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日. 12 月 5th, 2021

搶救心律調御師 救處、護處、大依止處理

文:佛教慈濟慈善事業基金會林靜憪(碧玉) 副總執行長

在1979年代以前的靜思精舍簡陋樸實,證嚴上人與弟子自力耕生雖克勤克儉生活,卻有大悲力膚困於全台。

時,花東地區醫療非常的落後,民眾為北上求醫,經常魂斷蘇花公路,證嚴上人見聞不忍與不捨,雖沒錢、沒人、沒土地,卻毅然發願為東部民眾創辦一所愛的醫院,歷經難以言喻的艱辛。

慈濟醫院終於在1986年8月啟業,豈料用盡力氣,醫護等人員卻不願東來服務,幾經努力與台大醫院建教合作,依然延聘不到人才,感恩台大醫院指派醫護人員支援,可惜均是短期服務性質,尤其是專科醫師都是當日來回門診,如何達成上人守護生命悲願,困窘至極。

面對醫護難題,為免上人擔憂,筆者得白天守護醫院,傍晚搭機北上求才,或請託支援或力邀東來服務,深夜再搭清晨回到花蓮的火車,日復一日努力以赴,令人刻骨銘心的是深夜的火車尤為寒冷,只得用剛閱讀的晚報蓋在身上禦寒,竟夜總是反覆思考,如何不負上人所託,如何為醫院覓得良才,如何讓醫院順利運作,使命驅使雖冷卻也自在歡喜!

回顧當年,上人興辦醫療志業,巧遇醫療科技正在起步的旋轉門,記得1985、6年籌劃期間,竟日在台大醫院進出,某日已故杜詩綿院長指著入口處側門一空間,告訴筆者該空間,是專門提供給為養家活口,日日前來排隊等待販血的血牛,這一世代捐血尚未有捐血概念,還沒有彩色超音波診斷儀器,內視鏡設備不普及、電腦斷層掃描儀9800;很大型是奢侈品,核磁共振尚未進口。開心、開腦很玄奧,然隱隱間,醫療似乎將從僅仰賴聽診器、敲槌為主的工具,轉型迎接高科技醫療世代的來臨。

而當年上人為守護東部地區民眾生命,資金、人才雖均艱困,依然努力推動慈院能達到北部醫學中心水平,尤其讓東部地區民眾免於奔波北部求醫之苦,引進剛開始的高科技設備,是必要的措施,這對於一般經營醫院者,高成本的投入是很難抉折的行動,何況人才饋乏、資金不足,但,搶救生命第一優先,再苦也要呼籲進行,而我們面臨不僅是資金的問題,還有不被核准採購的困頓。

想起啟業不幾日,一位車禍到院前就陷入昏迷的少女,是顱內出血啊!經急診緊急推進開刀房,記得主刀的神經外科蔡瑞章醫師,沉著面對手術台上的少女,只見他喃喃自語:「怎麼辦啊!沒有電腦斷層影像怎下手呢?」筆者在測,則緊張萬分,心裡不斷唸「觀世音菩薩」佛號,忽聞蔡醫師說:「左邊瞳孔放大,依照學理就從右側下刀努力搶救吧!」於是劃下刀,果然血噴出來,命救回來了。

記者聞訊感動撰文,報紙刊出慈濟開腦成功,創東部地區醫療能,一時轟動東部,於是花蓮人稱慶,享有「開腦醫院」盛名。

事後蔡醫師則一再呢喃不是他的能力,而是「阿彌陀佛」拉著他的手開的,並一再提出購買「電腦斷層掃描儀」是保障病患生命必要,幾經努力終被核准購買,是東部的一件盛事。

上人殷殷期待引進攸關瞬間生命消失的救心救腦醫療專業,救腦已經開始了,救心的團隊何時能就位?

