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 9 月 27th, 2021

【福鼎專刊】翠郊古民居 耕讀文明的「活化石」

俯瞰翠郊(張晉 攝)

蔡雪玲 文/圖

走進福鼎市翠郊古民居,漫步時光長廊裡的感覺油然而生。沿著鵝卵石鋪設的小徑步入花園,只見主宅正門的門額上寫著「海岳鍾祥」,意為山海的祥瑞之氣對此情有獨鍾。門額下是青石楹聯,寫著「門拱紫宸春富貴,天開黃道日華光」,一代儒商的大氣盡展眼前。
翠郊古民居是吳氏家族的私家宅院,建於清乾隆十年(公元1745年),佔地20畝,依山俯水而建,宛如一個古老的大棋盤,設於幽谷之中。既有宮殿建築之恢宏的氣勢,又有江南民宅精雕細鑿的特色,是江南廣大地區所發現的單體建築面積最大、保存最完好的古民居,被冠以「華夏古建築活化石」「中國古建築瑰寶」。有關古民居的照片收錄中國「老房子」大型畫冊,並於1998年在世界圖書博覽會上展示,引起國內外建築界專家的關注。

翠郊一隅(張晉 攝)

庭院深深深幾許
整座古宅由360根木柱支撐而起,主要由3個三井合院並列而成,共圍出24個天井、6個大廳、12個小廳、192個房間。天井每條邊由3塊石條組合,以3個房間為一個單元,每間房安有3個門等。因為「3」通升,《道德經》寫到「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3」是個發展性的數字,將子孫興旺、生意興隆全部包含在內,
古宅把北方封閉的四合院與南方開放的庭院有機結合,別具風韻。整座古宅共有八條樓梯可以上下。兩側各有三條,後院兩條。因為整個二層是橫縱相連的,所以從任何一條樓梯上去,都可能繞二層一圈。站在閣樓上觀覽全院,高牆青瓦,如屏似障,層層疊疊,次第而開。嚴實的廳堂間以天井相連,天井兩旁的花牆上又以漏窗借景。牆外花草忽隱忽現又盈溢出含蓄之美,這正是江南園林建築的典型手法。南北文化結合,凝重不失輕巧,端莊不失調皮,宛如情竇初開的少女,美目流盼又不失矜持。
翠郊古民居文化內涵豐富,首先作為民居建築,其中最為濃重的自然是生活氣息。建築的各種構造都是以方便生活作為基本出發點。如安全防盜、通風采光、防火防潮等。一路走來,可見每個廂房都有扇虛實結合的雙層推拉窗,內為緊閉的實窗、外為虛的漏窗。相傳當年,吳家有個丫頭專職負責窗戶的開關。早晨用過早餐,開始將所有的窗戶雙重門打開,開完就到午餐時間。吃過午飯後,開始關上兩重推拉門,關畢就要用晚飯了。開關需要一天的時間,可見花窗之多。通過這麼多的花窗,達到通風、采光、防潮的效果。
古宅以木製結構為主,宅院四周是火牆,牆內都是加竹的。導遊說:「這樣做主要是加固和空竹傳音,如有小偷撬牆入內,還需鋸斷中間的竹子取出,就會引起很大的響動,起到防盜作用。」

藻井

「樸素而天下莫能爭美」
「青磚灰瓦掩映在碧水青山之中,靈秀而恬靜,融於山水,又點綴了山水。古宅猶如一本舒展開的書卷,透出一股淡雅的書卷氣息。」一位遊客忍不住發出這樣的感歎。
莊子曰:「樸素而天下莫能爭美。」吳氏家族經營茶葉,油漆味會破壞茶葉,所以整座宅院裡面幾乎沒有刷過油漆,灰瓦之下便是青磚、木材的本色,如悠遠綿長的清唱。進了大宅門,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藻井,為八卦形,完全由木木相嵌而成,其間雕有24只蝙蝠,寓意一年24個節氣,福氣相隨。藻井兩側便是原來的魚池,魚池不僅池底相連,而且與整座古宅24個天井都相連,天井兩旁花牆的花窗中央用木條隔出雙喜圖。
雕刻藝術在明朝興盛大發展,到了清朝雕刻藝術發展到最高峰,成為社會風尚。翠郊古民居是最為典型的時代代表,用手工雕花裝飾整座宅院,是當年造房歷時13年、耗資白銀64萬兩的主要原因。隨處可見鏤空木雕,還有石雕青石凳、青石石柱、青石楹聯、青石圍欄等,每一個大廳梁坊、斗拱、殿柱雕刻著雙龍吐珠、雙獅戲球、麒麟送子等,造型生動,栩栩如生。

