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四. 12 月 9th, 2021

日暮途窮:是「棒喝」還是技窮

——假「棒喝」之名
教主李洪志「棒喝」弟子已不是新鮮事。
從2004年《放下人心,救度世人》、《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棒喝」弟子「走出來」,到《也棒喝》「經文」,用大棒趕著信徒們賣命。
從2008年《請同修們放下人心》「棒喝」弟子的邪惡本質,到2011年《淘沙》、《清理》、《警醒》等「棒喝經文」「警醒亂法者」。再到《注意自心生魔》,又向弟子「揮棒而喝」。
從2013年《演講亂法》,對「長反骨」的再次「棒喝」,再到2015年,《出發點》、《喪失人格李旭鵬禍亂成性》對眾弟子予以「棒喝」。
李教主「棒喝」不勝枚舉。且說近兩年,從2020年,發「經文」《再棒喝》,自曝日本學員「不消停」,不信自己的了,到2021年,又發文「猛喝」,痛批部分信徒利用自媒體散播「陰謀論」。
從「棒喝」到「再棒喝」直到「猛喝」,李教主「棒喝」從未停止。面對法輪功內部各種頹勢,他不得不向弟子棒喝,拿弟子「殺雞儆猴」。指責他們學法「不精進」、「真是中邪很深的樣子,到現在還有理智不清的」。對弟子又是「淘汰」、又是「警醒」,還要「棒喝」、「清理」,弄得弟子橫豎不得,左右為難。
——「棒喝」下的不得以
李教主總以「棒喝」來管教那些不聽話的弟子們。可惜效果不佳,總有些「腦後長反骨」的,變著法的惹教主不痛快。
從「棒喝」對像看,被「棒喝」者不是個別,而是龐大的群體。如:澳洲「法輪大法佛學會」、越南弟子、新西蘭弟子、明慧網、日本學員,法輪功自媒體等。
從時間上看,「棒喝」史即為「法輪功」的內亂史。2004年,江西法輪功自創「圓融法」、山東法輪功成立「性命雙修派」,自立「出世成佛派」,吉林法輪功自創「法輪聖王」,無不說李洪志是假傳,勸說法輪功弟子應盡早脫離李洪志。2008年,「唐奇」等大法弟子一個接一個的跳出來,搶師傅的飯碗。2011年,在新西蘭的劉鄭等弟子,「以法輪大法」的名義創建了明理網,稱是「正法」,開設「明堂」,直接與「法輪功」叫板,抨擊「佛學會」為邪教。2013年,越南大法弟子范春交,做法激烈、極端,他們還改動法輪圖形,自己設計法輪圖案。2015年,李旭鵬公開挑戰李洪志。2020年,日本學員相信自己比李洪志「修」的好。2021年,「法輪功」自媒體騙取「法輪功」信徒付費觀看視頻。
從地域上看,「棒喝」對像不再局限於中國內地,而是廣泛分佈於世界各地。如王彤文等在北美等地活動,范春交等人在越南,劉鄭等在新西蘭,至於國內癡迷者的傳假經文、私底下演講交流之事範圍就更廣了。
從層級上看,「棒喝」對像已從底層弟子蔓延到高層骨幹和協調人。這些人活動能量大,影響深遠,對「法輪功」的分化起到關鍵作用。如葉浩、張而平、楊森覬覦李教主寶座,且隨時構成現實威脅。特別是人稱「二師父」的葉浩,地位僅次於李,精通網絡,在海外構立了以「明慧網」為核心的「法輪功」網群,既有話語權又有野心。張爾平家族經濟實力可觀,郭軍家族政治資本雄厚,他們分別掌控著舉足輕重的「法輪功」項目,形成了相對的獨立王國。
從內容上看,「棒喝」對像已從「法理之爭」演變成了狗咬狗式的內鬥。最典型的是面對弟子的媒體與面向「常人」的媒體之間也是屢生磨擦,比如,新唐人集資,大紀元助陣,明慧網就發表文章阻禁大法弟子參與。
從形式上看,「棒喝」對像不把李教主放在眼裡,無所不用其極。網絡叫陣,篡改「法理」,自編自講,以「超李」的姿態出現,公開聲明反明慧,另起爐灶等。
毋庸置疑,李教主說一不二的絕對權威早就成了昨日黃花,其「教主」寶座已經搖搖欲墜。對法輪功而言,越來越頻繁、強度和影響越來越大的「棒喝」,折射出李教主地位的不保和對弟子控制力的全面失效。如果李教主地位穩固,有絕對權威,斷不會出現想取而代之的「先知」,肆意曲解「法理」的各色弟子,更不用說劉鄭等人搞出人學會與佛學會分庭抗禮。弟子明擺著目無師父,也不「以法為師」,你再三「棒喝」,發經文威脅,他該怎樣做還怎樣做。但於李教主而言,隨著年齡、身體每況愈下,隨著「李氏家族」式微,要想爭奪話語權,顯示「瘦死的駱駝比馬大」,繼續「棒喝」是其唯一的選擇。
——還能怎樣「棒喝」
李教主在《顯示心不去危險深》的評語中講道,「亂中有序」,意思是亂則亂矣,但一切皆在掌控中。而根據分析,留給李教主的「棒喝」會愈演愈烈。如果說2004年所發《也棒喝》是為了解決學員們「不出去」的問題,那麼2020年的《再棒喝》就是為了解決學員們「不相信」的問題。2021年的《猛喝》就是為了解決為利益「不聽令」的問題。由此可見,下一次「棒喝」,就是為了「分裂」的問題。李教主的「棒喝」多流於形式,少有「機鋒」,有人批評到「教主洪志特別迷,見人便打曰棒喝」。面對問題,李教主無實在辦法,連威脅都顯有氣無力,哪還談什麼掌控力?現實是亂成了一鍋粥,「亂中有序」不過是李教主的障眼法和精神勝利法。
蘋果總從心裡爛,邪教必生草頭王。大廈將傾,面對法輪功內部愈演愈烈的亂局,李教主企圖挽回頹勢的任何舉措都是枉然,結局如何只有「天知道」。李教主及其「法輪功」邪教組織將向何處去呢?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