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日. 11 月 17th, 2019

【閩台走親】寧德屏南

在白水洋戲水
在白水洋戲水
遊客在鴛鴦溪的特級景點小壺口瀑布拍照留念
遊客在鴛鴦溪的特級景點小壺口瀑布拍照留念
鴛鴦溪景區特級景點百丈漈水濂洞
鴛鴦溪景區特級景點百丈漈水濂洞

【屏南縣概況】
 屏南縣,寧德市下轄縣,位於閩東北部,全境東西寬54公里,南北長50公里,總面積約1470.67平方公里。屏南屬內陸山區縣,大部分地區海拔800米以上,有山峰300餘座,千米以上山峰達265座。嶺下鄉東峰尖海拔1627米,為境內最高峰。屏南縣有「鴛鴦之鄉」、「夏香菇之鄉」、「油柰之鄉」之譽。
屏南縣是典型的山區農業縣,境內山巒疊嶂,山地面積178萬畝,占轄區總面積81%,農業人口約占總人口的90%,全縣平均海拔830米,為福建省最高縣份之一;屏南同時還是福建省重點林區縣之一,全縣有林地面積151萬畝,其中竹林面積近16萬畝,森林蓄積量350萬立方米,森林覆蓋率75.6%,被福建省委、省人民政府評為「全省十佳林業縣」;屏南縣旅遊資源十分豐富,鴛鴦溪是國家重點風景名勝區,白水洋是國家地質公園和福建省十大旅遊品牌之一,夏季氣候涼爽宜人,是旅遊避暑勝地。
屏南縣是「夏香菇之鄉」,截至2013年,全縣共種植夏香菇3000萬袋,花菇5000萬袋,反季節蔬菜5000多畝,油柰、無核柿、錐粟10萬多畝。屏南還是全國最大的香菇保鮮基地,特色農業初具規模,有大小香菇保鮮廠300多家,年產保鮮香菇6000多噸,創匯1200萬美元。

在白水洋衝浪1
在白水洋衝浪

【觀光導覽】戲水白水洋,悠遊鴛鴦溪

2010年10月3日,從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希臘召開的世界地質公園評審大會上傳來消息,由屏南白水洋、鴛鴦溪、福鼎太姥山、福安白雲山共同組建的寧德地質公園被正式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地質公園網絡名錄,獲得「寧德世界地質公園」稱號。之後,屏南縣的兩處景區——白水洋、鴛鴦溪於2012年8月17日通過全國評審,正式榮膺國家5A級旅遊景區,成為福建省國家5A級旅遊景區梯隊裡的第5個成員。
白水洋景區是福建省十大旅遊品牌之一,因其奇特的地質地貌現象而被譽為「天下絕景,宇宙之謎」。曾任國家副總理的吳儀遊玩白水洋後,題詞「奇特景觀」。白水洋是目前世界唯一的「淺水廣場」,其平坦的河床長約2公里,最寬處182米,總面積達8萬平方米,一石而就,河床布水均勻,淨無沙礫,人行其上,水僅沒踝,陽光下波光瀲灩,一片白熾,因而得名白水洋。在中下洋之間有一條近百米長的天然滑道,赤身下滑不傷肌膚,被稱為「天然衝浪游泳池」。陽光、白水、水蝕波痕,形成了色彩斑斕的河床。炎夏的時候,人們或踏水、或衝浪、或開展賽跑、拔河、武術、騎車等別具一格的水上運動,盡享大自然賜予的清涼。
鴛鴦溪景區,在白水洋景區下游,位於屏南縣東北部,距縣城30公里,總面積78.8平方公里。景區森林茂密,峽谷縱向深度500多米,橫向跨度最窄處僅一米,融秀溪、峽峰、怪巖、奇洞、雄瀑、詭雲、朦霧、古道、險棧、珍禽異獸於一體,構成一幅立體式的百里畫廊。同時,這裡也是大陸瀑布最多的景區,其中百丈漈水濂洞、小壺口瀑布、鼎潭仙宴谷為國家特級景點,是人們登山、探幽、休閒、旅遊的勝境。
鴛鴦溪景區是大陸目前唯一的鴛鴦鳥保護區,山深林密,幽靜而清淨,是鴛鴦棲息的好地方。每年秋季有數百上千隻鴛鴦從北方飛來越冬,使這一帶溪流早在一百多年前就發現鴛鴦,故屏南有「鴛鴦之鄉」的美譽。

