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日. 12 月 5th, 2021

【蕉城專刊】流水坑藏著絕美風景 還有吃不完的肥美海鮮

三都澳最不可錯過的小漁村
深秋的清晨海面上,海風吹來陣陣寒意,雲層裡才透出一絲絲金黃色的光,但三都澳的這片海域早已一片繁忙。
伴著海浪的輕聲呢喃三都鎮流水坑村的村民們正忙碌著收穫龍鬚菜小船在水裡搖晃紫艷似火的龍鬚菜從海裡被拉起一副晨曦裡欣欣向榮的美妙畫卷在眼前徐徐展開。

村民說流水坑村有82戶人,四百多人口,幾乎家家戶戶都從事龍鬚菜養殖,近年銷路廣闊,產值可觀,一家老中青在這裡都能賺錢,甚至雇起了外地工人。「年紀大的老人家,在岸上綁龍鬚菜苗,一個月也有不錯的收入。」談笑間,他們手頭的龍鬚菜已推成「大山」,準備送往外來的收購船。和諧、幸福的場面感染著我們這些來自島外的人。

三都流水坑村,流水坑村坐落於三都島最東端,漁村風光秀麗怡人,三都澳港灣中的青山島,如一道天然屏風橫臥於村前方,霞浦長腰半島、蕉城區城澳半島護於左右,蕉城霍童溪、福安賽江、霞浦鹽田灣之水,
在此匯入官井洋。村前的覆鼎洋鑲嵌著一個美麗的小島名約覆鼎嶼,猶如太極圖中的陰陽眼,畫龍點睛般讓整個覆鼎洋靈動起來與官井洋融為一體。


得天獨厚的山水相生自然生態讓村裡的人世代在此生息,而他們依舊延續著最原始的漁民生活,簡單,樸實。或養龍鬚菜,或出海捕魚,或灘涂討海,他們對大海仍懷著一種真摯的虔誠。
因地理位置特殊,在這裡幾乎每家每戶都有小船,是個名譽其實的小漁村。時至今日,漁村裡的年青一代並未去往城裡追夢,他們守在流水坑,這片海,就是他們的夢。
肥美海鮮,朝朝夕夕,他們與海的故事從不間斷,當潮水退去 漁村又是另一番景象,討海人已經在灘涂上忙活開來,沒過多久大黃魚、鯧魚、石斑魚、九節蝦、青蟹、梭子蟹、章魚、跳跳魚等水產品便在這些「海歸」們的筐裡躍躍欲試。
「村裡的海產資源豐富,我每天都會下海。未來我還希望能通過互聯網的形式,把我們的討海生活傳播給更多人,也歡迎大家來我們村觀光體驗。」村民談起自己的漁耕夢,喜笑顏開,在他看來,這裡的生活就像黃家這代年輕人一般,充滿了活力。


這座寶藏漁村藏著優質海珍與引人入醉的碧藍海天。俯瞰,又像是一隻自由遨遊的大魚,流水坑用它特殊的存在方式,讓人們駐足停留。
連成排的漁船和古老的碼頭,彷彿細說著這裡的歷史,而岸上一棟棟林立的全新住所又隱隱約約地告訴我們,流水坑這一代黃家人的新生活。
如今,村內房屋依山而建,面朝大海,房屋層次結構錯落分明。村後的蓮花山,種植著晚熟荔枝、龍眼、橄欖等水果,還有榕樹、香樟等樹種。而陸島碼頭一棵200多年的大榕樹則像一把巨大的雨傘迎接著來往客人。青山,村落,漁港,海灣相互映襯,錯落有致的優美漁村風景,構成了一幅壯麗的山,海,天畫卷。

潮起潮落 坐看雲起
以漁為生的日子 或「漫步」海上
或看海鷗略水而過
大海給予流水坑的不僅僅是一片碧藍美景
更是一個關於大海的夢
站在礁石上 目之所及
一切如此愜意
原來等待潮起潮落也是一種美好。

「我來唱一首歌,古老的那首歌,你輕輕地唱,我慢慢地和…燦爛的歲月」海風徐徐吹過,流水坑人閃亮的日子被定格在陣陣歡聲笑語中。他們正執著地講訴著他們與大海的故事,也敘說著閩東漁人特色的生計模式與今時不同往日的熠熠生輝。(阮傳龍)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