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 12 月 3rd, 2021

【靜思法脈專刊】【證嚴法師說故事】田三牛轉生證輪迴(下)

莊稼人都很忙,割稻子的時候,孩子放在竹籃子裡,女人自顧做工、擔稻子,一擔一擔挑回來,倒在稻埕曬。莊稼人養雞,整群雞都跑來吃稻穀,大人沒空顧外面,這個孩子卻在那邊趕雞。大家看到兩三個月大的孩子在那喊:「雞吃稻!」又說他是妖怪,要把他丟掉。
從此,他就一直記得不要開口,不能再說話了。一直到八歲,他的阿公覺得很奇怪,這個孩子的生活跟一般人一樣,只是不說話;記得他出世時就會說話,兩個月大還會趕雞,為什麼現在八歲了,還不會說話?
有一天,阿公帶他到河堤,在一座橋上,就問他:「你一定會說話,跟阿公說,有什麼委屈?為什麼不說話?你怕什麼呢?一直不說話也不是辦法,說出來我會幫你作主。」最後他開口了:「我會說話,不過若說話就有災難,所以我害怕,不敢說了!」阿公問:「你為什麼一生下來就會說話?」他說:「我的名字叫田三牛,住在田家莊某一條街裡。」
他告訴阿公,做工的時候,被土埋了等等,又說當時看到家人辦他的後事,就跑了出來;然後看到有個門就進去,就這樣出生了。這些都還記得,上輩子就像昨天的事情,所以他明明白白記住。他很思念他太太,也很想知道,他的兒子現在在哪裡?在做什麼?他還有一個心願未了,就是有一張田契,不曉得家裡人知不知道放在哪裡?
八歲的孩子就思念他的太太,阿公想證明他說的是不是真話,就請人去探聽,果然有這一家人,這個人真的是這樣死去的。阿公把孩子帶去與他們見面。一回到家,這個孩子就叫太太的名字,還問:「我們的兒子呢?」婦人說:「什麼人是你兒子?什麼人是我們的兒子?」還以為這個老人帶了一個神經病的孩子來。
老人解釋給婦人聽,她說:「是真的嗎?若是真的,東西放在哪裡?你去拿來給我看看。」孩子拿椅子墊腳打開天花板,上面真的有一個暗格,他拿出一張田契,證明他是轉生來的。
常常跟大家說,死此投彼、捨此投彼;靈識在這個地方捨掉,投到有因緣的地方去,這個故事的田三牛生出來就會說話,這是輪迴的一種證明。

【摘錄自 證嚴法師《地藏經講述二》第四章 閻浮眾生業感品第四】

【靜思法語】清淨形象入人群

佛典記載——頻婆沙羅王非常景仰佛陀,一日,他至誠懇切地來到佛陀面前,請佛帶領弟子入王宮,接受他的終身供養。但佛陀聞言默然。
頻婆沙羅王見狀,退而請求供養十二年,但佛陀仍未答應;他再提出請求:「那就讓我虔誠供養十二個月吧!」佛陀依舊沒有回應。頻婆沙羅王不願放棄機會,再度懇求:「至少請您讓我供養三個月吧!」這時,佛陀終於微笑點頭:「好吧!就圓滿你的心願,讓你供佛及僧三個月……」
為何佛陀不願接受頻婆沙羅王的提議,帶領僧團弟子接受一輩子、十二年或是十二個月的供養?因為假使只接受一人供養,出家眾無須托缽化緣,就無法接觸人群,眾生也沒有機會供僧聞法,那麼佛法如何普遍開展?
回到現代,這也是慈濟「人間菩薩招生」的精神。我希望,不論在哪一個國度、任何一個角落,慈濟人都能以佛弟子的清淨形象,走入人群,啟發眾生無私之愛,帶領人人行往正確的方向,讓菩薩道愈走愈寬、愈廣、愈遠。
「四攝法」——布施、愛語、利行、同事,是菩薩度眾不能缺少的方法。
「布施」:除了有形的「財施」,還要以「法施」和「無畏施」,播下善種,引法水滋潤受助者心田,讓人堅定無畏,安穩前行。
「愛語」:要運用「軟實力」,從說話開始,隨順對方根機,用善而柔的語言去安慰、勉勵、教育;彼此好話相對,就能「愛語相受」。
「利行」:要愛惜自己的身行,所走的每一步、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有利人間。利行更需「力行」,要為人間立典範,做「不言之教」。
「同事」:行入人群,要提起慈悲智慧,循循善誘、相互關懷,接引大眾同做好事,同霑法益。
法要入心、歡喜受用,才能在人群中觀機逗教,廣結善緣,使人敬而愛之;期待人人照顧好身、口、意,讓人感動相隨,號召浩蕩長的菩薩隊伍,共同成就人間好事。

