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三. 1 月 19th, 2022

【宋元中國看泉州】裝火藥?裝香水?裝水銀?貯酒器?宋元小口瓶用途一度成謎

▲磁灶窯系小口瓶(栗建安 提供)

陶制、小口、圓肩、深腹、斜壁、平底造型……短短十餘字,便是晉江磁灶窯系小口瓶的“官方”名片。這種或施醬釉或施青釉的器物,曾大量外銷至海上絲綢之路沿線上的國家及地區。然而,關於它的用途卻一直眾說紛紜,備受學術界關注和討論。
古代海絲沿線
沉船頻現磁灶窯小口瓶
在“磁灶窯:宋元泉州的外銷陶瓷生產基地”主題展示館,大約有兩類小口瓶。一類器身更高、施醬釉,稱為醬釉梅瓶,這類器型多見於磁灶窯系金交椅山窯;一類器身較之梅瓶矮,施青釉,稱為青釉小口瓶,這類器型多見於磁灶窯系曾竹山窯和鬥溫山窯。雖然器型、名稱略有不同,但這兩類器型均被視為酒瓶,後來梅瓶演變為插花的花器。
“這種特色外銷產品,我們俗稱‘小口瓶’,主要外銷至海上絲綢之路沿線上的國家及地區,其中在臺灣澎湖地區發現的磁灶窯系小口瓶碎片數量最多、分佈最廣。”晉江市文物保護中心主任吳金鵬介紹,在菲律賓布瑞克沉船、南海華光礁一號沉船、泉州法石宋代沉船中均曾出水同類小口瓶。
與此同時,菲律賓古陶瓷專家莊良有,日本學者森本朝子、田中克子對中國國內發現的宋元時期磁灶窯系小口瓶的研究表明,從菲律賓和日本遺存的大量實物可以看出磁灶窯系小口瓶大量外銷至日本及南洋群島諸國。海上絲綢之路航線所發現的沉船出水的文物中,也有不少小口瓶。這些發現既為磁灶窯系瓷器的外銷提供了重要的依據,也直接佐證了宋元時期泉州港對外貿易的興盛。
用途一度成謎
學者論證其為酒瓶
吳金鵬介紹,磁灶窯系生產的小口瓶,分佈廣、數量多,這種陶制小口瓶為宋元時期燒制,但其用途卻一度成謎,學術界主要有四種看法。
其一,認為小口瓶是用於裝火藥或直接作為武器的“火藥罐”。這一看法是根據傳說鄭成功的水師用於裝火藥的“國姓瓶”而來,但早年裝火藥的瓶子是用金屬或角器做的,不可能用易碎、出入不便的瓶子來裝火藥,且瓶中並沒有發現有火藥的殘餘成分。其二,認為它是用來裝薔薇水的容器,薔薇水是一種高級香水,產自西域,數量極少,是貢品。但有文獻記載宋代進口的薔薇水是用“白金為甑”或“貯琉璃缶中,蠟密封其外”,說明原產地的商人不可能從泉州進口又大又粗的小口陶瓶作為稀有香露的容器。其三,認為它是裝水銀的瓶子。但小口瓶底小體高,上寬下窄,瓶口無頸,而水銀比重較大,危險性很大,裝水銀的假設難以成立。
還有一種,認為它是裝酒的貯酒器,即酒瓶。吳金鵬介紹,多位元學者根據陶瓶的質地和特點,綜合多方面材料進行論證,認為磁灶窯系燒制的小口瓶就是酒瓶。根據《宋會要輯稿·職官》記載,宋元時期,酒是泉州港重要的外銷商品之一,另《諸藩志》和《島夷志略》均詳細記載宋元時期泉州外銷酒的分佈地點,因此酒作為海外貿易的大宗,其貯藏和儲備十分重要。而在泉州府後山出土的小口瓶殘片,以及宋代泉州府衙舊址(今泉州中山公園)出土的“小口陶瓶”殘片和“酒庫造碾”,證實了“小口瓶”就是用於裝酒的酒瓶。此外,根據學者們的研究,“小口瓶”在已發現的所有外銷陶瓷中,是最適合用於裝酒的器物,甚至在蘇門答臘島北部,這種陶瓶就經常被稱為“唐酒壺”。
作者 張素萍 陳思 李婉真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