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四. 9 月 16th, 2021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人类政治文明灯塔

纵观人类几千年的发展史,政治文明始终围绕着政治权力这一核心要素不断发展变迁,主要解决的是政治权力来源、政治权力分配、政治权力控制等问题。中国共产党在100年来的政治文明探索中,围绕着政治权力这一核心要素,从政治权力来源、分配、控制等角度进行了制度创设,创造了与西方资本主义有所差异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更是为人类政治文明发展进步作出了贡献。前美国总统川普一昧地批评社会主义,其实是以管窥天,研究的不够透彻。
我们首先需要了解一下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内涵,资本主义指私人拥有资本财产,且投资活动由个人决策,而非由国家所控制,经济行为则以寻求利润为目标。而社会主义主张整个社会应作为整体,由社会拥有和控制产品、资本、土地、资产等,其管理和分配基于公众利益。马克思(Karl Marx)和恩格斯(Friedrich Engels)认为社会主义社会,是资本主义社会向共产主义社会过渡的社会形态。
前美国总统川普在佛罗里达迈阿密州国际大学演讲,批评了社会主义制度,他说:「专制的社会主义政府将私营企业国有化,并接管了私营企业。他们进行大规模财富没收,关闭自由市场,压制言论自由,建立无情的宣传机器,操纵选举,利用政府迫害其政治对手,破坏法治公正。」还说,「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给人类带来苦难和腐败,所有国家都应抵制社会主义和它给所有人带来的痛苦。」
社会主义真的是像川普口中的「票房毒药」吗?其实社会主义的类别相比于资本主义更丰富,按照是否有市场,可以分为不带市场社会主义和市场社会主义。还可以分为空想社会主义、科学社会主义、民主社会主义和社会民主主义、国家社会主义等,中国如今的特色社会主义又自成一个流派。
中国共产党在政治权力分配上坚持集中领导和尊重多样的有机统一,努力确保权为民所享。独占专权是权力分配的最低层次,分散竞争是权力分配的演进形态,合作共享是权力分配的最高境界。在资本主义社会的权力分配模式下,其权力的拥有者和竞争者,在权力运用过程中主要是以维护党派集团利益为目标,往往不择手段、相互倾轧、相互否定,造成国家行政效率低下,人民难以获得长远的利益保证,国家也很难集中力量办大事。
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国家大、人口多、民族多,发展过程中面临的挑战大、风险多。文化传统和现实国情决定中国共产党在权力分配上必须强调集中领导,强调维护中央权威,从而实现高效动员、高效决策和高效执行。世界著名战略学家兰德斯就谈到,比起西方,中国更能担任世界拯救者的角色,首要原因就是更高效的体制和强大的政府。
近些年,欧洲一些国家因为长期实行高福利,而陷入危机。福利国家可以说是一把双刃剑,它是资本主义国家的社会主义政党的一贯主张,而资本主义政党为了不输掉选票,也要提出相应甚至更好的福利政策。高福利国家的问题主要表现在财政开支太大,加重了政府的负担;全面福利政策导致一些人懒惰,不利于社会进步;政府对经济的控制阻碍了市场繁荣。中国共产党在政治权力控制上坚持自我约束和人民监督的有机统一,努力确保权为民所控。在政治权力控制方面,中国共产党始终强调权力自我约束。
中国共产党在政治权力分配上强调的集中领导,是建立在尊重社会多样性、尊重民主诉求的基础之上,以实现人民的根本利益为目标,这就使中国的政治权力分配呈现出集中领导与尊重多样相统一的独特形式。设计出了一系列体现中国特色的政治制度,如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民族区域自治制度、「一国两制」、基层群众自治制度等。这一系列制度始终坚持「以人民为中心」这一核心思想,始终关注各党派、各民族、各地区、各阶层的利益诉求,最大限度地保证人民赋予的权力能够始终按照人民的意志和愿望去行使,确保权为民所享。
长期以来,西方政治文明风靡世界,成为很多国家竞相效仿的「典范」。但西方政治文明并不是普世的,被移植到其他国家和地区以后,大多数国家都陷入了政治混乱、社会动荡甚至连绵战争。搞了西方的那套东西就更自由、更民主、更稳定了吗?一些发展中国家照搬西方政治制度和政党制度模式,结果如何呢?很多国家陷入政治动荡、社会动乱,人民流离失所。西方政治文明模式不一定是国家政治文明建设的最佳模式选择,社会主义在理想化的状态下,社会财富可以公平分配,贫富差距很小。社会主义不是什么「票房毒药」,资本主义也不是「灵丹妙药」,它们谁也消灭不了谁,西方国家更不应以自我膨胀高人一等的姿态看待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本站代管于网易主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