甘氏宗祠
甘氏宗祠
位於屏南縣小梨洋村的甘國寶故居(甘國寶出生地)
位於屏南縣小梨洋村的甘國寶故居(甘國寶出生地)

【屏南與台灣】兩度戍台甘國寶 聲播萬里寇膽寒

在屏南縣城通往寧德市區路口的環島上,矗立著一座雕像,「清代戍台名將甘國寶」9個大字由中國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先生題寫。這座雕像吸引著過往行人的目光,成為這座縣城的標誌。
「虎帳千軍搖海岳,聲播萬里寇膽寒。戎馬倥傯四十載,兩度戍台嚴疆界。」這是前人對兩任台灣總兵的清朝名將甘國寶的讚美之詞。在一個微風吹拂的午後,「閩台走親鄉鎮行」記者一行拜訪了慕名已久的甘國寶故鄉——屏南縣甘棠鄉。
在屏南縣甘國寶文化研究會秘書長甘信先的帶領下,我們先來到了甘國寶的出生地:甘棠鄉小梨洋村的甘國寶故居。在這個老房子裡,甘信先娓娓道來,向我們講述甘國寶的故事。
清康熙四十八年(1709年),甘國寶在這裡出生。甘國寶出生後,身體長得特別快,比同齡兒童都更高大結實,從小喜歡舞刀弄劍,與人打鬥。雍正四年(1726年),甘國寶全家搬到了福州文儒坊居住。這時,已經17歲的甘國寶不僅武藝出眾,尤工射箭。在一眾皓首窮經、清燈苦讀的同齡少年中間,甘國寶顯然是一個「異秉」。也由此,甘國寶的名聲早早就傳揚開來。
7年後,雍正十一年(1733年),24歲的甘國寶考中武進士,而且是會試第三名,殿試二甲八名,被授為御前花翎侍衛。由此,昔日甘棠鄉里一個崇尚武術的山野小子,一個文儒坊中習武不輟的魯莽少年,憑借一身精湛武藝來到京城,來到雍正皇帝的身邊。