同樣的,當年設置「心導管」是非常昂貴的,因剛起步而有能力使用它做心臟血管氣球擴張術,搶救致命心肌梗塞、心臟剝離手術的醫師寥寥無幾。何況台大派來支援的心臟內科醫師均屬短期性質,氣球在心臟內擴張撐開血管救心,是高危險侵入性的醫療,是內科執行範籌,但若無心心臟外科隨侍在側無人可為,亦非一般能力醫師所能為。

國泰醫院陳炯明院長是心臟專家,王欲明副院長是管理專家,每遇挫折總是到國泰醫院拜訪他們兩位述說困頓,幾經請託,一日,陳院長說:「看你如此憂慮,我想了很久,心臟內科王志鴻醫師非常優秀,善於做導管,是很適合人選,只是個性耿直講話比較衝……,我來試試看或許有機會。」感恩陳院長的協助與割愛(當時心情可用度日如年形容,好像等了一段時間)。

某一天,王志鴻醫師終於現身,當他瞭解慈院有兩位心臟外科醫師可以做他的後盾後很安心,果然草根味十足,快人快語表達領薪水靠能力,他不計較薪水多寡,只要能為他設立導管室他就來,而這正是上人的期待多時苦無人才,如今大醫王如喜鵲飛來,上人自然歡喜應允。

豈料,礙於與台大醫院合作延聘醫師必須該院同意,台大醫院不同意聘中醫系主治醫師入住,一時王志鴻醫師的聘任陷入僵局,怎麼辦啊!面對強勢專家要將支援醫師全數調回,事關慈濟深耕永續重大關鍵,幾經難言折衷請求,終獲同意。

於是乎,王志鴻醫師開著車帶著行囊(近來才知載整車的XO威士忌東來),化身為搶救生命的菩薩歸隊,立即投入醫療工作,從設計檢查表單流程開始無役不與。

為搶救生命一瞬間,只要聽聞病患即將送來,王志鴻醫師一定會守在急診門口等候救護車,親自推病患到「導管室」,為的生命在呼吸間,若非菩薩悲願怎可能?而他的草根與病患互動令人稱奇,對於長者或行動不便者,幫忙穿衣褲,抱抱他們如親人,令病患感動與歡喜,經常煮飯菜送到家掛在門把,等王副院長回去享用,此等情誼我們怎能度量。

1991年花蓮慈院領先醫界,率先成立二十四小時「救心、救腦」小組,這不只落後的後山東部盛事,反觀整個台灣醫療,包括醫學中心亦是少有的設施,而,花蓮慈濟醫院寥寥幾位醫師發大悲心,願全年無休值班守護生命,真了不起,瞬間將花蓮的急救醫療水平提升與台北相同。

花蓮地形狹長,公共交通偏少,偏鄉病患必須花超過一千元以上車資,包計程車前來就醫,醫師們心疼病患就醫不便,給予病患總總方便,上人更是心疼,為病患及曹葦醫師因緣,於1998年承接玉里鴻德醫院變更為慈濟醫院,照顧南花蓮病患,2000年委請王志鴻醫師兼任院長,自此每日晨約四點半先到病房探望住院病患,隨即開車南下來回花蓮與玉里間承重任,之後更加上關山慈院也由他承擔,不知他的時間怎安排?據他自訴可以為病患整個星期不睡覺,亦可一次沉睡24小時補眠。

而在玉里、關山除了搶救生命,關懷發展及管理忙得不亦樂乎!據悉他經常用他做導管搶救生命的巧手,展現切菜切細絲的手藝,煮出香噴噴的美食享同仁,展現最高的親和力,創造如家兄弟姊妹共同經營的氛圍。而為舒緩壓力,會將來回玉里、關山間視為旅程,將車繞進沿途小路,短暫欣賞鳥兒更與之對話,真會享受啊!書寫至此不覺莞爾!

