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三. 8 月 4th, 2021

【天津東麗區】讓「會說話的機器」 講述工業文化遺產故事

天津機床博物館是天津市首家民營公益機床博物館,包括東麗航空商務區館區和華明清華高端院館區兩處,總佔地面積近6000平方米。館內以世界近代工業遺產科普為主題,館藏瑞士、德國、美國、前蘇聯等10多個國家生產的老式機床300多台,各類民用小機械1000余件。其中有天津海鷗手錶廠製造第一塊手錶時使用的銑床、世界上最早的印刷機等,都堪稱精品。從鐘錶製作到衛星零件加工,這一件件展品凝聚著近代工業的發展脈絡,全面展現了工業革命的文化遺產,見證著中國工業百年的時代變遷。
2017年,天津機床博物館被確定為市級重點文化項目、天津市愛國主義教育基地、科普教育基地、工業旅遊示範點。為進一步提升機床博物館的傳播力、影響力,天津機床博物館網上博物館上線(http://tj-jcbwg.com/),使更多的機床愛好者可以通過網絡,以圖片、文字、視頻的方式領略博物館厚重的歷史感、獨具的傳承價值和大氣的工業之美。通過這些「會說話的機器」,天津機床博物館將成為一個探源歷史根脈、講述百味故事、留存工業遺產、見證時代變遷的生動載體,為廣大群眾提供一個探究世界和民族工業發展歷程的公益平台。

天津機床博物館 記錄中國工業發展

推開天津機床博物館的大門,一股冷氣夾雜著濃濃的機油味撲面而來,博物館通道的兩側整齊地陳列著一台台機床,在燈光的照射下,像一個個接受檢閱的鎧甲勇士。
「這個是『津門老大』,是咱們天津三條石1942年生產的八尺皮帶車床;這台我叫它『精細鬼』,是一台小型瑞士鐘錶機床,論精密、精緻、精細,屬它厲害……」天津機床博物館館長王福喜興奮地向記者介紹著館裡的展品,像是說著一個個熟悉的老朋友。
今年46歲的王福喜出生於天津市東麗區,20世紀80年代,他的父親開了一家機械加工廠,王福喜從小便對這些機器著迷。後來,王福喜接觸到了更多的機床,明白了車床的工作原理,也漸漸地對收藏和研究各類機床產生了興趣。近20年來,他收藏了200多件大型機床和300多件小型民用機械,包括天津海鷗手錶廠製造早期使用的銑床、生產過東方紅火車車輪的機床設備,還有「二百歲」的制鞋縫紉機。

隨著藏品越來越多,王福喜萌生了開一家機床博物館的念頭,他想為這些沉澱著工業與時代記憶的機床們找一個家,讓更多人瞭解它們的故事。
儘管最初家人不支持,也面臨著資金上的困難,但王福喜並沒有動搖。2015年5月,天津機床博物館東麗航空商務區館區成立並免費對外開放。博物館獲得了不少人的認可和支持,吸引了全國各地的參觀者,這更堅定了王福喜創辦博物館的初心。

(攝影 記者翟鑫彬)

2017年底,在東麗區委、區政府及社會各界人士的支持幫助下,天津機床博物館又建起第二家佔地3000餘平方米的華明機床博物館,藏品主題為高端軍工類。華明館區的正式開館,更提升了人們的關注度,這家具有上百件機床藏品的機床博物館給華明高新區也增添了幾分工業文化的味道。
據王福喜介紹,兩個館區總佔地面積近6000平方米,館藏瑞士、德國、美國、前蘇聯等十幾個國家製造的機器100餘台,另有老縫紉機、老電話等民用機械500餘件。這些高精度的機床展現出了中國工業歷史的輝煌。展品中,不僅有「龐然大物」,更有緊密的「能工巧匠」。王福喜表示,這些車床則代表當時我國機械的製造水平,把他們展出就相當於展出機械製造的發展脈絡,此次,這個博物館落戶華明高新區,主要是為突出高端裝備主題。去年,兩個館區的參觀人數超過了三萬人。
「天津是近代中國工業的發祥地之一。改革開放後,天津製造業迅速發展,設備更新加快,大量機床也成為了天津工業成長的歷史見證。」王福喜說。

(攝影 記者翟鑫彬)

在離博物館門口不遠的位置,記者看到了天津海鷗手錶廠製造第一塊手錶時使用的銑床,個頭不大,還能隱約看到機身上印著的「為人民服務」五個紅字,床身乾淨整潔,看不到一點銹跡。
「這台機床來之不易,我花了好幾年時間,來來回回跑了幾十趟。機床的主人知道我是為了辦博物館,懂機床而且會好好保管它,才肯將它轉讓給我。搬運機床的時候,他還一直叮囑要小心。所以我對機床像對待孩子一樣,擦洗、上油、保養一樣都不落。」王福喜說。
隨著中國工業技術的進步,一批批精準度更高,技術更先進的數控機床逐漸替代了早期的機械機床。尤其是改革開放以來,中國製造業持續發展,一些國產機床已經能代表世界數控機床的最高技術水平。
目前,王福喜打算開發博物館的更多功能,做一些文創產品,呈現更多機床的故事。「我希望通過機床博物館,讓人們瞭解國家工業發展的歷史,瞭解車床的機械構造和工作原理,認識機械的美感,學習和傳承工匠精神。」

