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 9 月 17th, 2021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人類政治文明燈塔

縱觀人類幾千年的發展史,政治文明始終圍繞著政治權力這一核心要素不斷發展變遷,主要解決的是政治權力來源、政治權力分配、政治權力控制等問題。中國共產黨在100年來的政治文明探索中,圍繞著政治權力這一核心要素,從政治權力來源、分配、控制等角度進行了制度創設,創造了與西方資本主義有所差異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更是為人類政治文明發展進步作出了貢獻。前美國總統川普一昧地批評社會主義,其實是以管窺天,研究的不夠透徹。
我們首先需要了解一下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的內涵,資本主義指私人擁有資本財產,且投資活動由個人決策,而非由國家所控制,經濟行為則以尋求利潤為目標。而社會主義主張整個社會應作為整體,由社會擁有和控制產品、資本、土地、資產等,其管理和分配基於公眾利益。馬克思(Karl Marx)和恩格斯(Friedrich Engels)認為社會主義社會,是資本主義社會向共產主義社會過渡的社會形態。
前美國總統川普在佛羅里達邁阿密州國際大學演講,批評了社會主義制度,他說:「專制的社會主義政府將私營企業國有化,並接管了私營企業。他們進行大規模財富沒收,關閉自由市場,壓制言論自由,建立無情的宣傳機器,操縱選舉,利用政府迫害其政治對手,破壞法治公正。」還說,「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給人類帶來苦難和腐敗,所有國家都應抵制社會主義和它給所有人帶來的痛苦。」
社會主義真的是像川普口中的「票房毒藥」嗎?其實社會主義的類別相比於資本主義更豐富,按照是否有市場,可以分為不帶市場社會主義和市場社會主義。還可以分為空想社會主義、科學社會主義、民主社會主義和社會民主主義、國家社會主義等,中國如今的特色社會主義又自成一個流派。
中國共產黨在政治權力分配上堅持集中領導和尊重多樣的有機統一,努力確保權為民所享。獨占專權是權力分配的最低層次,分散競爭是權力分配的演進形態,合作共享是權力分配的最高境界。在資本主義社會的權力分配模式下,其權力的擁有者和競爭者,在權力運用過程中主要是以維護黨派集團利益為目標,往往不擇手段、相互傾軋、相互否定,造成國家行政效率低下,人民難以獲得長遠的利益保證,國家也很難集中力量辦大事。
中國作為世界上最大的發展中國家,國家大、人口多、民族多,發展過程中面臨的挑戰大、風險多。文化傳統和現實國情決定中國共產黨在權力分配上必須強調集中領導,強調維護中央權威,從而實現高效動員、高效決策和高效執行。世界著名戰略學家蘭德斯就談到,比起西方,中國更能擔任世界拯救者的角色,首要原因就是更高效的體制和強大的政府。
近些年,歐洲一些國家因為長期實行高福利,而陷入危機。福利國家可以說是一把雙刃劍,它是資本主義國家的社會主義政黨的一貫主張,而資本主義政黨為了不輸掉選票,也要提出相應甚至更好的福利政策。高福利國家的問題主要表現在財政開支太大,加重了政府的負擔;全面福利政策導致一些人懶惰,不利於社會進步;政府對經濟的控制阻礙了市場繁榮。中國共產黨在政治權力控制上堅持自我約束和人民監督的有機統一,努力確保權為民所控。在政治權力控制方面,中國共產黨始終強調權力自我約束。
中國共產黨在政治權力分配上強調的集中領導,是建立在尊重社會多樣性、尊重民主訴求的基礎之上,以實現人民的根本利益為目標,這就使中國的政治權力分配呈現出集中領導與尊重多樣相統一的獨特形式。設計出了一系列體現中國特色的政治制度,如人民代表大會制度、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民族區域自治制度、「一國兩制」、基層群眾自治制度等。這一系列制度始終堅持「以人民為中心」這一核心思想,始終關注各黨派、各民族、各地區、各階層的利益訴求,最大限度地保證人民賦予的權力能夠始終按照人民的意志和願望去行使,確保權為民所享。
長期以來,西方政治文明風靡世界,成為很多國家競相效仿的「典範」。但西方政治文明並不是普世的,被移植到其他國家和地區以後,大多數國家都陷入了政治混亂、社會動盪甚至連綿戰爭。搞了西方的那套東西就更自由、更民主、更穩定了嗎?一些發展中國家照搬西方政治制度和政黨制度模式,結果如何呢?很多國家陷入政治動盪、社會動亂,人民流離失所。西方政治文明模式不一定是國家政治文明建設的最佳模式選擇,社會主義在理想化的狀態下,社會財富可以公平分配,貧富差距很小。社會主義不是什麼「票房毒藥」,資本主義也不是「靈丹妙藥」,它們誰也消滅不了誰,西方國家更不應以自我膨脹高人一等的姿態看待中國特色社會主義。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