多未禁止,陈时中拿着鸡毛当令箭,除了展现官威,遂其独裁意志外毫无意义。他出面怒斥,显然因人们逆时中而恼羞成怒,地方那些官员配合拦截,成为他淫威下的走狗打手。
台湾禁止混打的理由莫名所以,只能合理怀疑陈时中他们要尽量消化滞销的AZ,以免让日本觉得好心喂狗。但国际上先进国家却混打的多,国家领导人甚至亲身示范,如德国总理梅克尔先打AZ,后来混打莫德纳,仍活蹦乱跳、体健如牛,加拿大总理杜鲁道也是打了AZ,7月2日施打第2剂莫德纳疫苗,同样健康愉快。除了德国、加拿大外,欧盟的西班牙、丹麦等也开放混打,南韩队疫苗政策一向保守,在7月5日也开放疫苗混打,第1剂接种AZ,第2剂可接种BNT。
陈时中禁止混打没有充分医学依据。台北市长柯文哲医学专业远远凌驾陈时中,三不五时对陈时中放冷箭,最近因防疫有成声名大噪遭忌,绿营拿北市三大市场群聚感染大做文章猛打,柯P因此收歛低调,谈到疫苗混打,只说WHO并未禁止,讽刺陈时中外行充内行。
先前有数起民众混打过关情事,以目前制度,一插健保卡就可一目了然施打状况,会有漏网情况,显然是一线医护人员放水,因他们也不认同陈时中的威权凌驾专业,因此共同逆时中。陈时中说这是闯红灯,但德国加拿大等却是绿灯。晏子说:橘逾淮而为枳,陈时中却变魔术,将德国、加拿大的绿灯搬到台湾成为红灯。

本站代管于网易主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