璀璨宮燈 流光溢彩
——天津市第二批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周記宮燈

周記宮燈製作技藝項目位於天津市東麗區豐年村街道。周記宮燈製作工藝至今已傳承三代,第一代傳承人周學清、第二代傳承人周學瑞、第三代傳承人周榮彬。2009年被授予「天津市第二批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

周學清是周記宮燈的創始人。據周榮彬介紹:清朝末年,周學清在清宮造辦處任職,負責宮廷內府事物,專門製作宮燈及懸掛。周學清從事宮燈製作30餘年,技術嫻熟,「周記」宮燈名號享譽京城。1952年,周學清去世後,其子周學瑞秉承父業,繼續深造,進一步細化傳入民間,宮燈的種類也隨之增多,成為民間的一大亮點。生於1946年的周榮彬,自幼受祖輩的熏陶,在其父的精心傳授下,從7歲學習扎燈藝術,逐漸掌握了製作宮燈的要領,在古典工藝基礎上,針對製作材料不斷更新,製作流程不斷改進,製作種類不斷創新,形成了本人獨特的技能技法──傳統藝術現代派系。

周榮彬先生創作了數千件作品,主要有立體的動物燈、壁燈、亭台樓閣的走馬燈、宮燈和內光綵燈。燈的造型以故宮、天壇、黃鶴樓、角樓、山西古塔等古代建築造型為主,以古老絲綢和絲金帶裝裱,再用圖畫和剪紙、刀刻、針繡多種手工藝組成。燈芯繪畫選擇各種神話故事、古裝人物、山水花鳥,給人以古色古香之美感;再加上龍鳳、麒麟、寶香花等吉祥圖案裝飾,給人藝術享受。他研製的巨型工藝綵燈,中華世紀龍燈、黃鶴樓內光綵燈、北京天壇祈年殿內光綵燈等精品,是傳統工藝與現代審美視角的高度融合,具有很高的收藏價值。

傳統剪紙 歷久彌新
——天津市第二批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大鄭剪紙

大鄭剪紙項目位於天津市東麗區新立街大鄭村,創建於民國初,該項目源自大鄭村王氏家族,後由王秀英帶至大鄭村劉家,傳至第二代劉洪源,現為第三代傳承人劉長會研習,第四代傳承人張琪、單艷國。通過各代傳承人的不斷努力,逐步形成了具有本地域特色的剪紙藝術,有著較高的藝術欣賞價值。2009年,大鄭剪紙被授於「天津市第二批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

大鄭剪紙與時俱進,一代代傳承人在製作工具、用料、作品內容等方面逐步發展和完善,逐漸形成了作品內容新穎樸實、刀法細膩利落、線條粗獷有力、形象逼真生動的特點。隨著大鄭第三代剪紙藝人的興起,大鄭剪紙開始向產業化發展,作品集觀賞性、藝術性於一體,並將中國工筆畫和西方油畫效果融入到剪紙中,剪制了《清明上河圖》、《仕女圖》、《百馬圖》等大型剪紙作品。
隨著全球化的發展,大鄭剪紙開始走向國際化。大鄭剪紙代表天津剪紙藝術參加第三屆中國(國際)文化藝術博覽會交易會、韓國銀川天津民間藝術交流活動、上海世博會等,受到了中外友人的青睞和讚譽。同時,大鄭剪紙緊跟時代發展要求。2008年,創作了融入體育項目和水立方、鳥巢元素剪紙作品作為唯一剪紙類禮品送給北京奧運會;2016年製作了五福「中國夢、航天夢」的剪紙作品,隨長征七號搭載上了太空;創作中國贊「講文明、樹新風」為主體的民間藝術作品入選中央文明辦公益廣告素材。

 

中華武術 薪火相傳
——第五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無極武術

無極武術項目位於天津市東麗區萬新街道,該項目起源於清朝中期,創始人為江南樂府縣人士劉仙島,後傳藝於河南苔頭人士蔡錦堂,蔡先生再傳天津人王玉珍,自此無極武術落戶津門,至今已有三百餘年。無極武術在津歷經四代傳承人的繼承和發展,2009年被授予「第二批天津市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2021年被授予「第五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目前第四代傳承人是高鐵靜先生,第五代傳承人王東銳、張洪軍等,另有第六代傳人46人。


無極武術創立之初是運用天地混沌學說及《道德經》中「復歸於無極」學說,故取名「無極」。它的形成之初,完全以實用為主,練習地支十二形及功法類,是以採集地支十二形動物在大自然中生存技能的形跡,作為主要練功方式,用五行學說的變化作為指導,以老子的《道德經》「復歸於無極」,作為攻防的理論基礎,而發展起來的一個拳種。
練習的項目有:1.以地支而列的十二形,每形四個動作,每個動作五種用法。2.大槍。3.烏金刀。4.十八羅漢功(氣功)。5.童子功(養生健身功)。6.三項絕技(踢樁、靠板、鷹爪力)。7.鐵砂掌、綿砂掌,這些武技都直接適用於實戰所需。8.五子叼蟾功。9.十指聞香功、滾壁功。10.套路方面,分為拳術類、器械類。拳術類:無極拳、八趟形拳及功力拳,並包括對練、對打。器械類:長短器械四十餘趟。11.擒拿防身術及格鬥、搏擊等。
無極武術源於中華道家思想、融入中華傳統大文化中。其有效地增強人體內在素質,以向上向善理念,集聚正能量,具有一定社會教育意義。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