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 9 月 27th, 2021

【泉州專刊】泉州申遺成功 列入世遺名錄

位於泉州古城核心區域的西街及周邊。

「泉州:宋元中國的世界海洋商貿中心」成為中國第56項、福建第5項世界遺產

綿綿用力,久久為功。7月25日,福建福州,經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第44屆世界遺產委員會會議審議通過,「泉州:宋元中國的世界海洋商貿中心」成功列入《世界遺產名錄》,成為中國第56項、福建第5項世界遺產。
從2001年正式啟動申遺工作,到2021年一朝圓夢,泉州的申遺之路走了20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本應在去年舉辦的第44屆世界遺產大會延期至今年,應了閩南俗諺說的「好酒沉甕底」——這是中國向本屆大會申報的唯一項目,泉州系列遺產備受關注。如今,好夢成真,世界遺產名錄裡再添一抹瑰麗。
專家認為,「泉州:宋元中國的世界海洋商貿中心」,反映了特定歷史時期獨特而傑出的港口城市空間結構,其所包含的22個遺產點涵蓋了社會結構、行政制度、交通、生產和商貿諸多重要文化元素,共同促成泉州在公元10—14世紀逐漸崛起並蓬勃發展,成為東亞和東南亞貿易網絡的海上樞紐,對東亞和東南亞經濟文化發展作出的巨大貢獻。世界遺產委員會依據《實施保護世界文化和自然遺產公約操作指南》所規定的標準,決定將「泉州,宋元中國的世界海洋商貿中心」列入《世界遺產名錄》。
目前,包括「泉州:宋元中國的世界海洋商貿中心」在內,福建共有5項世界遺產,其他4項為武夷山、福建土樓、鼓浪嶼、泰寧丹霞。(記者蔡紫旻 殷斯麒 孫燦芬)(新華社圖)

泉州市委書記王永禮接受媒體專訪——
「把遺產的突出普遍價值 繼續保護好、傳承好、利用好」

我們將把申遺成功作為新起點,本著對歷史負責、對人民負責的態度,精心守護好老祖宗留下的文化遺產。25日傍晚,「泉州:宋元中國的世界海洋商貿中心」獲准列入《世界遺產名錄》,泉州市委書記王永禮在現場接受媒體專訪時表示。
「習近平總書記在福建工作時親自研究部署泉州申遺工作。習近平總書記的高度重視、親切關懷,是我們推動申遺的強大動力。」王永禮說,泉州申遺成功不僅是榮譽、更是責任。我們將認真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關於文化和自然遺產保護工作的重要論述,恪守《保護世界文化和自然遺產公約》,實施更加嚴格的保護管理措施,把遺產的突出普遍價值繼續保護好、傳承好、利用好。
王永禮表示,泉州將建好長效機制,推進遺產項目保護立法,定好保護管理專項規劃,做好遺產點監測和日常維護工作;造好保護氛圍,邀請專家學者開展科學研究、考古發掘,講好文化遺產故事,組織活態傳承活動等,引導更多社會力量參與保護;提升軟硬環境,在嚴格遵守文物保護相關法律法規前提下,做好核心區、緩衝區保護,持續改善周邊環境、做好參訪設施配套、提供更優質服務,讓全世界共享遺產財富。(記者蔡紫旻)

六勝塔。

泉州申遺成功
穿越千年的「世界海洋商貿中心」實至名歸

7月25日,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第44屆世界遺產大會上,「泉州:宋元中國的世界海洋商貿中心」,作為中國向本屆大會申報的唯一項目,被列入《世界遺產名錄》,為中國的世界遺產名錄添上第56顆璀璨明珠。
千百年向海而生。這一刻,從昔日「東方第一大港」的榮光裡走來,泉州系列遺產穿越千年,見證了東西方文明交流互鑒和各國人民友好交往的佳話,向世界亮出多元包容、平等交流、共同繁榮的發展樣本。
二十載接力申遺。秉承「申遺是手段,保護才是目的」理念,泉州持續保護歷史文化瑰寶,將和平、發展、合作、共贏的精神財富傳承至今,有力印證中國為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所作的卓越努力。
守正篤實,久久為功。泉州將在習近平總書記關於文化遺產保護重要講話精神指引下,目光向海、胸懷世界,講好文化遺產裡的中國故事。