屏南縣甘國寶文化研究會秘書長甘信先在甘氏宗祠內向記者講述甘國寶赴台的故事
屏南縣甘國寶文化研究會秘書長甘信先在甘氏宗祠內向記者講述甘國寶赴台的故事

甘國寶祖籍地屏南縣漈下村1
不過,甘國寶是在乾隆時代發達的,因為雍正在甘國寶入京隨侍兩年後就「駕崩」了。在隨侍乾隆皇帝的日子裡,甘國寶才算平步青雲、官運亨通:先是當上了廣東右翼鎮標中軍游擊;接著升任副將;又任參將;自乾隆二十年(1755年)開始,46歲的甘國寶相繼擔任貴州威寧、江南蘇松、浙江溫州、閩粵南澳的總兵。
由於政績突出,忠於職守,乾隆二十四年十月(1759年10月),時值「知天命」之年的甘國寶——50歲被乾隆皇帝欽點就任台灣總兵。由於台灣乃東南之重要屏障,戰略地位十分顯著,所以,在甘國寶領命之際,乾隆皇帝特意御筆批示:「此系第一要地,不同他處,非才幹優良、見識明徹者不能勝任。」
就這樣,甘國寶耀祖光宗地渡海赴台,就職台灣地區最高軍事首長。在台灣,甘國寶總結之前防守南澳的經驗,親自製定了「總巡、分巡、輪巡、會哨」的軍事管理、防衛制度,嚴令官兵不折不扣地執行,做到了「兵安其伍,民安其業」,確保海防前線固若金湯。
兩年後,甘國寶調回大陸,擔任廣東雷瓊總兵。可就在甘國寶調離台灣不久,台灣六斗門海面海盜日益猖狂,不但侵犯台灣漁民的生命財產安全,還侵入大陸沿海騷擾不斷。台灣地方政府報清廷告急,請求出兵援助。乾隆三十年(1765年),時年已經56歲的甘國寶,受朝廷任命,再任台灣掛印總兵,二度赴台就職。
當甘國寶的船隊到達台灣時,台灣百姓手捧幹點、茶水,站在碼頭上迎接,還有百姓列隊在從碼頭到總兵衙門的道路兩旁,夾道歡迎。這使甘國寶十分感動。他親自坐鎮海盜最囂張的六斗門海防第一線,繼續實行前次戍台制定的軍事方略,並命令部下:「防陸者不可處於家,防海者不可處於陸。」他身先士卒,每日親自帶領船隊沿海岸線巡邏,確保百姓安寧。除此之外,甘國寶採取「擒賊先擒王」的計策,經過周密部署和與當地漁民配合,在六斗門海域將海盜大頭目董六生擒。隨後召開公審大會,公佈其罪行,當場處死。從此,這一帶大小海盜「懾其威,服其勇」,紛紛上門投降或逃亡外地。
乾隆三十二年(公元1767年),就任台灣兩年後,58歲的甘國寶重新調回大陸升任廣東提督,官居一品。離台之際,台灣民眾為了表達敬意,特地送上「萬民傘」和「萬民旗」,數千民眾送甘國寶到碼頭登船。同時派出代表一直將甘國寶送到鹿耳門,才依依不捨地告別。
在甘國寶故居逗留了一會兒,甘信先帶領我們移步到甘國寶的祖祠——甘氏宗祠。之所以來這裡,是因為他要給我們看幾幅墨寶。「超凡入聖」、「文武兼資 功垂青史」、「德兼忠勇」……連戰、王金平、蔣孝嚴等台灣政要在各種場合為甘國寶的為人與為官題詞。甘信先說:「我們和台灣的交流還是比較多。比如在紀念甘國寶戍台240週年的時候搞了一個書畫展,台灣好幾位政要,連戰、王金平、郁慕明都題詞獻墨寶;還有就是甘國寶誕辰300週年的時候,縣裡面搞了個紀念活動,當時,台灣甘國寶研究會魏永竹先生、台灣工黨主席等等好幾十人來到這邊參訪。平常也有,比如去年初,台灣桃園甘氏宗親會組團24人到屏南訪問,到祖籍地尋根謁祖,瞭解甘國寶事跡。」
「甘國寶保衛祖國的邊疆,保衛祖國的領海,這方面他做得非常好。作為軍人,他完成了保衛國家、守護海防的任務,為台灣人民的安寧生活,為保衛一方平安做出了突出貢獻。」甘信先說,不僅如此,甘國寶同時還是很好地處理民族關係的官員,「用現在的話講,他是從事少數民族工作的典範。他化解番人與漢民之間的矛盾,很不簡單的事情他做得很好,受到台灣少數民族的崇拜,這很難得!這些都得到台灣人民的認可。」

平講戲的省級「非遺」傳承人張賢樓接受海峽之聲記者採訪
平講戲的省級「非遺」傳承人張賢樓接受海峽之聲記者採訪
屏南縣文體局副局長陸則起接受海峽之聲記者採訪
屏南縣文體局副局長陸則起接受海峽之聲記者採訪
平講戲的省級「非遺」傳承人張賢樓演出劇照
平講戲的省級「非遺」傳承人張賢樓演出劇照

