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日. 12 月 5th, 2021

施明德質疑美麗島辯護律師未替民主運動辯護

民進黨前主席施明德質疑所有美麗島案辯護律師,沒有一位在法庭上替民主運動辯護。

蘇貞昌:一生坦蕩可受公評

【記者劉幫寧綜合報導】前民進黨主席施明德質疑當年的美麗島律師團有特務,他在臉書發文質疑所有辯護律師,沒有一位在法庭上替民主運動辯護。曾經是辯護律師團成員的行政院長蘇貞昌昨天受訪說,「我一生坦蕩,備受檢驗、可受公評」,當年的辯護律師站上軍事法庭,讓國內外清楚知道,有關被告的主張、信仰及奮鬥,推開民主大門。
美麗島事件發生在1979年12月10日,以美麗島雜誌社成員為核心的黨外運動人士,當天組織群眾遊行及演講,訴求民主與自由,終結黨禁和戒嚴;期間有不明人士混入群眾朝演講者丟雞蛋挑釁,外圍的鎮暴部隊包圍群眾,釋放催淚瓦斯,最終引爆警民衝突。
作為當年坐在被告席上,被唯一死刑審判的當事人之一,施明德在臉書寫下,我必須對歷史及台灣後生説一句真話:所有辯護律師,沒有一位在法庭上替民主運動辯護。一句都沒有!他們都只是針對他們的當事人,像平凡律師一樣在法律範圍內進行法律辯護,請求減刑,免刑。他們的答辯詞、狀,沒有一句是涉及台灣民主運動的辯護。因為我最近剛剛完成這部分的回憶錄,我再次翻遍了當年所有的報紙、雜誌和檔案訴訟資料,我才會如此清晰、確定地下筆。
立法院會昨天邀請蘇貞昌報告「111年度中央政府總預算案」編製經過繼續質詢。蘇貞昌會前接受媒體聯訪,被問到有關施明德說,當年的美麗島事件辯護律師幾乎都是特務等問題。
美麗島辯護律師出身的蘇貞昌表示,他一生坦蕩,備受檢驗、可受公評;當年的辯護律師群,都非常年輕、有家有小,而國民黨當時卻放話,誰敢為叛徒辯護,誰就是叛徒的同路人,但這些年輕律師們,卻都選擇站上軍事法庭,第一次登記軍法辯護。
蘇貞昌指出,這些年輕律師藉由辯護過程,一字一句的顯露,讓國內外清楚知道,有關被告的主張、信仰及奮鬥,推開國民黨掩蓋的真相及謊言,推開民主的大門,激起海內外民主澎拜的浪潮,事證俱在,可供檢驗。
不過,施明德也質疑,促轉會開放閱覽檔案的第一批人,居然是毫無政治受害苦難的年輕野百合學運人士?為什麼一直到現在還不讓深受苦難又行將就木的人,去舔舔他們流過的血與淚?他還問,為什麼我的同案被告陳菊,早已看完他的檔案,為什麼迄今還不准我看檔案?是因為我關太久,太卑微嗎?還是因為她官大嗎?施明德說,權力不能服人,唯有公義。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