泉州市舶司遺址。

歷史榮光 「東方第一大港」的輝煌過去

10—14世紀,歷史悠久的世界海洋貿易,又一次迎來繁榮期,形成學者們研究界定的「首個世界體系」。在這一世界體系裡,泉州舉足輕重。
「那時,哥倫布還沒到達美洲,麥哲倫還沒環球航行,西班牙、葡萄牙、荷蘭人還不是『海上馬車伕』,英國人和法國人還不知太平洋在哪裡。」《中國國家地理》執行總編輯單之薔曾撰文論述,宋元時期,中國是世界上最出色的海洋國家之一。
作為10—14世紀亞洲海洋東端的經濟與文化引擎,中國對世界海洋貿易的繁榮發展,作出了核心貢獻。同一時期,泉州迅速繁榮,超過寧波、廣州,躍升為亞洲海洋東端最重要中心港口之一,有「東方第一大港」之稱,並以「Zayton(刺桐)」之名流傳於世。
這是中國的泉州,也是世界的泉州。
中外名家著作中,記載了這個世界海洋商貿中心的盛況。《諸蕃志》等史籍裡,泉州港被視為中國的「海上零公里處」;《島夷志略》裡,上百個國家和地區同泉州有貿易往來;意大利旅行家馬可·波羅曾護送蒙古公主闊闊真從刺桐港啟航,遠嫁伊兒汗國;摩洛哥旅行家伊本·白圖泰盛讚「刺桐港為世界上最大港之一,甚至可以說就是世界上最大的港口」……
當代,泉州系列遺產依然具有世界性意義。
1957年,陳毅副總理出國訪問時,特意帶上8本泉州海交史重要書籍——《泉州宗教石刻》。1991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海上絲綢之路」考察團盛讚,「東西文化交流碰撞,泉州是海上絲綢之路的一部歷史巨著」。中國考古學會絲綢之路考古專業委員會主任安家瑤說,「泉州是宋元中國與世界對話的窗口」。國際古跡遺址理事會前副主席郭旃形容泉州是「中國古老農業文明背景下的一朵海洋文明奇葩」。敦煌研究院名譽院長樊錦詩說,「泉州我還沒看夠」。

安平橋全景。

傑出保護 「宋元看泉州」的薪火傳承

中國的泉州、世界的泉州,也是「活著的古城」。
為確保遺產突出普遍價值可持續保護,長久以來,從頂層設計,到民間自發行動,保護文化遺產是全市上下共識。
2001年是泉州申遺工作啟動元年。時任福建省長的習近平同志,親自部署泉州申遺工作,專門核撥經費建設泉州海交館伊斯蘭館。他還在省政協委員赴泉州、漳州兩市視察文物和文化遺產保護工作的調研報告上批示:「文物是歷史的見證,保護文物就是保護歷史;文物是珍貴的不可再生資源,保護文物就是促進經濟和社會的可持續發展。」
20年來,牢記習近平總書記囑托,泉州綿綿用力、久久為功——
推動法治保障。首部地方實體法就是《泉州市海上絲綢之路史跡保護條例》,已出台6部實體法中,3部與保護文化遺產直接相關,即將出台的有《泉州市歷史文化名城保護條例》。
實施分級管理。市長任泉州系列遺產協調管理小組組長,12個市級職能部門、9個遺產地縣(市、區)齊抓共管,400多名專業人員全覆蓋管理。
堅持規劃先行。城鎮化建設堅持保護文化遺產為先,遺產區、緩衝區、景觀控制區嚴格管控。泉州古城被整體納入遺產緩衝區,金魚巷「微改造」、中山路保護兩個項目示範全國。
強化科學保護。引入20多個專業機構,新成立泉州考古研究所;依托世界級非遺閩南傳統木結構建築營造技藝等,天后宮、府文廟保護修繕工程成全國優秀案例。
更遠時空裡,文化保護傳承力量千年不竭——
唐代獻地建開元寺的「紫雲黃」,後人持續捐田捐款守護寺廟、傳播海絲文化,千年不斷;
為探究多元族群留下的宗教石刻,上世紀二十年代至今,吳文良、吳幼雄父子接力,搜集研究、編印增訂《泉州宗教石刻》,填補中國海交史空白;
1966年,面對衝擊開元寺的「紅衛兵」,曾任泉州市長的王今生挺身阻攔:「開元寺不能砸!要砸,先從我身上踩過去!」
為傳承地方典籍,15年裡,《泉州文庫》整理出版委員會完成出版136種典籍,點校付印23種。
見人見物見生活,留形留人留鄉愁。保護文化遺產的「接力棒」後繼有人:千人講解志願者、千人一線巡查員、萬人愛遺護遺熱心人士,是民間「生力軍」。
「宋元看泉州」——無怪乎國家文物局副局長宋新潮對泉州系列文化遺產,留下高度評價。

