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四. 12 月 2nd, 2021

綠委黃國書認當線民退黨 促轉會:反省威權體制勿獵巫

民進黨立委黃國書問政形象受肯定,卻傳出曾是情治單位線民。(圖取自黃國書FB)

【記者陳昱憲綜合報導】民主進步黨立委黃國書遭媒體報導學生時期曾是情治單位線民,威權時期也曾被監控9年的民進黨立委范雲昨天表示,震撼且痛心,當年的被監控人,都應該要知道線民真實身分,未來公職候選人也都應該自我揭露是否曾經做過這類事情。提供資料的促轉會表示,線民只是威權監控系統的末端,不要落入獵巫或洗白等情境。
黃國書承認在學生時期曾是情治單位線民,黃國書在臉書貼文為當時的行為向所有朋友道歉,並將退出民進黨及黨團運作,不再尋求連任。他說當時只有廿初頭歲,不知何時被情治人員盯上了,後來被找約談,告知我和政治叛亂犯交往會有麻煩,針對政治犯和學運人士,當局可能會有進一步迫害行動,如果可以協助提供情資,將會有保護傘,也會讓偵搜對象和往來學生免於不測。在幾次約談下,相信了這位情治人員的說法,在其脅嚇下,同意其要求,當時的想法只是希望大家都平安。

民進黨立委黃國書問政形象受肯定,卻傳出曾是情治單位線民。(圖取自黃國書FB)

這段過往發生在戒嚴時期,迫於無奈,也跟當事人表達愧歉。
前民進黨秘書長羅文嘉在臉書貼文指出,有兩種學運份子,必須面對歷史檢驗。第一種,成為政治人物後,前後價值標準是否一致。重點不在政黨的選擇,而在價值是否一致,前後完全矛盾,又無法提出足以說服人的論述,當然會被質疑。這時最好自己摸摸鼻子,躲在角落,以免丟人現眼。
第二種則是當年做黨國情治系統的細胞,打進學運社團,假裝跟大家一起為理念奮鬥,暗地裡支領佈建津貼,出賣組織與同志。而今繼續扛著民進黨理念招牌,招搖撞騙,獲取權位。「這一種學運份子,也難逃歷史審判,最好趕快自行了斷,以免身敗名裂」。這二種人比較,第二種人比第一種更可惡。
民進黨立委范雲曾在威權時期被監控9年,她曾去促轉會看到厚達千頁的個人監控檔案。范雲昨天指出,知道這個消息的感覺,「很震撼也很痛心」,這代表轉型正義的工作很艱困,這可能才是個開始。
范雲認為,當年所有的被監控人,都應該要在30年後知道監控的線民的真實身分,「他們是誰?」;此外,對於民主政治與轉型正義,未來所有參選公職的候選人都應該自我揭露,是否曾經在威權時代做過這類傷害人權的事情。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