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二. 1 月 18th, 2022

導論-蒸發的警察/伍忠信

台灣隨機暴力事件蔚然成風,刀光棒影四處可見,台中先前發生富二代球棒狂殺大學生慘案,日前有行人穿越道時,竟因被誤以為在瞪人而遭圍毆。治安敗壞至此,管全台治安重任的徐國勇竟然祭出法寶,要人人自備防身武器,那警察是幹什麼用的?
執政黨驅使權要全力擋公投,徐國勇放下治安不管,去和國民黨人鬥嘴辯論公投綁大選,還宣揚燃氣三接不惜毀藻礁。對於日漸敗壞的治安問題,徐國勇鋸箭式地要人們自備防衛器具,說最方便、可立即處理的是辣椒水、辣椒噴霧;還考慮開放電擊槍等管制武器。
照徐國勇的說法,好像台灣沒有警察這項編制,他讓陳家欽以下的全台官警憑空消失。不過從台中富二代球棒殺人未遂事件,報警後有警察等於沒警察的狀況看,徐國勇主動將警察變消失也沒有錯;只是他的餿主意不但無助於減低暴力,反而助長好勇鬥狠。
防衛器具跟攻擊武器是一體兩面,端看使用者何人。歹徒也可使用辣椒水、電擊棒,比起被害人甚至更得心應手。平常百姓往往不慣使用防衛器具,失能之餘反讓歹徒惡向膽邊生,本來一頓打,反可能惹來殺身之禍。
徐國勇與其鼓勵平民使用私械防身,不如將警察變回來,要他們切實負責治安。台中富二代球棒殺人事件連帶暴露出警政嚴重問題,內中隱含關說、吃案,以及利益輸送等弊端。此案民代一陣喧嚷要查辦警長後不了了之,市長盧秀燕誓言要揪出誰在撐腰,至今石沉大海,警方只高舉輕放,以輕微行政處分那些吃案的官警。
警察蒸發不是只出現在台中球棒事件個案,而是通案;徐國勇因此要人們自備防衛器具。他自我消遣說「我沒在幫忙賣辣椒水」,大家當然知道他沒有此地無銀三百兩之嫌。但不賣辣椒水,以權責督促警察盡職維護治安總可以吧!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