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 十二月 9th, 2019

【閩台走親】寧德周寧

鯉魚溪一景
鯉魚溪一景
鯉魚溪民居
鯉魚溪民居

周寧概況
周寧縣,位於福建省東北部,東鄰福安,西接政和,北連壽寧,東南與寧德接壤,西南與屏南隔溪相望。地處鷲峰山脈東麓,地勢由西北向東南傾斜,平均海拔800米,縣城海拔880多米,居全省之冠,素有「高山明珠」之稱。轄區面積1047平方公里,人口約20萬,境內漢族占99%,少數民族主要是畬族。
周寧縣旅遊資源豐富。境內有海峽西岸第一瀑的九龍漈瀑布群,有神鯉戲諧、人魚同樂的中華奇觀鯉魚溪,兩景區榮膺「中國完美假期十佳旅遊線路」第三名,是「閩東北親水游」線路的重要組成部分。
周寧具有悠久的栽茶、制茶、售茶歷史。「官司雲霧茶」是福建省歷史名茶之一,與「坦洋工夫」「福鼎白茶」「白琳工夫」齊名,從明萬曆年間開山種茶至今達400多年,茶質馳名,飲譽不衰。

周寧縣禮門鄉的山川美景
周寧縣禮門鄉的山川美景

近年來,周寧依托亞高原生態氣候和旅遊兩大優勢產業,走綠色生態之路,挖掘各村優美景觀、民俗文化等資源,發展一批鄉村旅遊項目,推進傳統農產品向休閒商品、農業園區向休閒觀光景區轉變,高標準打造具有周寧特色的「生態名片」,實現生態建設與產業發展協調共進。

坐落於浦源村的鄭氏宗祠
坐落於浦源村的鄭氏宗祠
浦源村魚塚
浦源村魚塚
鄭氏後人鄭應文故居
鄭氏後人鄭應文故居

【姓氏源流】鯉魚溪旁浦源鄭 靜盼新竹宗親來

白鷺紛飛、荷花綻放、鯉魚游弋……這是一個美麗得有些夢幻的鄉村:周寧縣浦源鎮浦源村。盛夏的一個午後,「閩台走親鄉鎮行」記者一行來到這個猶如世外桃源的水鄉漁村,只覺靜謐清爽、心曠神怡,炎夏的燥熱倏忽間遠去了。
源於海拔1448米紫雲山麓的鯉魚溪,匯數十條山澗清泉奔流而下,至浦源村口水勢頓減,五彎六曲穿村緩流而過。就在這長里許、寬丈餘的溪流中遨遊著上萬尾五顏六色的鯉魚,「聞人聲而來,見人影而聚」,竟相覓食,彩鱗翻飛。
鯉魚溪畔、荷花池邊,坐落著一座前窄後寬、形同古船的大宗祠:鄭氏宗祠,目前華東地區保存最完整的宗祠之一。浦源鄭氏與台灣新竹鄭氏同祖同宗,同根同源。浦源村鄭氏開基始祖朝奉公(諱懷字國珍)是河南滎陽入閩的鄭昭的後裔。經考證,以儒業致顯的莆田南湖三先生——鄭露、鄭莊、鄭淑也是鄭昭的後裔。鄭莊、鄭淑兩房後裔又分支到台灣去。
浦源,元明間俗稱孵兜,因鵝在此孵蛋得名。南宋寧宗嘉泰二年(1202年),鄭懷公掛冠歸梓,途經此地於柳杉下打盹,夢見乘坐龍舟,舟上滿載,舟下耀光。醒來聯想祈示,決意喬居卻未能如願,遂遺命子孫不為仕,故後裔在此耕讀傳家。明洪武十六年(1383年),鄭氏八世祖晉十公(諱模字懿顯)以鵝孵蛋處創建宗祠,歷經數次擴建與重修,續建為五進式。宗祠初建的時候,取柳杉作為船形宗祠的「桅桿」,數百年來雖樹心漸成空洞,但枝繁葉茂。可惜的是,公元2002年7月21日晚,因村民焚香引起柳杉著火。2012年12月7日,鄭氏族人在原來的地方再插一棵柳杉接替。
800多年前,為防敵人投毒,保溪水潔淨,鄭氏先人在溪中投放鯉魚,此後設立村規民約,立誓愛魚護魚,從此形成浦源村重視環境、守護生態的「鯉魚文化」傳統,至今從未改變。也正因這八百年鯉魚文化的傳承,鄭族享譽「錦鱗鄭氏」之稱。每逢農曆三月三,山花燦漫時,鄭氏各地朝奉公派孫都聚會於鯉魚溪拜祖謁宗,充滿濃厚的家族氣息。

