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六. 10 月 23rd, 2021

慈大黃舜平教授 為病人尋找重見光明的希望

對本來看得見的人,失去視力該是多麼殘酷的一件事呢?想想過去能自由自在地行走、閱讀、駕車,這些過去以為微不足道甚至理所當然的小事,隨著視力的失去,成為再也無法企及的寶貴能力,對病人本身該有多麼痛心與無奈。
有些人可能是先天有基因上的缺陷,導致失去視力;而有些人則是因為不知何時,因負責滋養視神經的血管發生梗塞,導致視神經因缺血而壞死,於是便失去視力。後者稱為「非動脈炎性缺血性視神經病變」(NAION),常見於五十五歲以上的人,且常有「三高」(高血壓、高血糖、高血脂)。目前臨床上對這類的病人,常以高劑量的類固醇(每日一千毫克)連續注射三天後,再口服一段時間的類固醇來進行治療;但高劑量類固醇常會導致血糖與血壓上升,而這類的病人卻常早已有高血壓與高血糖,所以這樣的治療並不十分安全,但卻必須進行。後續的類固醇治療又常會造成病人出現如月亮臉、水牛肩等副作用。因此,開發安全且有效的治療方法,的確是當務之急。
有鑑於此,慈濟大學分子生物暨人類遺傳學系的黃舜平教授(同時也是慈大的研發長),致力於找尋能治療NAION的藥物。其中源自於黃芩(Scutellariae baicalensis)的木蝴蝶素甲(OA,Oroxylin A),用於治療創傷性視神經病變有效果,於是黃教授便決定測試它是否對NAION也有效用。
過去黃教授的研究團隊已於大鼠建立了一個NAION的動物模型。以木蝴蝶素甲進行測試後發現,木蝴蝶素甲可以藉由減少視神經水腫、降低網膜視神經節細胞的凋亡來減輕視神經損傷。進一步的研究發現,木蝴蝶素甲可以活化視網膜內的Nrf2信息傳導及其下游,從而保護視神經節細胞不受到缺血性損傷。


由於木蝴蝶素甲尚未進入臨床試驗階段,本著一顆濟世救人的心,黃教授便針對一些以進入臨床試驗階段的藥物,找尋於木蝴蝶素甲有類似機制(活化Nrf2信息傳導路徑)的藥物,想要找到更多可以幫助病人重見光明的希望。
黃教授的研究團隊找到了兩個,RTA402(bardoxolone methyl)與RTA408(omaveloxolone)。這兩個藥物都有抗氧化壓力與抗發炎的功效,但過去並沒有用在眼睛的疾病上。
測試的結果發現,RTA402具有不錯的療效,但RTA408的效果就沒有那麼好。由於這兩個藥物已進入臨床測試,安全性早已測試完畢,因此應當可以很快就將RTA402應用到臨床。
雖說目前已找到RTA402,但黃教授的研究團隊還是會繼續研究木蝴蝶素甲,畢竟源自於中藥的成分應該是相當安全,且國人的接受度也較高。由於木蝴蝶素甲的水溶性不甚理想,後續研究團隊也會思考以微脂體包覆或是官能基修飾等方法,來提升它的水溶性,使它可以用眼藥水或眼球內注射的方式給藥。
除了NAION的治療,黃教授的研究團隊還與中央研究院合作,致力於先天性視網膜退化的治療。台灣這類的病人約有七千人,牽涉到的基因有三百多個。這些病人往往出生時視力正常,但在生命的不同階段(從幼稚園到成年都有)開始出現「夜盲」的症狀,然後逐漸失去視力。由於病人遍佈全台,因為不忍病患在視力不佳甚至失去視力的狀況下還要長途跋涉,黃教授在台中慈濟醫院開設了門診,讓這些病患能更容易取得醫療資源。相對的,黃教授在教學與行政的忙碌生活中,還需要從花蓮到台中去照顧這些病患。黃教授希望能為這些病人開發基因療法,或是找到可以用於治療的小分子藥物。對這些病人來說,黃教授真可說是黑暗中的一線光明呢!

參考文獻:
Chien JY, Lin SF, Chou YY, Huang CF, Huang SP. Protective Effects of Oroxylin A on Retinal Ganglion Cells in Experimental Model of Anterior Ischemic Optic Neuropathy. Antioxidants (Basel). 2021 Jun 3;10(6):902. doi: 10.3390/antiox10060902. PMID: 34204966; PMCID: PMC8226497.

Chien JY, Chou YY, Ciou JW, Liu FY, Huang SP. The Effects of Two Nrf2 Activators, Bardoxolone Methyl and Omaveloxolone, on Retinal Ganglion Cell Survival during Ischemic Optic Neuropathy. Antioxidants (Basel). 2021 Sep 15;10(9):1466. doi: 10.3390/antiox10091466. PMID: 34573098; PMCID: PMC8470542.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