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五. 1 月 28th, 2022

【福鼎专刊】我画太姥七十年

姥峰秋色(国画)

马树霞简介

 马树霞,男,汉族,中共党员,1936年8月18日出生于福建省福鼎市。现为副研究馆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文化部中外文化交流中心国韵文华书画院特聘画家。福建省美术家协会荣誉理事、原福建省水彩画会常务理事、福建省积翠园艺术馆特约画家、太姥画院名誉院长。出版有《马树霞画集》《马树霞山水画集》等。其传略收入《中国美术家名录》等十多部辞书。

马树霞近照

 

文:马树霞

第一次上太姥山是1951年,我参加桐山小学抗美援朝捐献飞机大炮宣传演出活动。城关演完到乡镇演出,经点头、白琳、秦屿,秦屿演完第二天上太姥山观光。我画了三张铅笔画,「仙人锯板」金龟爬壁」「和尚讲经」,当时感到太姥风景很神奇。
真正画太姥山是1957年在文化馆工作之后,陪同省内外画家、摄影家、文化人和各级领导到太姥山考察、观光、采风、写生、写作等。在我任职期间,文化馆工作也把太姥文化作为重要任务内容之一。后来还亲自参加太姥山景区建设总体规划和太姥娘娘雕像前前后后工作。几十年来上了百余次太姥山,每次上山我都带着画具或速写本。我画油画、水彩、国画。画国画的画家都感到太姥山难画,首先太姥山不适用国画山水的皴法,国画与西画不同,国画山水往往需要套用古人创作的皴法,而太姥山石头是花岗岩长期球状风化形成的石头,多为圆形,没有一种皴法用得上。其次是太姥山是峰林地貌,不了解太姥山地貌的画家,总感觉峰与峰之间个个都是孤立的,没有联系,他们就会说太姥山「有峰无脉」画不出气势来。还有些画家画眼中的太姥,很多景从高处往下看,画出来的山石像盆景一样。几十年来接待的画家也不少,真正能体现太姥精神内蕴的作品不多。

山海大观(国画)
太姥山峰(油画)
玉猴照镜(国画)

从此我就开始考虑这些问题。由于历代没有大画家来过太姥山,所以没有创造出一种表现太姥山的「皴法」,这就需要我们创造出一种表现太姥的「皴法」。几十年来我对太姥山的形成、山体结构作了一番研究,找出它的规律,再用线条表现出来,画出我对太姥山所表现的线条,而今也得到专家和同行的认可。但要真正创作出一套好的「皴法」,还要几代人的努力。「有峰无脉」论,这是很多画家只住三五天,对太姥的山脉不了解。太姥山是座年轻的山,大约形成于九千万至一亿年前,从海底上升,上升时有三次断裂。第一次是南北方向断裂,形成「峰险」。第二次是东西方向断裂,形成「洞多」,太姥山的洞是能够看到天的,学术上称巷谷,两次断裂形成太姥的峰林地貌,而这些峰与峰都有联系,我把这叫做「脉断气连」,这个论述也得到福建师大杨启舆等画家的认可。第三次断裂称「水平波状」断裂,形成太姥石奇。我平常简单称为「三大刀」。有些画家听了说「如获至宝」。特别是南北和东西两次断裂,形成「峰林地貌」,它的峰与峰之间是有节奏的联系,脉断气连,如海上的岛链,看来是断的,但它的节奏是一气相连的,又如天上的星座,星与星之间有气的相连一样。国画讲究气,我们要把峰与峰之间节奏通过笔墨和流云等把它们连起来,以太极的观点把它运转起来。画山水,要造气。为什么一些画家把太姥山画的跟盆景一样,太姥景观都集中于海拔650米至900米之间,看景往往从高处往下俯视,这是眼中的景,把山峰看矮了,画家要把山峰气势画出来,不要受透视影响,画家要有孙悟空的本领,把你化为一只神鸟飞到山峰下,从下面看上来,要把山峰高大的感觉画出来,我画太姥山往往底部就画云,因为这底部的景都在600米以上,这一处理就把景的高度画出来,有时画鸟在底下飞,或画些俯视梯田,流云也是一种办法。太姥山位于亚热带,雨水丰富,林木不少,而我画太姥山,很少画树木,就是画了树木也是增加一点生机。因为太姥山缺少观赏的树木,不会给游人留下很深的印象,不像黄山,黄山松,有特色,不可不画,而太姥山树木画多了,反而会影响太姥山的形象,因为太姥景观,峰、石、洞太强烈,给游客留下深深印象。每个游客游过太姥山之后,你问他太姥山给你留下什么,他只会说奇峰、怪石、洞多,从不会说树木,说明太姥许多树木在游客脑中早就忘了。画画是提炼,要取舍,所以我画太姥少画树就是这个道理。

夏日早霞(水彩)
春芽新绿(水彩)

总之,画山,要爱山,了解山,更要敬畏山,以敬畏的心情塑造山,太姥山是一座母亲的山,我以敬畏的心情来塑造这座母亲的山。画心中的太姥,借景写情,日画日新,画出趣味来。
今忆几十年的经历,当年是足量太姥数千里,登高山,穿洞穴,探古寻幽,领悟晨妆暮沐,阴晴雨雾,春夏秋冬,四时风云变幻,积累素材,这是基础。还要多读太姥文献,对太姥有更深的认识,十分重要。此外,还游太姥山外的太姥,如店下的曲比、点头的梅山、管阳的岩洞、柘荣的东山、崳山环岛海侵地貌……这些都属于太姥山脉,有很多花岗岩地貌,也是经过多次断裂而成,都可以借鉴,对创作太姥山画作极有好处。

神山石韵(国画)
笑春(国画)

余今老了,只画心中的太姥,但这些心中的太姥都是以往经历的再现,写太姥风骨,写太姥神韵,我有幅太姥作品落款为「借得太姥石三百,任我笔下叠高低」。画画最终是画修养,在画风上,我还不断追求探索,不断求新,这种新是东方精神的新,与西方绘画拉开距离的新,画出东方的新,画出时代精神,为时代服务。可以说,没有太姥山水,就没有我今天的太姥山水,是太姥养育了我,我必须回报太姥。像尧封太姥,恩泽古今,太姥万岁!
马树霞辛丑秋月于涌泉楼艺术馆

本站代管于网易主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