鄭氏宗祠董事會秘書長鄭孫雲手持鄭氏宗譜
鄭氏宗祠董事會秘書長鄭孫雲手持鄭氏宗譜

手指著《閩東錦鱗鄭氏始遷祖世系網圖》,浦源村村書記鄭國城告訴記者,自始祖昭公入閩,福建鄭氏發展出六大派系,分別是侯官派(主要分佈在閩東)、南湖派(主要分佈在莆田、仙遊)、清源派(主要分佈在泉州)、桃源派(主要分佈在三明大田)、漳州派(主要分佈在漳州)、永定派(主要分佈在龍巖)。閩東錦鱗鄭氏是侯官派,台灣新竹鄭氏是南湖派。目前,台灣鄭姓人口約50萬,為當地第12大姓,分佈遍及全島。
2009年5月17日,鄭氏宗祠董事會秘書長鄭孫雲帶著修訂於1939年,記載了鄭氏七、八百年來族人變遷的巨製族譜參加了首屆海峽論壇「閩台姓氏族譜和涉台文物展暨宗親懇親會」,盼望能與台灣宗親對接上,遺憾未能如願。
「當時在海峽論壇上,我是想通過這個平台,因為這個平台觸及面寬、到達得遠,希望台灣朋友找到我,來對接。」鄭孫雲說,「台灣那邊當時來看族譜的人是有,但因為我們侯官派和南湖派相隔的代數稍多了一點,要對接上確實有一定的難度。」
「人諳魚性、魚鍾人情、人魚同樂」的鯉魚文化,「尊祖敬宗、敦親睦族、積德行善」的宗祠文化,讓浦源這個山裡的水鄉漁村既靈動又古樸,文化底蘊深厚。鄭氏族人都為自己的出身感到由衷的自豪。鄭孫雲對記者說:「今後希望能夠和台灣方面對接成功,彼此互相幫助、互相提攜。我們抱著這個美好的願望,希望下一輩人能夠繼續在這條路上走下去,把台海兩岸的鄭氏文化結合得更緊密,有更大的收穫,閩台鄭氏一起締結出文化的豐碩成果。」