【人文掌故】「丑角」名演張賢樓:方言有別戲曲無界

在寧德市屏南縣,流傳於當地的民間戲曲是平講戲和閩劇,都是以福州話演唱戲文的高腔劇種。平講戲發源於屏南,因其道白、腔調平俗如講話,故得名「平講」,它與儒林戲、江湖戲的結合最終發展成閩劇,因此稱平講戲是閩劇的前身。2008年,平講戲被列入第二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屏南被稱為古戲劇之鄉,在這個只有十餘萬人口的山區小縣,90%的村落曾組織過戲班,足見其戲劇底蘊深厚。在屏南,平講戲是最有本土氣息、與當地民眾生活聯繫最緊密的一個劇種。自清初以來,平講戲從萌芽、發展,最後進入鼎盛階段,經調查,全縣有115個村莊辦過平講戲班團。
2015年12月14日,中國民間文藝家協會組織的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展演隊到台灣進行交流演出。屏南縣平講戲表演分隊也參演,據悉,屏南縣非遺展演隊是此次福建分隊中唯一的隊伍,隨團到台灣參加了為期12天的展演,總共演出8場。
「台灣講閩南話比較多,我當時也考慮可能這個戲過去台灣不吃香,人家聽不懂,難以接受。還好,有字幕幻燈,台詞、唱腔都通過幻燈提示給觀眾。我們一表演,雖然語言不通,但是他們看到我們演出的表情、動作,透過表演動作來體現的感情,一看就懂了。我們演完後,他們熱情地鼓掌,說演得好!表情一做出來他們就笑起來了。」說這話的是年已八十的平講戲省級非遺傳承人張賢樓。張老爺子11歲學戲,師承平講戲著名藝人張祿蘇,工淨行、醜行,演了一輩子戲。屏南縣文體局副局長陸則起對張老爺子的評價是:戲曲功底非常深厚,表演詼諧、惟妙惟肖。
張老爺子告訴記者,演員的功力就是體現在,即使語言與受眾並不相通,依然能夠通過表演獲得喝彩。「演員通過表演來詮釋,從內心把感情表達出來,臉部表情就是潛台詞,通過動作和臉部表情,人家就會看得懂。演員好壞就在這個地方。」他說,「他們比出大拇指,說很不錯、相當好,說我們很有戲曲的味道。」
陸則起認為,這就是戲曲的共性使然:「平講戲非常接地氣,劇目、音樂、表演藝術都非常生活化。因此,雖然有語言的障礙,但由於戲曲藝術本身存在共性,所以人家還是能夠看得懂。」
除了動作和表情,張賢樓告訴記者,平講戲的主要特色在於唱腔:「前台一唱,後台幫腔。特色就在這裡。幫腔一般三到五個人。最早的時候是後台的人全部都幫腔,現在是司樂器的人,又能打又能唱。」
12天的台灣行,去到台北福州同鄉會、阿里山、宜蘭、學校、戲館等地方展演,演出、交流的一幕幕,張老爺子記憶猶新:「我們代表大陸傳統文化過去台灣,他們很高興見到我們。兩岸嘛,總是像親人一樣的!其實演出的時間並不長,但是交流和合影留念搞了三個鐘頭。他們對我們很親熱,大家坐在一起聊民間藝術,很好。他們建議我們以後多多去台灣,進行交流。」
除了同胞情誼的感動,給張賢樓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傳承:「他們重視傳統文化,從幼兒園搞起,很厲害啊!讓小孩的腦子裡有傳統藝術的概念,中小學課堂上也有安排。孩子們喜歡,戲曲就能傳承好。我們也應該深入到學校裡面。」
陸則起對記者說,在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十大類別中,戲曲類的保護壓力是特別大的,原因包括現代人娛樂方式多樣化、欣賞觀念變化,以及戲曲教育的相對滯後。這一些,張老爺子也都看在眼裡。他告訴記者,10年前他就開始琢磨「傳承」。收徒帶徒、到旅遊景點辦演出、向縣裡提編製建議等等,能做的他都盡力去做。
真心希望,平講戲在有心人的堅守中,在兩岸戲曲藝人的交流切磋中,終能迎來春天。

居中者為台商吳森源
居中者為台商吳森源
屏南縣農戶到台商吳森源位於三明清流的蘭花種植基地培訓
屏南縣農戶到台商吳森源位於三明清流的蘭花種植基地培訓
綠峰農業發展有限公司總經理李隨輝接受海峽之聲記者採訪
綠峰農業發展有限公司總經理李隨輝接受海峽之聲記者採訪

