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二. 9 月 14th, 2021

【泉州专刊】泉州申遗:看见宋元那片海

洛阳桥是由宋代官方主持建造的大型跨海石桥,始建于1053年,至今保存完好。

700多年前,著名旅行家马可·波罗用生动的笔触,描绘泉州这座城市的繁华盛景。当时,刺桐城里氤氲著香料与药材的芬芳,闪耀着丝绸与陶瓷的光泽,隐藏着港与城、人与神的诸多「秘密」。
宋元时期,「弄潮儿」泉州一跃成为国际性港口城市。世界各地的商人、旅行家、传教者,纷至沓来,见识了「涨海声中万国商」的荣景,留下了绵延至今的商业望族,还有中国现存最早的伊斯兰教寺院——清净寺。

天后宫是祭祀海神「妈祖」的场所。

「文化中国」的坐标中,泉州是一座「活着」的「宝藏」古城。它魔幻又淳朴,喜新不厌旧。
「泉州:宋元中国的世界海洋商贸中心」项目25日提交第44届世界遗产大会审议。这座古城的荣光以及背后的丰富蕴涵,将被全世界更多人所看见。

7月7日,在泉州南安市的九日山,讲解员在介绍祈风石刻内容。

海的城:「东方第一大港」的秘密
泉州真武庙前,一块石碑,上书「吞海」两字。「向海而生的泉州人,就有这样的气魄。」泉州石狮市博物馆馆长李国宏说。
中国人面向大海探索世界的过程中,港口城市泉州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却是宋元时期做得最好的一个。
泉州城西北「九日山祈风石刻」前,李国宏依稀看到一幅颇具仪式感的画面:当时的「海关」官员、行政「一把手」、皇室代表以及驻军,齐聚一堂,共同祈祷信风顺遂,让海外贸易商舶往返畅通无阻,并刻石留记。

市民在泉州市鲤城区的中山中路出行。

「领导高度重视,有关部门齐抓共管。」李国宏幽默地把当时的海外贸易比作「泉州一号工程」。
10到14世纪,世界海洋贸易迎来一个异彩纷呈的繁荣期,被学者们称为「首个世界体系」。
这其中,泉州以「刺桐」之名崛起,成为与埃及亚历山大港媲美的「东方第一大港」。
在游记里,马可·波罗惊叹:「刺桐是世界上最大的港口之一,大批商人云集这里,货物堆积如山……」
在这里,「海上女神」妈祖给予远行者精神慰藉;石狮六胜塔的航标指引著贸易者前进的方向。
发达的交通运输网络在这里构建。泉州市申遗办副主任吕秀家介绍,宋元时期泉州建造了100多座石桥。当时洛阳桥的造价,今日折合人民币高达40多亿元。「上上下下不惜投入大量人力物力,服务海外贸易。」

在泉州市德化县,陶瓷工艺师徐金宝为一个白瓷花瓶修坯(2020年10月20日摄)。

繁多的商品在这里交易。香料、药材等舶来品从泉州港运进来,丝绸、陶瓷等「中国制造」由这里走向世界。
在瓷都泉州德化的「宋元德化窑展示馆」里,名为「马可·波罗罐」的青白釉罐诉说著横贯东西方的行旅收获。
离它不远的泰峰瓷坊里,国家级非遗项目德化瓷烧制技艺代表性传承人许瑞峰告诉记者,轰动世界的「南海一号」宋代沉船上发现大量德化窑瓷器,其所揭示的「中外贸易史」不断延续著。近年,他从英国、日本等地回购了许氏祖先清朝时制作并外销的好几件瓷器。
在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建筑历史研究所副所长、泉州申遗文本负责人傅晶看来,从海洋到平原、从城市到山区腹地,泉州有完整的地理资源体系和产运销链条,生产者、消费者、管理者、贸易者等各种社群,构成了一个复合型系统。
「这个系统现在听起来好像没什么特别,但在10至14世纪是世界上非常先进的。」她说。

在泉州最主要的现代集装箱港石狮石湖港,大型机械在吊装集装箱(2020年7月15日摄)。

世界的城:万国若比邻
在泉州晋江,年逾八十的丁建通,仍在辛勤工作。
泉州是中国著名的民营经济强市。上世纪80年代初,本以务农、捕鱼和给戏班子吹唢呐维持生计的丁建通,筹集2000元,开起了家庭制鞋作坊。
如今,作为体育品牌361°有限公司创始人的丁建通,和当初「刺激」他创业的安踏集团创始人丁和木及其子丁世忠,他们的故事一起陈列在晋江陈埭回族史馆里。作为陈埭丁氏创业佼佼者,他们有着共同的阿拉伯祖先。
宋元时期,到泉州经商、传教乃至长期定居的外国人,数以万计。

