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三. 9 月 15th, 2021

【泉州專刊】泉州申遺:看見宋元那片海

洛陽橋是由宋代官方主持建造的大型跨海石橋,始建於1053年,至今保存完好。

700多年前,著名旅行家馬可·波羅用生動的筆觸,描繪泉州這座城市的繁華盛景。當時,刺桐城裡氤氳著香料與藥材的芬芳,閃耀著絲綢與陶瓷的光澤,隱藏著港與城、人與神的諸多「秘密」。
宋元時期,「弄潮兒」泉州一躍成為國際性港口城市。世界各地的商人、旅行家、傳教者,紛至沓來,見識了「漲海聲中萬國商」的榮景,留下了綿延至今的商業望族,還有中國現存最早的伊斯蘭教寺院——清淨寺。

天后宮是祭祀海神「媽祖」的場所。

「文化中國」的坐標中,泉州是一座「活著」的「寶藏」古城。它魔幻又淳樸,喜新不厭舊。
「泉州:宋元中國的世界海洋商貿中心」項目25日提交第44屆世界遺產大會審議。這座古城的榮光以及背後的豐富蘊涵,將被全世界更多人所看見。

7月7日,在泉州南安市的九日山,講解員在介紹祈風石刻內容。

海的城:「東方第一大港」的秘密
泉州真武廟前,一塊石碑,上書「吞海」兩字。「向海而生的泉州人,就有這樣的氣魄。」泉州石獅市博物館館長李國宏說。
中國人面向大海探索世界的過程中,港口城市泉州不是第一個,也不是最後一個,卻是宋元時期做得最好的一個。
泉州城西北「九日山祈風石刻」前,李國宏依稀看到一幅頗具儀式感的畫面:當時的「海關」官員、行政「一把手」、皇室代表以及駐軍,齊聚一堂,共同祈禱信風順遂,讓海外貿易商舶往返暢通無阻,並刻石留記。

市民在泉州市鯉城區的中山中路出行。

「領導高度重視,有關部門齊抓共管。」李國宏幽默地把當時的海外貿易比作「泉州一號工程」。
10到14世紀,世界海洋貿易迎來一個異彩紛呈的繁榮期,被學者們稱為「首個世界體系」。
這其中,泉州以「刺桐」之名崛起,成為與埃及亞歷山大港媲美的「東方第一大港」。
在遊記裡,馬可·波羅驚歎:「刺桐是世界上最大的港口之一,大批商人雲集這裡,貨物堆積如山……」
在這裡,「海上女神」媽祖給予遠行者精神慰藉;石獅六勝塔的航標指引著貿易者前進的方向。
發達的交通運輸網絡在這裡構建。泉州市申遺辦副主任呂秀家介紹,宋元時期泉州建造了100多座石橋。當時洛陽橋的造價,今日摺合人民幣高達40多億元。「上上下下不惜投入大量人力物力,服務海外貿易。」

在泉州市德化縣,陶瓷工藝師徐金寶為一個白瓷花瓶修坯(2020年10月20日攝)。

繁多的商品在這裡交易。香料、藥材等舶來品從泉州港運進來,絲綢、陶瓷等「中國製造」由這裡走向世界。
在瓷都泉州德化的「宋元德化窯展示館」裡,名為「馬可·波羅罐」的青白釉罐訴說著橫貫東西方的行旅收穫。
離它不遠的泰峰瓷坊裡,國家級非遺項目德化瓷燒製技藝代表性傳承人許瑞峰告訴記者,轟動世界的「南海一號」宋代沉船上發現大量德化窯瓷器,其所揭示的「中外貿易史」不斷延續著。近年,他從英國、日本等地回購了許氏祖先清朝時製作並外銷的好幾件瓷器。
在中國建築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建築歷史研究所副所長、泉州申遺文本負責人傅晶看來,從海洋到平原、從城市到山區腹地,泉州有完整的地理資源體系和產運銷鏈條,生產者、消費者、管理者、貿易者等各種社群,構成了一個複合型系統。
「這個系統現在聽起來好像沒什麼特別,但在10至14世紀是世界上非常先進的。」她說。

在泉州最主要的現代集裝箱港石獅石湖港,大型機械在吊裝集裝箱(2020年7月15日攝)。

世界的城:萬國若比鄰
在泉州晉江,年逾八十的丁建通,仍在辛勤工作。
泉州是中國著名的民營經濟強市。上世紀80年代初,本以務農、捕魚和給戲班子吹嗩吶維持生計的丁建通,籌集2000元,開起了家庭製鞋作坊。
如今,作為體育品牌361°有限公司創始人的丁建通,和當初「刺激」他創業的安踏集團創始人丁和木及其子丁世忠,他們的故事一起陳列在晉江陳埭回族史館裡。作為陳埭丁氏創業佼佼者,他們有著共同的阿拉伯祖先。
宋元時期,到泉州經商、傳教乃至長期定居的外國人,數以萬計。