天井有浮雕牆

古宅有192個房間,樓上每個房間有花窗兩扇,樓下每個房間三扇花窗,有的房間前後三扇。邊門又有花窗,光花窗就有1000多扇。花窗雕刻著各種各樣動植物,有蝴蝶、蝙蝠、石榴、花鳥、梅蘭竹菊,還有八仙人物、雙壽雙喜圖等,雕工精細,典雅出眾,刀法靈巧,神態各異,精美絕倫。通過文字或動植物的諧音、象徵等,表示祝福之意。
1956年,上海畫院的學生來這裡實習,原計劃一星期,但覺得這裡的雕刻藝術風格多種多樣,惟妙惟肖,古樸大方,造型獨特,栩栩如生,要求延長3天。1966年,北京畫院的學生,原計劃在這裡實習10天,後來延長至兩個星期。師生們覺得這裡的雕刻種類多,工藝水準高,造型生動,刀法靈活,整座宅院如一幢雕刻藝術展覽館,令人流連陶醉。

青磚空斗牆內立竹子
房屋縱橫交錯又緊密相連

茶香座上待君來
翠郊古民居內設有茶室,庭院中曬著一匾匾茶葉,這座宅院的裡裡外外,到處是茶的故事、茶的味道,就像一把用久的紫砂壺,透著一股濃濃的茶味。
據《吳氏宗譜》記載,公元17世紀末,其先祖應卯公之次子子望公生有大鏡、大鵬、大煥、大挺四子,分別為其建了4座大宅院,翠郊古宅是他小兒子的居所。吳氏以做雨傘架起家,後買田地收地租,繼而經營茶葉生意,成為富甲一方的大財主。翠郊古民居大興土木建房期間,正是制茶、販茶、興茶的興旺時期。
吳家的茶葉與劉墉還有一段故事。古宅三井大廳懸掛著一副劉墉聯版,黑底白字寫著「學到會時忘粲可,詩留別後見羊何」。據說,吳氏先人在清乾隆時的福寧府開茶莊茶樓,家族生意做得相當大。福寧府水陸皆通,交通便利。赫赫有名的大學士劉墉隨乾隆下江南微服私訪時,曾經蘇杭順流直下到福寧府,尋至一茶樓,偶遇吳家主人吳應卯,兩人一見如故,品茶論道,相談甚歡。說到盡興處,吳應卯取出一款茶葉給劉墉品嚐。劉墉一品之下,只覺此茶香韻獨特,滋味甘甜;再品,口齒生津,令人回味無窮;三品、四品之後,頓感通體舒暢,心曠神怡,不禁連稱「好茶」!此後很多年,劉墉與吳家都有書信往來,還專門贈送了一副對聯給吳家。回來後,吳氏先人便將它刻成聯版,掛於廳堂。上聯「粲可」是佛教祖師達摩的兩個弟子「慧可」和「僧粲」,佛學講究悟道,即學成忘恩師。下聯「羊何」是南朝的一對文人雅士,一位叫羊旋之,一位叫何長瑜,兩人是摯友,經常與山水詩人謝靈運一起遊歷山水,交流詩畫。此聯含義即為學習到融會貫通之時,豁然忘了恩師,別後留詩一首,見詩如見摯友。劉墉聯版歷經200多年風風雨雨,仍保存完好。
翠郊古民居用磚木結構修葺歷史的堅固,成為儒學文化與茶商精神融合存世之物證,吸引著八方遊客,帶給現代的人們守望家園的夢,也帶給人們濃濃的鄉愁。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