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 12 月 3rd, 2021

社論 黃國書的高標 讓陳柏惟自慚形穢

台中民進黨立委黃國書因為大學時曾被迫擔任情治單位線民,被民進黨新潮流系內的大老發現,將其除名。黃國書深深自責,並宣布退黨,不再參與選舉,黃的支持者大都表示惋惜,若說黃國書能以高道德標準,為以前的過錯表示懺悔,並致力推動歷史文化重建,算是對當時犯錯的內心進行救贖懺悔。相形之下,曾涉肇事逃逸龜縮軟弱的立委陳柏惟,不但沒有為以前的錯誤反躬自省,還大言不慚想推動大麻合法化荼毒下一代,支持萊豬進口毒害民眾,滿口髒話汙穢青少年,這樣的立委難道不會自己覺得羞愧難當?民進黨還有臉去支持這樣一個道德低落的人?蔡英文還誇他是一位優秀的立委,顯然一丘之貉狼狽為奸。
黃國書一向給人問政形象清新、專注文化、教育和地方古蹟保存有關議題,鮮少有爭議事件,七度被媒體評選為優秀立委,日前被爆料他曾經擔任情治單位線民,據傳一位新系中部大老今年初向促轉會調閱自己過去被監控的紀錄,在檔案中發現,過去家裡的格局被清楚掌握畫下,經過推敲確認,多項線索指向疑似由黃國書提供。後來新潮流開會決定將黃國書除名,也不會繼續派黃國書參選下一屆立委。
事情爆開之後,黃國書終於承認,他是在大學時認識了反對運動的朋友,被情治人員盯上了,後來被找約談,告知他和政治叛亂犯交往會有麻煩,針對政治犯和學運人士,當局可能會有進一步迫害行動,如果可以協助提供情資,將會有保護傘,也會讓偵搜對象和往來學生免於不測。他說這段過往發生在戒嚴時期,迫於無奈,也跟當事人表達愧歉。
一名中部民進黨立委認為,過去的作為可能是有當時的家庭背景和對黨國思想尚未有所反省,才會成為線民之一,但如果沒有讓同志受到嚴重損害,是否應考量情節輕重,以及後續對於黨和國家的實質貢獻,給犯錯的人一個機會?只是民進黨陣營多數人認為黃國書現在還利用黨的資源來取得政治位置,卻沒有對過去曾做過的事情負責,那無法對民進黨支持者有所交代。
民進黨前秘書長羅文嘉就直指,「那個時代,有兩種學運份子,必須面對歷史檢驗」,第一種,成為政治人物後,前後價值標準是否一致;第二種,當年做黨國情治系統的細胞,打進學運社團,假裝跟大家一起為理念奮鬥,暗地裡支領佈建津貼,出賣組織與同志,而今繼續扛著在民進黨理念招牌,招搖撞騙,獲取權位。
顯然,民進黨對情治單位的「抓耙仔」深惡痛絕,一定要置之於死地而快,那怕是黃國書已經承認悔悟,致力推動台灣本土歷史文化的重建,希望可以為台灣社會奉獻心力。但他仍然得不到黨內諒解,民進黨非但要逼走黃國書,還要昭告天下黃國書是「抓耙仔」,讓他永無翻身機會,可以想像的是,黃國書終將以此「抓耙仔」名聲鬱鬱終生一直到死,這就是民進黨的殘酷不仁。
顯然黃國書沒有陳柏惟這麼幸運,或是說,黃國書的臉皮比較薄、比較知羞恥,陳柏惟肇事逃逸、進出遊藝場賭博被抓,這等丟人現眼的事,基進黨與民進黨都不以為恥,竟然全力護航說他是優秀認真的立委,不能被罷免掉,民進黨動員全黨就為了救這個側翼立委。基進黨最近被爆料內部多起性騷擾、性侵事件,黨內卻自甘墮落能遮就遮,與陳柏惟相互爭輝、光宗耀祖,讓人感慨,綠營以及其側翼的道德標準是甚麼?能容忍作奸犯科、雞鳴狗盜之徒,卻不能放過曾經迫於無奈當起線民的黃國書?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