在泉州德化保存最完好的龙窑——月记窑旁,一名工匠手工制作瓷器(2020年10月20日摄)。

「陈埭丁氏,是外来民族和中华民族结合产生的新族群。」陈埭回族史馆馆长丁清渠说,陈埭丁氏既有阿拉伯人经商天赋,又有晋江人爱拼敢赢的特质。
当时,海外商人和旅人来往泉州,交流的不仅是各地物资、产品与财富,还有彼此的技术与文化。
「泉州的多元、包容、开放,让它成为一个世界性城市,并且把这一秉性延续下来。」泉州海外交通史博物馆副馆长林瀚说。
泉州历史上号称「半城烟火半城仙」,五步一寺,十步一庙。走进开元寺,石柱上的对联奔来眼底:「此地古称佛国,满街都是圣人」。这是南宋理学大师朱熹所撰,他曾长时间在泉州居住、讲学。
对联的书写者、近代高僧弘一法师,在泉州圆寂。开元寺里有座「弘一法师纪念馆」,讲述了弘一法师与泉州结缘10多年的故事。
泉州不仅是中国首批国家历史文化名城,还当选首届「东亚文化之都」;2003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把全球第一个「世界多元文化展示中心」设在泉州。
宋元时期,佛教、伊斯兰教、印度教、古基督教、摩尼教、犹太教等世界多种宗教在泉州广泛传播。泉州被誉为「世界宗教博物馆」。
「在这座特别的城市里,不同的宗教、文化和谐共存,同时泉州人仍然坚守着自己的信仰、风格。」泉州籍著名当代艺术家蔡国强认为,泉州「开放自在」的精神不仅对泉州本身,而且对大国的文化自信乃至全世界的多元文化交流都很有价值。

泉州石狮市蚶江镇石湖港附近拍摄的滩涂落日美景(2017年11月1日摄)。

「活着」的城:魔幻又迷人
「东塔和西塔有点儿亲像(相像)/这条街也是较早的模样/熙熙攘攘的城南拳头烧酒/听一段南音配茶是真享受……」
「80后」泉州音乐人苏世洪,用闽南语歌曲《来去泉州》及所属专辑《身在此城中》,唱出了大部分泉州人熟悉的古城:老街、古厝,一砖一瓦依然保留着「记忆中的模样」;戏曲、民俗,一颦一笑代代滋养著泉州人的烟火人生和禀赋性情。
作为海上丝绸之路起点、闽南文化发祥地,泉州融合了中原文化、闽越文化、海洋文化等,形成独具特色的泉州文化。
资深「古城讲解员」培训老师李以健形容泉州是一座「魔幻现实主义之城」:层层叠叠的历史堆积在这里,「喜新不厌旧」。

升级改造后的泉州金鱼巷。

泉州市文旅局文保科副科长李庆军说,很多专家来泉州,感受最深的是这里的人对古城的敬畏之心,「无论有形的物质实体,还是无形的精神遗产,都在努力呵护」。
留住城市「根」与「魂」的文化自觉,保护着泉州1300多年的历史文脉,也让新的建设者选择了古城保护最难的「3.0」模式。
泉州古城办项目建设组副组长谢永明介绍,古城保护一般有三种模式:「1.0」模式,拆了重建;「2.0」模式,留房不留人;「3.0」模式,要求「见人、见物、见生活」。
「我们的中山路示范段改造,强调活态保护,不仅政府部门和文物专家认可,老百姓也大力支持。」谢永明说。
「活着」的古城赢得越来越多年轻守护者。「80后」泉州女孩郑达真大学毕业后回到家乡,在开元寺附近的小巷,租下一座清朝老厝,开茶馆、办民宿、策划「美好生活文化周」,一晃11年。
「年轻人一开始总想着逃离,后来才发现,身边就是一个宝藏城市。」郑达真认为,泉州是「迷人之城」,它的美不惊艳,却让人不知不觉沉醉。
生于1989年的黄跃昆,曾经不喜欢南音,认为它「太老」「节奏太慢」,如今却热衷学习这一千年古乐,并策划主办了3年「泉州府古城徒步」活动。他说,「泉州的好无法言喻,需要我们切身感受。」
「活着」的古城,面向年轻人,也敞开胸怀拥抱世界。
泉州籍当代艺术家吴达新希望泉州对标马可·波罗生活过的意大利威尼斯,在古文化、古建筑、古艺术品保护等方面,做到「极致保守、极致严谨、极致开放」,同时要拓展与创新,用国际化语言讲好活态传承的泉州故事。(新华社)

本站代管于网易主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