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四. 12 月 9th, 2021

日暮途穷:是「棒喝」还是技穷

——假「棒喝」之名
教主李洪志「棒喝」弟子已不是新鲜事。
从2004年《放下人心,救度世人》、《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棒喝」弟子「走出来」,到《也棒喝》「经文」,用大棒赶着信徒们卖命。
从2008年《请同修们放下人心》「棒喝」弟子的邪恶本质,到2011年《淘沙》、《清理》、《警醒》等「棒喝经文」「警醒乱法者」。再到《注意自心生魔》,又向弟子「挥棒而喝」。
从2013年《演讲乱法》,对「长反骨」的再次「棒喝」,再到2015年,《出发点》、《丧失人格李旭鹏祸乱成性》对众弟子予以「棒喝」。
李教主「棒喝」不胜枚举。且说近两年,从2020年,发「经文」《再棒喝》,自曝日本学员「不消停」,不信自己的了,到2021年,又发文「猛喝」,痛批部分信徒利用自媒体散播「阴谋论」。
从「棒喝」到「再棒喝」直到「猛喝」,李教主「棒喝」从未停止。面对法轮功内部各种颓势,他不得不向弟子棒喝,拿弟子「杀鸡儆猴」。指责他们学法「不精进」、「真是中邪很深的样子,到现在还有理智不清的」。对弟子又是「淘汰」、又是「警醒」,还要「棒喝」、「清理」,弄得弟子横竖不得,左右为难。
——「棒喝」下的不得以
李教主总以「棒喝」来管教那些不听话的弟子们。可惜效果不佳,总有些「脑后长反骨」的,变着法的惹教主不痛快。
从「棒喝」对像看,被「棒喝」者不是个别,而是庞大的群体。如:澳洲「法轮大法佛学会」、越南弟子、新西兰弟子、明慧网、日本学员,法轮功自媒体等。
从时间上看,「棒喝」史即为「法轮功」的内乱史。2004年,江西法轮功自创「圆融法」、山东法轮功成立「性命双修派」,自立「出世成佛派」,吉林法轮功自创「法轮圣王」,无不说李洪志是假传,劝说法轮功弟子应尽早脱离李洪志。2008年,「唐奇」等大法弟子一个接一个的跳出来,抢师傅的饭碗。2011年,在新西兰的刘郑等弟子,「以法轮大法」的名义创建了明理网,称是「正法」,开设「明堂」,直接与「法轮功」叫板,抨击「佛学会」为邪教。2013年,越南大法弟子范春交,做法激烈、极端,他们还改动法轮图形,自己设计法轮图案。2015年,李旭鹏公开挑战李洪志。2020年,日本学员相信自己比李洪志「修」的好。2021年,「法轮功」自媒体骗取「法轮功」信徒付费观看视频。
从地域上看,「棒喝」对像不再局限于中国内地,而是广泛分布于世界各地。如王彤文等在北美等地活动,范春交等人在越南,刘郑等在新西兰,至于国内痴迷者的传假经文、私底下演讲交流之事范围就更广了。
从层级上看,「棒喝」对像已从底层弟子蔓延到高层骨干和协调人。这些人活动能量大,影响深远,对「法轮功」的分化起到关键作用。如叶浩、张而平、杨森觊觎李教主宝座,且随时构成现实威胁。特别是人称「二师父」的叶浩,地位仅次于李,精通网络,在海外构立了以「明慧网」为核心的「法轮功」网群,既有话语权又有野心。张尔平家族经济实力可观,郭军家族政治资本雄厚,他们分别掌控著举足轻重的「法轮功」项目,形成了相对的独立王国。
从内容上看,「棒喝」对像已从「法理之争」演变成了狗咬狗式的内斗。最典型的是面对弟子的媒体与面向「常人」的媒体之间也是屡生磨擦,比如,新唐人集资,大纪元助阵,明慧网就发表文章阻禁大法弟子参与。
从形式上看,「棒喝」对像不把李教主放在眼里,无所不用其极。网络叫阵,篡改「法理」,自编自讲,以「超李」的姿态出现,公开声明反明慧,另起炉灶等。
毋庸置疑,李教主说一不二的绝对权威早就成了昨日黄花,其「教主」宝座已经摇摇欲坠。对法轮功而言,越来越频繁、强度和影响越来越大的「棒喝」,折射出李教主地位的不保和对弟子控制力的全面失效。如果李教主地位稳固,有绝对权威,断不会出现想取而代之的「先知」,肆意曲解「法理」的各色弟子,更不用说刘郑等人搞出人学会与佛学会分庭抗礼。弟子明摆着目无师父,也不「以法为师」,你再三「棒喝」,发经文威胁,他该怎样做还怎样做。但于李教主而言,随着年龄、身体每况愈下,随着「李氏家族」式微,要想争夺话语权,显示「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继续「棒喝」是其唯一的选择。
——还能怎样「棒喝」
李教主在《显示心不去危险深》的评语中讲道,「乱中有序」,意思是乱则乱矣,但一切皆在掌控中。而根据分析,留给李教主的「棒喝」会愈演愈烈。如果说2004年所发《也棒喝》是为了解决学员们「不出去」的问题,那么2020年的《再棒喝》就是为了解决学员们「不相信」的问题。2021年的《猛喝》就是为了解决为利益「不听令」的问题。由此可见,下一次「棒喝」,就是为了「分裂」的问题。李教主的「棒喝」多流于形式,少有「机锋」,有人批评到「教主洪志特别迷,见人便打曰棒喝」。面对问题,李教主无实在办法,连威胁都显有气无力,哪还谈什么掌控力?现实是乱成了一锅粥,「乱中有序」不过是李教主的障眼法和精神胜利法。
苹果总从心里烂,邪教必生草头王。大厦将倾,面对法轮功内部愈演愈烈的乱局,李教主企图挽回颓势的任何举措都是枉然,结局如何只有「天知道」。李教主及其「法轮功」邪教组织将向何处去呢?

本站代管于网易主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