泉州德濟門遺址及周圍城市景觀。

突出價值 文明交流互鑒的啟示意義

今天的泉州,有「藏寶之城」美譽。全市文物多達3785處,國保、省保單位148處。
縱觀泉州系列遺產,承載宋元泉州整體關鍵價值特徵的22處遺產點,如行政管理機構遺址、城市格局關鍵設施遺跡、多元社群宗教建築造像、陶瓷和冶鐵生產基地、水陸交通運輸網絡等,18處為國保、4處為省保。
穿過歷史長河,它們兼具歷史和現實意義,實證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重要性和必要性。
和平是發展前提。遠離戰亂紛爭,宋元泉州才能依靠海絲崛起。國內現存最高的孿生石塔東西塔、最早的跨海石橋洛陽橋、最長的古代石橋安平橋,以及或為唯一可較為完整揭露的古代「海關」——市舶司遺址,或為唯一能發掘的南宋時期宗正司遺址——南外宗正司遺址等,從誕生到保存千年,有賴於相對和平穩定的環境。
多元包容推動社會發展。短短一公里的古城塗門街,坐落著「東南七省之冠」的泉州府文廟及學宮、國內現存最古老的清淨寺、錫蘭僑民故居、省內現存規模最大的通淮關岳廟。在修建順濟橋等基礎設施時,外國商人和本地民眾一道,曾積極響應政府倡議,捐資出力。多種宗教信仰和諧共生,多元社群融洽相處,世界貨物周轉、各色人流聚集,帶動城市繁華,還使泉州形成「世界宗教博物館」奇觀。
互聯互通增進共贏共享。宋元時期,來自阿拉伯等地區的商人,在泉州尋找商機、尋求合作;一代代泉州人「過蕃」謀生。如今,中國成為阿拉伯國家第一貿易夥伴,阿曼蘇丹捐建泉州清淨寺新禮拜堂;傳承重商善商基因,泉州湧現出由阿拉伯後裔丁姓企業家創建的安踏、特步等知名企業,孕育「泉州模式」「晉江經驗」,躋身GDP「萬億俱樂部」;900多萬泉籍華僑、華人,在世界各地共建「一帶一路」。受長眠靈山聖墓的伊斯蘭教三賢、四賢故事觸動,泉籍藝術家蔡國強把泉州的珍貴記憶,帶回到它們中東的「精神原鄉」,在多元文化間傳遞人文關懷。
申遺文本團隊負責人、中國建築設計研究院建築歷史研究所副所長傅晶認為,泉州以開放的胸懷,積極融入10—14世紀世界經濟體系,接受思想文化、技術理念交流,整合各方資源,謀求飛速發展。這一發展智慧建立在平等互信、積極探索基礎上,助推泉州達到輝煌、傳承至今,這對當代與未來的全球經濟可持續發展,仍有重要啟示意義。
出類拔萃、當之無愧——泉州城市規劃建設專家顧問組組長周焜民說,1982年,泉州入選全國首批歷史文化名城時,曾獲如上評價。現在,他用這八個字,祝福泉州世界遺產時代新徵程。
隨著申遺成功,泉州乘風而起,向大海、向世界、向未來,再次綻放風華。(記者 孫燦芬 蔡紫旻)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