我的清修士心路

◎作者:廖靜勤

上人說:修行的過程,就要經過「體勞折苦不瞋」,不論如何辛苦,都不以為苦。
回憶起二十多年前,曾在精舍做過一陣子職工,有一天一卡車的蠟塊,在晚飯後到達精舍,現場幾位師父們即刻著手搬運,看到我晃蕩、晃蕩地,就把我叫上一起來搬!
這些做蠟燭的蠟塊,真的很重,粗估一塊約2-3斤不等,然後幾塊捆成一落,感覺一落沒有十斤,也有八、九斤吧!
相信早期曾跟著精舍師父一起工作過的人都知道,師父們做事都像拚命三郎,那是比快、比速度,又比精準的!我個頭大,力量也不算小,但因為當時是職工,幾乎沒做過甚麼粗活,忽然間還沒暖身,就開始要做激烈運動還真是不太適應!
在排成接龍的搬運過程中,才拿到一落轉身給下一位,一回頭,下一落已經交到我手上了,就這樣轉身、給,轉身、給……心想,到底有多少啊?再繼續轉身、給,轉身、給……,又想:師父,您們都不用喘口氣的嗎?但還是要繼續轉身、給,轉身、給……終於,過了大概半小時吧,就在師父們連喘口氣的機會都不給的情形下,終於搬完了!
看了看現場,我問師父,這樣沒事了?正想拍拍屁股走人,師父說,還要搬上倉庫定位….看看現場只有幾位師父,又都那麼瘦弱,身材魁梧的我,只能硬著頭皮很有活力地說,好!
心想,反正也是從這一地搬到另一地嘛!再半個小時就好了!哪裡知道,到了倉庫才知道要搬到樓上?!

心裡OS:師父,這麼重的東西,不要搬到樓上啦,樓板承受不住啦!而且太費力了!心裡一直吶喊著,但是不敢出聲。結論:搬上樓去!!真是晴天霹靂!想要轉身離去,已被師父們團團圍在窄窄的倉庫裡,出不去,而且現在逃跑也太難看了!!
看了看師父們,我只好說,我在階梯上負責往上搬抬,師父們還是用著火速,繼續轉身、往上搬抬,轉身、往上搬抬……速度居然一點也沒有慢下來!速度快到,只有這個搬上去了,記得轉身,就沒時間想其他的了,終於聽到,最後一個!!!!
回到寮房筋疲力竭,要換衣服時,才發現手痠到幾乎抬不起來!當夜不知道怎麼躺下的,就睡著了!第二天要換上班服時,手完全提不起來!只能左手撐右手,右手撐左手來完成換衣動作,這樣的情形到三天後才可以自主抬手過頭!
老實說,我是有被嚇到的!所以晨語聽到「體勞折苦不瞋」還要「不以為苦」,精舍師父們完完全全做到了!我只做了一天,而師父們是每天都要這樣做!我在想:我有辦法嗎?時不時就問自己:我有辦法天天這樣嗎?
雖然曾從早期畫面中,看到精舍師父們砍甘蔗、農禪的生活,但那只能想像,是浪漫的;當真的實去做,想想,大熱天在草叢中,蜘蛛、小蟲爬滿身……,也常看到師父們洗被單的畫面,好像很怡情,但被單是一年四季都要洗的,如果是冬天,在冷冰冰的水中洗全精舍的棉被,還能甘之如飴嗎?或者正確來說:我能忍住不哭嗎?因為躊躇猶豫,我花了很多時間觀望,邊看邊問自己:體認到了嗎?
一個好手好腳,身體又壯碩健全的人,不去付出,不是完全沒有生命價值了嗎?那不是可惜了自己嗎?已經浪費了十多年的時間觀望了,所以去年爭取清修士受證,因為不想如「似子」那樣的模稜兩可,我要讓自己認清自己的身分,擔負起應該擔負的責任,不要給自己模糊地帶,該做甚麼就該做,勇猛精進地去做!加油!

福田一方邀天下善士,心蓮萬蕊造慈濟世界

我每一天都很謹慎地在用「時間」,起心動念也很謹慎地過濾。起好的念,我會趕快把握,趕緊去實行;如果有不好的念頭,也會提高警覺對自己說:「要趕快把不對的念頭消滅掉。」好的念頭,做了就是造福業;壞的念頭,趕緊警惕、消滅掉,叫做消業。
師父常說「福田一方邀天下善士,心蓮萬蕊造慈濟世界」。人人心中都有一畝福田,要好好耕耘,耕者有其田,有耕作就有所得。
如果這畝福田,不撒好種子,撒壞種子,因緣成熟,惡業現前,誰都無法替我們消業。若是壞的因緣成熟、現形,唯有心想「我過去歡喜做,現在就要甘願受」。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