圖片20160630124559

【今日屏南】幽香縈繞的育蘭山村

「我現在就是一門心思為蘭花,一天到晚很少回家,早上5點多就開始噴水,沒有上下班概念。」在寧德市屏南縣白玉村的蘭花基地,農民工王乙遲在接受「閩台走親鄉鎮行」記者採訪的時候這樣說道,眼神裡煥發著希望的神采。
其實,就在一年前,2015年8月8日 ,襲擊福建的第13號颱風「蘇迪羅」幾乎給這個基地帶來了毀滅性打擊,幾十萬的蘭花苗被大水沖走,即便如此,大水依然沒有衝垮種花人的信心。王乙遲說:「整個寧德就我們這一家(蘭花組培),做大做強?應該會,希望會!」
的確,這裡是寧德市唯一的雜交蘭種苗繁育基地。2011年,時任白玉村黨支部書記的黃紅光認為村民們一直種水稻、種水果沒什麼前途,於是帶領村幹部多次外出考察。大家都認為花卉是本村可以發展的項目,在經過了幾番項目可行性論證後,於2011年11月18日第十三屆海峽兩岸花卉博覽會上,與森源蘭蕙公司董事長、台商吳森源正式簽訂合作協議。蘭花基地於次年3月3日在白玉村動工。
吳森源先生是兩岸蘭花界的領軍人物,近三十年來精心鑽研蘭花種苗的雜交、組培、種植,研植出幾百種獨一無二的雜交蘭,經常在蘭花博覽會上斬獲各種獎項。到白玉村種蘭花並不是他第一次到大陸創業。
吳森源先生年輕時當過記者,一次採訪蘭花企業的機會讓他對這種雅致的小花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後來,他索性辭職,正兒八經地當起了農民,種起了蘭花。上世紀90年代中期,吳森源到廣東養蘭,開始了他的大陸創業之旅。2009年,他赴三明市清流縣考察,發現這裡氣候適宜,熱帶蘭、溫帶蘭均能成活,便在清流台灣農民創業園落戶扎根。
2012年白玉蘭花基地動工建設的同時,吳森源抽調了一些精幹員工到「清流基地」,也就是他位於清流縣的森源蘭蕙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進行技術培訓。經過半年的學習,王乙遲等人成為了具備管護蘭花育苗資質的新型農民工。「以前沒有接觸過蘭花,現在懂得應該怎麼澆水,怎麼樣應對溫度濕度變化。」王乙遲說,「吳先生來了我都會跟他請教。發現病蟲害、自己處理不了的問題,就會打電話請教他。」
白玉蘭花基地的大陸方面所有人是福建綠峰農業發展有限公司,公司總經理李隨輝向記者介紹說:「一開始是農民專業合作社,有102戶參與其中。吳先生技術入股,軟件他提供;硬件我們提供,我們農民資金入股、土地入股。」到目前為止,基地已培育出236個品系的雜交蘭,種植小苗68萬畝,產值1500多萬元。

蘭花的編號不同意味著品系不同
蘭花的編號不同意味著品系不同
蘭花培育基地1
蘭花培育基地

圖片20160630124629
李經理所說的雜交蘭,是禮品花的新寵,它以艷麗的花色、典雅的花型深受消費者喜愛。雜交蘭泛指蘭屬植物種內或種間雜交選育得來的品種。白玉蘭花基地目前專注於大花蕙蘭和國蘭的雜交。
「國蘭與大花蕙蘭雜交後得到新品種,既有大花蕙蘭植株瀟灑、花朵碩大、花形端莊、花期特長的特性,又兼備國蘭氣味幽香、花形典雅、葉姿飄逸、栽培容易等優良品質。」李隨輝說,「吳先生擁有一個專門研究蘭花的團隊,對於雜交蘭花的花形、花期、香味有深入研究。他們專門研究市場上沒有的品種,所以企業的前景應該是比較大的。我們公司瞄準的是大眾化消費,以100元-200元之間定價出廠,希望家庭購買。」
雖然2015年的天災給蘭花基地造成了極大損失,但是從社員到高管、從綠峰公司到台灣合夥人,大家的步伐依然堅定。除了白玉村,他們還計劃在距離不遠的前乾村擴建350畝智能溫室大棚,作為名優蘭花催花基地。「這個基地對於蘭花開花是最好的一個基地,因為蘭花喜歡海拔高、溫差大,開出來的花比較漂亮、花期比較長。吳先生親自到前乾村去了兩趟,他對那塊地非常滿意。」李隨輝說。
一個蘭花新品系的培育最少需要8年時間,可以說,這是一項投資回報期很長的事業。儘管如此,因為擁有核心技術,掌握知識產權,他們對未來充滿信心。李經理說:「我們是寧德市做蘭花種苗組培唯一的一家,省內省外都有很多客商向我們訂購,社員都覺得很有前景!現在白玉村是蘭花村,將來我們把整個屏南打造成蘭花城,帶動屏南縣農民走進花卉行業,把屏南的蘭花產業打到全省、全國,甚至全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