90後新銳藝術家陳曉東
90後新銳藝術家陳曉東
陳曉東正在焊接雕塑「關羽」
陳曉東正在焊接雕塑「關羽」
廢舊輪胎旁的陳曉東
廢舊輪胎旁的陳曉東

【今日周寧】「匠人精神」成就「東方創想」
——訪周寧80後新銳藝術家陳曉東

一走進「東方創想」工作室,轟隆隆的聲音不絕於耳。在一堆廢舊輪胎旁,記者找到了正在焊接新作品的工作室主人——陳曉東。這位80後新銳藝術家,成長於寧德周寧,是福州大學廈門工藝美術學院雕塑專業的科班出身。2015年6月,在台北舉行的海峽兩岸文化創意產業展上,他用廢舊輪胎、部件塑造的《三國演義》「五虎上將」中的趙雲、關羽和張飛,引起了不小的轟動。而他此刻正在焊接的「黃忠」,正是「五虎上將」系列雕塑中的最新作品。
海峽兩岸文化創意產業展上「一戰成名」的陳曉東被台灣媒體稱為「黑馬」。「我覺得『五虎將』作品在台灣得到認可並非是偶然,一方面是兩岸的文化同根;另一方面,以一種新奇的方式去呈現中華經典文化,會產生一個共鳴效應。」不論是之前的「西遊系列」、「三國系列」,還是接下來的「水滸」系列,陳曉東的靈感都來自於中華文化中的瑰寶。「台灣文創界一直在探索新的可能性,我的作品創作和他們的主流方向不謀而合,都是用現代的思維、方法把傳統的經典文化重新創作組合。」
而要打破固有的模式,確實需要那麼一點兒「叛逆」。陳曉東覺得自己從來都不是一個墨守成規的人,高中時期,他是學校裡第一個頂著黃頭髮爆炸頭型的「怪學生」,導致老師們一起封堵他,不剪掉頭髮就不讓他進校門。那時的「叛逆」帶著點兒年少輕狂,但陳曉東就是有一股勁兒:我要走出一條別人沒走過的路。
進入美術這個領域,讓陳曉東的「叛逆」有了大展拳腳的空間。他坦言:「我就是要嘗試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創新從來都是伴隨著爭議的,但陳曉東覺得爭議反而是他前進的動力。「有時候別人不斷地讚揚與認可會是一種束縛。因為別人讚揚你說明他們已經理解和認同你現在的創作方式,說明你現在就走在一種極其正常的路上。你要突破創新的話,你總歸要回到別人不理解的一個點上,然後不斷地從不理解裡面創造理解。」
說起這種堅持不走尋常路的創作方式,陳曉東認為家鄉周寧的匠人們對他影響頗深。一把單刃薄刀在手,竹篾像是被施了魔法一樣跳躍在他們的指間;一盒用桐油浸過的棕絲,在他們的穿針引線間變身蓑衣;不用一顆釘子,全靠榫卯結構,他們在國外建起中國廊橋……他們的「匠人精神」,成為陳曉東創作道路上倔強堅持的「源頭活水」。2012年,陳曉東模仿電影《變形金剛3》創作的大黃蜂被人以百萬元的高價收購,在雕塑界引起了一股變形金剛熱。但陳曉東卻在這個時候急流勇退,消失在公眾的視野中。「如果說當時繼續做這個模仿工作,估計現在已經腰包鼓鼓,但同時也不會有後來的這些創意作品。」陳曉東帶著點兒戲謔的口吻說,「大概因為骨子裡有匠人的那種『臭脾氣』吧,所以我才堅持走自己的創作之路。」

陳曉東的「東方創想」工作室2
陳曉東的「東方創想」工作室2

在與台灣文創界交流的過程中,陳曉東也認識了不少有著「匠人脾氣」,志同道合的人。他深知,台灣文創整體發展早,已然形成比較成熟的產業模式,有許多值得學習的經驗。「創意生活」、「生活美學」的內核讓台灣文創擁有「點石成金」的魔力:柿子和花生做成掛墜,取其諧音「好事(柿)會發(花)生」;酷炫的左輪手槍浮雕,打開就成了筆記本;普普通通的郵筒貼上馬賽克,就成為街邊的一道風景……台灣華山1914文創園區隨處可見這樣匠心獨運的設計。「台灣文創給我最大的感受就是他們能講好文化故事。我們大陸並不缺乏把產品做好的廠家,但我們不擅長把文化的故事講好,比如一個茶杯,台灣文創者能描述出它前前後後的故事,然後再配合一個非常精美的包裝和很好的品牌規劃。這一點是我們需要向台灣學習的地方。」
在陳曉東看來,兩岸的文創交流是一個互惠互利的局面。台灣文創業整體成熟,但市場空間狹小,2000多萬人的市場滿足不了文創業的規模化、產業化。兩岸的合作交流有利於台灣文創的發展,台灣文創產品可以到大陸來尋找買家、開拓市場。今年9月份,陳曉東還將組織周寧的青年創客一起參加台灣的展覽。「作為與台灣文創界交流對接的紐帶,我們一直以來都保持與他們的友誼和交流,也不斷從他們身上汲取營養。」兩岸共享源遠流長且內涵豐富的中華文化,台灣的豐富經驗與大陸的廣闊市場進一步深度結合,就有可能成就享譽世界的華人優秀品牌。
據陳曉東透露,今年9、10月份他將推出水滸108將的設計方案,準備以「聚藝堂」的形式將中國經典文化向外推廣。「中華傳統文化有很多的地方值得去挖掘,老祖宗留給我們的文化,我們要發揚光大。」