在泉州德化保存最完好的龍窯——月記窯旁,一名工匠手工製作瓷器(2020年10月20日攝)。

「陳埭丁氏,是外來民族和中華民族結合產生的新族群。」陳埭回族史館館長丁清渠說,陳埭丁氏既有阿拉伯人經商天賦,又有晉江人愛拼敢贏的特質。
當時,海外商人和旅人來往泉州,交流的不僅是各地物資、產品與財富,還有彼此的技術與文化。
「泉州的多元、包容、開放,讓它成為一個世界性城市,並且把這一秉性延續下來。」泉州海外交通史博物館副館長林瀚說。
泉州歷史上號稱「半城煙火半城仙」,五步一寺,十步一廟。走進開元寺,石柱上的對聯奔來眼底:「此地古稱佛國,滿街都是聖人」。這是南宋理學大師朱熹所撰,他曾長時間在泉州居住、講學。
對聯的書寫者、近代高僧弘一法師,在泉州圓寂。開元寺裡有座「弘一法師紀念館」,講述了弘一法師與泉州結緣10多年的故事。
泉州不僅是中國首批國家歷史文化名城,還當選首屆「東亞文化之都」;2003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把全球第一個「世界多元文化展示中心」設在泉州。
宋元時期,佛教、伊斯蘭教、印度教、古基督教、摩尼教、猶太教等世界多種宗教在泉州廣泛傳播。泉州被譽為「世界宗教博物館」。
「在這座特別的城市裡,不同的宗教、文化和諧共存,同時泉州人仍然堅守著自己的信仰、風格。」泉州籍著名當代藝術家蔡國強認為,泉州「開放自在」的精神不僅對泉州本身,而且對大國的文化自信乃至全世界的多元文化交流都很有價值。

泉州石獅市蚶江鎮石湖港附近拍攝的灘塗落日美景(2017年11月1日攝)。

「活著」的城:魔幻又迷人
「東塔和西塔有點兒親像(相像)/這條街也是較早的模樣/熙熙攘攘的城南拳頭燒酒/聽一段南音配茶是真享受……」
「80後」泉州音樂人蘇世洪,用閩南語歌曲《來去泉州》及所屬專輯《身在此城中》,唱出了大部分泉州人熟悉的古城:老街、古厝,一磚一瓦依然保留著「記憶中的模樣」;戲曲、民俗,一顰一笑代代滋養著泉州人的煙火人生和稟賦性情。
作為海上絲綢之路起點、閩南文化發祥地,泉州融合了中原文化、閩越文化、海洋文化等,形成獨具特色的泉州文化。
資深「古城講解員」培訓老師李以健形容泉州是一座「魔幻現實主義之城」:層層疊疊的歷史堆積在這裡,「喜新不厭舊」。

升級改造後的泉州金魚巷。

泉州市文旅局文保科副科長李慶軍說,很多專家來泉州,感受最深的是這裡的人對古城的敬畏之心,「無論有形的物質實體,還是無形的精神遺產,都在努力呵護」。
留住城市「根」與「魂」的文化自覺,保護著泉州1300多年的歷史文脈,也讓新的建設者選擇了古城保護最難的「3.0」模式。
泉州古城辦項目建設組副組長謝永明介紹,古城保護一般有三種模式:「1.0」模式,拆了重建;「2.0」模式,留房不留人;「3.0」模式,要求「見人、見物、見生活」。
「我們的中山路示範段改造,強調活態保護,不僅政府部門和文物專家認可,老百姓也大力支持。」謝永明說。
「活著」的古城贏得越來越多年輕守護者。「80後」泉州女孩鄭達真大學畢業後回到家鄉,在開元寺附近的小巷,租下一座清朝老厝,開茶館、辦民宿、策劃「美好生活文化周」,一晃11年。
「年輕人一開始總想著逃離,後來才發現,身邊就是一個寶藏城市。」鄭達真認為,泉州是「迷人之城」,它的美不驚艷,卻讓人不知不覺沉醉。
生於1989年的黃躍昆,曾經不喜歡南音,認為它「太老」「節奏太慢」,如今卻熱衷學習這一千年古樂,並策劃主辦了3年「泉州府古城徒步」活動。他說,「泉州的好無法言喻,需要我們切身感受。」
「活著」的古城,面向年輕人,也敞開胸懷擁抱世界。
泉州籍當代藝術家吳達新希望泉州對標馬可·波羅生活過的意大利威尼斯,在古文化、古建築、古藝術品保護等方面,做到「極致保守、極致嚴謹、極致開放」,同時要拓展與創新,用國際化語言講好活態傳承的泉州故事。(新華社)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