多年來在他的努力之下,年輕醫師紛紛追隨學習,心臟內科醫師日益茁壯,他擅長處理困難通血管的精湛導管手術,名揚醫界海外醫院,連日本醫界紛紛來聘請前往示範手術,桃李滿天下,搶救病患難以計數。

受氣候變遷影響,全球災難頻傳,慈濟基金會總是走在最前救災,醫療不落人後緊緊追隨,做為人醫的王副院長,更爭取自費自假,參與國際賑災義診,在苦難的現場發揮人醫的良能。

時間過得真快,王志鴻回到花蓮轉眼間,已經三十二年了,這三十二年間,僅有一次林憲宏醫師告訴筆者「糟糕了!你都不知道大事臨頭,你就是對王志鴻醫師不夠好,王志鴻醫師因為想家,思考回去台北,我們一定要留住他。」筆者打電話約他,他依然草根不變,回應說:「既然你來電了,也知道花蓮沒人,不求薪資多寡,而是畢生志向在心臟臨床服務,希望在退休前,心臟內科主任不要輕易換人,若能成就此願,他將永遠不離開花蓮慈濟。」

果然,他信守承諾更加投入深耕心臟血管內科,從未再提起離開花蓮的事。這就是在院區內隨手撿煙蒂,隨時補位掃地,更是實習醫師心目中教學第一認真好老師,是人人口中尊敬的王副。他為了皈依上人實踐尊師重道,戒煙戒酒行十善,生活簡樸勤利他,看似簡單卻是難傳揚,若非菩薩大願力,怎堪大任降肩頭,而他對父母的敬與愛,令人動容!他是我的好兄弟。

2019年慈濟紐約分會的執行長濟舵師兄,除了忙碌自己公司為業務外,更是上人的好弟子,平時承擔慈濟聯繫聯合國窗口,長年為慈濟國際賑災及國際會務奔波,自知心臟嚴重堵塞不為意,經上人關懷留下來再次健檢,赫然看到三根血管堵塞百分之八十,重要的不只堵塞而是血管嚴重鈣化脆弱,群醫束手紛紛建議最好不要動。

王副藝高膽大,且與濟舵師兄熟識,明知血管艱困難通、風險高,擔心他任一時刻都有生命危機,自告奮勇為之治療。豈知功成之際,危機現前,搶救過程驚心動魄,上人及精舍師父們幾乎與之共呼吸,因上人行腳在外仍時刻關懷,筆者與王副熱線不斷,同憂共苦度過一段搶救生命歷程,尤其是在台南,知道濟舵危險至極,王副擔心上人憂慮,在電話線上強做鎮定,深夜再與之通話,他幾近哽咽難言,告訴我說已經盡力還會盡力,他不斷求上人、求佛菩薩加持,幾近崩潰告訴筆者,今晚可能難過關啊!

筆者告訴王副我會終夜抱著電話,請他安心,我會與之共承擔,那一刻,心裡只有一個念頭,虔誠懇請佛菩薩無論如何,不能讓濟舵師兄生命戛然而止!那一種生命共同體的感覺,讓我在台南抱住電話徹夜難熬,只祈奇蹟平安度過,果真!非常神奇的轉捩點,難以言說!難以言說!難以言說啊!

濟舵師兄回神了!歷經生命拔河,歷程如夢似幻,如今繞著台灣社區跑,日日為美善社區而努力,「菩薩色身尤微恙,行址人間不顧身」濟舵師兄真是令人尊敬與讚嘆!但若無大醫王行大願,那有濟舵菩薩再現身!

119急扣呼叫,遠端心音無線譜現前,急救、急救,救心團隊,了然遠端急馳救護車上病患心臟疾病進行式,從容無縫接軌在急診迎接,是急奔導管室或是急速衝上開刀房,搶救生命就在心跳間,這是優秀慈濟心臟團隊最佳寫照,應是全球少有到院前診治的先驅。

「心音無暇如琉璃,心音譜出生命力,若失心律無常去,搶救心律急急急,空中妙有傳心律,人醫即時復生機。」感恩王副無私奉獻於東臺灣,成為跳動心臟調御師,他已與花東民眾成為生命共同體,他的家不是小家,而是上人創造的慈濟世界的大家,看到接二連三的病患獲救,相映當年共同的擘畫願景,王副做到了,我們可以大聲說:「上人我們做到了!我們沒有辜負當年您的支持!」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