九龍漈3
九龍漈
九龍漈之四疊瀑
九龍漈之四疊瀑

【觀光導覽】斷峽懸瀉九龍漈,百轉千回萬古鳴

「斷山疑畫障,懸溜瀉鳴琴。」觀九龍漈瀑布群,如同聆聽大自然為您演奏的一曲百轉千回的萬古奇樂。位於周寧縣城東南13公里處危峰斷峽之中的這一奇景,被譽為「福建第一」「中國少有」,2013年被評定為國家4A級旅遊景區。
九龍漈瀑布群總落差為300米,在長達1000米的流程中連續九級不同的落差穿過峽谷,形成奇絕的飛瀑深潭,相傳古時有九條蛟龍聚游於此而得名。九龍漈擁有13級階梯式密集型的大瀑布群,自上而下依次為九龍漈、龍蛙瀑、龍鱷瀑、龍牙瀑、臥龍瀑、龍井瀑、葫蘆瀑、龍角瀑及龍口瀑。
其中,第一級瀑布九龍漈最為壯觀,瀑高46.7米,寬76米,豐水期可達83米,在我國規模僅次於黃果樹瀑布。登上觀瀑亭,只見瀑流經陡峭的崖巔騰沖跌落,直瀉深潭,聲如轟雷,震撼山谷,瀑花飛濺,煙霧迷漫,若逢斜陽映照,幻成彩虹橫空,平添幾分妖嬈。立於瀑布前拍照留影,片刻便被飄散的水霧打濕全身,在炎炎夏日裡帶走暑意。巨瀑右上方還有一個直徑14米,深12米的潭穴鑲嵌瀑間,人稱「龍眼」。
觀龍蛙瀑揚波激浪,探龍口瀑水簾洞天,九瀑各展奇姿,各具特色。九級瀑布中,六至九級首尾相連,瀑瀑緊扣,人稱「四疊瀑」,是九瀑中又一壯麗景觀。四級瀑布流程692米,落差約60米,瀑間遍佈怪石,形態各異,神奇逼真,有「龍井」「龍脊」「龍角」「龍甲」「龍爪」「龍珠」。九級瀑布以下為一長達120米的長潭,遊人泛舟其間,觀賞四周山景,情趣橫生。
九龍漈瀑布群四周群山聳立,峰奇石異,栩栩如生,有「鴿子峰」「金魚峰」「騰龍峰」「駱駝峰」「蟾蜍爬壁」「石猴觀瀑」等。沿著九曲十八彎的石階山路,以九龍漈的雄渾樂曲作為開篇,聞瀑聲隆隆,觀怒濤洶湧,耳邊迴盪黃鐘大呂,眼前美景波瀾壯闊,可謂奇哉!雄哉!壯哉!

茶農採茶忙
茶農採茶忙

【周寧與台灣】「東方美人」禮門駐,釅釅茶香款款來

清風徐來,一隻蝴蝶翩躚而過,主客相對而坐,細細品茗。頭泡茶湯入口,微酸的口感在口腔中蔓延,二泡、三泡,一種微妙的果香漸漸顯現。「你們嘗到的酸味是對人體非常有益的酵素,之後會有百香果的香味,怎麼樣,感受到了嗎?」言語間,立茲曼茶博園的技術顧問利展豐難掩對茶的鍾愛之情,「這一泡『東方美人』是我從台灣帶過來的,珍藏了二十年。」
投身茶業四十年,利展豐曾以精湛的制茶技術斬獲台灣農業界最高榮譽獎項——神農獎。這樣一位愛茶、懂茶,將茶業作為自己畢生事業的「茶農」,與立茲曼茶博園的老闆台商楊宗隆有著共同的理念。「我跟楊老闆是好朋友,他很喜歡喝茶,也在研究茶,他有一個很大的目標,是希望發展對人類健康有幫助的茶,我們兩個一拍即合,所以我放棄自己在台灣的事業,決定來大陸幫他。」
為了找一塊風水寶地,倆人在大陸兜兜轉轉考察了不少地方。說起選址周寧縣禮門鄉的故事,利展豐透露,一切都以發展有機茶為基本考量,「周寧的氣候非常好,一年四季很分明。2013年我們考察之後,覺得這裡四周沒有其他農作物的干擾,環境沒有污染,雨水足,空氣好,獨具天然條件,比較適合做有機茶。」然而初來乍到,人與茶都經歷了「水土不服」。「要適應啊,我自己剛過來的時候也拉肚子拉了很久,哈哈……」利師傅談到那段最初的時光,雖然雲淡風輕,卻也可以看出從零開始的艱難。周寧的氣候與台灣存在差異,台灣的海洋性氣候讓濕度可以穩定維持在70%~80%,但周寧的大陸性氣候讓濕度橫跨25%~90%,巨大的落差讓茶樹種植遭遇考驗。不過經驗也在這一年又一年的摸索中積累起來,「現在我們除草的時候,會留十公分來保護水源。而且後來發現,台灣濕度高病蟲害就多,而周寧這裡會下雪,很多病蟲害就凍死了,春天的時候就不需要什麼農藥。」

立茲曼茶博園技術顧問利展豐接受記者採訪2
立茲曼茶博園技術顧問利展豐接受記者採訪

因地制宜,讓「東方美人茶」終於在周寧的土地上成功扎根。雖然氣候的差異讓「東方美人」的生長速度緩慢,成長週期幾乎是在台灣的三倍,但利展豐說,楊宗隆老闆並不急功近利,他願意花時間好好打造健康、有機的好茶葉。「我們都不打除草劑,打下去,小綠葉蟬就死光了,那就沒有意義了。」小綠葉蟬,這個在利師傅口中有點兒神奇的小蟲,是「東方美人」的親密夥伴。它躲在茶的葉子後面,吸食茶葉水分,無法進行光合作用的茶葉呈金黃色,而殘留在葉子裡的小綠葉蟬的唾液,在製作的過程中產生化學反應,從而使其具有一種獨特的果香蜜味,這便是「東方美人」最大的經濟價值。
隨著利師傅漫步茶園,他對園子裡的茶葉品種如數家珍,除了他們最擅長種植的「東方美人」,這裡還引進了不少優勢品種,比如台灣的清心烏龍、金萱,大陸的鐵觀音、肉桂等。藍天白雲下,一壟一壟的茶樹錯落有致,間或點綴著三三兩兩正在採茶的忙碌身影。他們大多都是禮門鄉當地的村民,立茲曼茶博園落戶在這裡,為他們創造了就業的機會。禮門鄉黨委書記孫永全介紹說,去年茶園支付的農民工工資總額達到了134萬元,臨近六個村的老百姓有了實實在在的收益。而為了引進這個台商投資項目,禮門鄉政府也為立茲曼提供了許多優惠政策,「我們政府把五百六十畝茶園交給他們做,開始一年租金也就是象徵性的一兩萬,只提了一個條件,就是你要保證投資規模,前三年要達到六千萬,總投資是一個億。」

周寧縣禮門鄉黨委書記孫永全接受接受採訪
周寧縣禮門鄉黨委書記孫永全接受接受採訪

氣候適宜,水土有利,政府支持,百姓受益,立茲曼茶博園在禮門鄉可謂集齊了天時、地利、人和。利展豐師傅說,要把綠色的葉子變「綠金」,改善技術是硬道理。「茶葉最重要的就是水分怎麼消散,水分消散得剛剛好,做出來才沒有草青味。我們從台灣引進中控設備,利用天然的風,計算每一層需要的氧氣量,控制經過茶葉葉面的空氣速率,都是很科學的。」堅持健康、安全、高品質,立茲曼主打高端品牌,放眼國際市場。「咖啡侵入我們的市場那麼快,我們知道茶對人體健康的有益程度遠遠超過咖啡,我覺得好喝、健康,很容易讓人接受的東西,肯定可以挑戰他們。」
未來,立茲曼計劃建成一個旅遊、觀光、採摘、茶文化等元素相融合的茶博園。但利展豐覺得,這一切都不應以犧牲環境為代價。「我們暫時不把盈利列在前端,我們把環境的保護、健康的好茶放在前面先走。我相信,茶與自然界相結合,未來茶業會走的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