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 1 月 24th, 2022

【宋元中國看泉州】伊斯蘭教聖墓見證海洋貿易帶來的文化融合

伊斯蘭教聖墓,位於泉州東郊靈山南麓,是中國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史載為唐武德年間(618—626年)來中國的伊斯蘭教先知穆罕默德四位門徒中三賢和四賢的墓葬,又稱三賢四賢墓。

兩位先賢的墓葬
這裡山清水秀,綠草如茵,是穆斯林嚮往的勝跡。現存兩墓並列,墓蓋用花崗岩雕刻,墓後倚山建馬蹄形回廊,具有典型的唐代建築特色,是中國現存最古老、最完好的伊斯蘭教聖跡,與沙烏地阿拉伯麥迪那的穆罕默德聖墓、伊拉克納賈夫的阿裡聖墓齊名,被稱為“世界伊斯蘭教的第三聖墓”。
追溯聖墓歷史,人們不難發現,它生動地再現了古代海上絲綢之路促進東西方文化的交流和融合,是當時海上絲綢之路繁榮往來的一個縮影。
這裡安息著兩位穆斯林先賢
“求知去吧,哪怕遠在中國。”這是伊斯蘭教先知穆罕默德向穆斯林發出的號召。早在伊斯蘭教蒙昧時期,就有一些穆斯林翻越崇山峻嶺,踏破萬頃沙漠,沿著陸上絲綢之路,或冒著驚濤駭浪,揚帆劈波,順著海上絲綢之路,不遠萬里來到中國。他們帶來了阿拉伯優秀的科學、文化和藝術,又把中國的四大發明,以及精美的絲綢、瓷器傳入西亞,並介紹給歐洲。泉州靈山伊斯蘭教聖墓就安眠著伊斯蘭教創立時期,航海來到中國的兩位穆斯林先賢。
泉州市文物保護管理所原主任黃真真介紹,據考究,隋唐時期,中國政治、經濟、文化發展已經走在世界前列,引起世界各國高度關注。明代方志史學家何喬遠《閩書·方域志·靈山》中記載,相傳在唐武德年間(618—626年),穆罕默德的四個門徒來到中國,號稱“四賢”。一賢到廣州;二賢到揚州;三賢、四賢到泉州,歸真後安葬在泉州東郊一座山清水秀,綠草成茵的山麓。因為三賢、四賢生前有高尚的德行,因而被人們尊稱為“聖賢之人”。相傳,自從他們安葬此山后,夜裡能發出靈光,因而人們稱之為靈山,其墓墳即稱為聖墓。這個名稱既含有靈驗的意思,又體現了人們對伊斯蘭教和兩位先賢的尊敬。
墓葬建築中西合璧規格高
靈山坐落於泉州東門外碧波蕩漾的東湖之畔,滿山的青松翠柏掩映著半山腰一座隱隱顯露的古墓,這就是聞名遐邇的伊斯蘭教聖墓。
前往聖墓的途中,會穿過伊斯蘭教特有的尖拱形大門,映入眼簾的是一片綿延的翠綠。走過石橋,石板路蜿蜒向上,兩側樹木茂密。到一處空地時豁然開朗,一塊阿拉伯碑文立在臺階之上,指引著方向——伊斯蘭教聖墓。仰望山頂,兩棵巨柏仿佛“衛士”般在兩側的林叢中兀立,靜靜守護著安眠於此的古代聖賢。
聖墓重點遺存包含兩座石墓、墓廊。按照伊斯蘭教墓葬風俗,墓葬形式應為頭北足南,身體側臥面朝西方,即伊斯蘭教聖地麥加的方向,墓前西面有可供穆斯林瞻禮時舉行儀式的曠地。泉州伊斯蘭教聖墓就是嚴格按照穆斯林規制安葬的,墓地坐北面南,依山而築,主體佈局由一圈半月形的回廊環抱兩座石墓。
兩座墓蓋石就是三賢、四賢的墓葬,東西向並排,各呈長方形。它們的尺寸明顯大於泉州地區發現的其他墓蓋石。墓蓋石分三層,底層四面浮雕蓮瓣紋,簡樸無華,襯托二位賢者淳樸、善良的高尚品德,中層素面,最上層是橫截面呈“回”字形的頂蓋石。
墓的東、西、北三面建有石構墓廊,墓廊的平面圖案就是伊斯蘭教最常見的標誌——新月形,據說這樣象徵伊斯蘭像初月一樣純潔。廊柱共有25根,前排柱共10柱9間,左右對稱,後廊柱貼著擋土牆設立,共15柱,中央3間屋蓋略高起,形成主體,左右為從體。廊柱中有幾根造型特異,柱上下兩端卷殺,古建築學家們斷定其屬於典型的梭柱,應屬於唐代的遺物。可見聖墓的柱廊雖屢經重修,仍保存著唐代以來的實物。
墓廊建築融合了伊斯蘭教風格和中國傳統建築風格。“墓廊一共有九開間,九開間是中國傳統建築規制最高的規格,顯示出墓主人身份的尊貴。”清源山管委會黨工委副書記陳江海說,聖墓等級規格很高,墓廊呈九開間分佈,中間像是中國建築風格的大堂,旁邊像廂房一樣,兩邊各四間,融入泉州閩南古厝特色,而“九”在唐朝是皇室才能用的數字,這也證明了三賢、四賢在當時的地位,堪稱德高望重。
“雖經歷了明朝時的大地震,聖墓回廊和石柱至今保存完整。”陳江海表示,墓蓋石整體造型符合伊斯蘭文化特徵,但最下層環刻的蓮瓣紋則是中國文化的常用裝飾。此外,坐北面南、依山而築的選址符合中國傳統建築選址觀念。這些特徵顯示出海洋貿易帶來的外來文化與本土文化的交往與融合。
鄭和下西洋前曾來拜謁
伊斯蘭教聖墓自7世紀建成之後,得到了社會各界的重視和保護修繕,有七方石碑記載了不同時期穆斯林及地方官員的修繕之舉。
回廊正中一方青草石雕琢的阿拉伯文石碑刻,陰刻古阿拉伯文字十行,筆跡蒼勁,是一方立於1322年的重修聖墓碑,記載了兩位元賢者來中國的時間和事由,並明確記錄了一批居住在泉州的穆斯林“修繕了這座被祝福的墳墓”,現墓葬地的主體也是那次修繕後的遺存。可見,早在十四世紀之前,聖墓就受到穆斯林的崇拜和保護。

元代重修聖墓碑
墓廊西側矗立著一塊行香紀事碑。據考究,西元1417年,明代穆斯林航海家鄭和第五次下西洋航行聖地麥加之前,專程來此拜謁先賢、祈求庇佑。這是泉州地方官蒲和日為他所立的行香碑,以作紀念。

穆斯林在此拜謁先賢
此外,現場還有多塊清康熙、乾隆、嘉慶、同治年間重修聖墓的碑刻。如立於1714年,記述了福建汀邵延等處右總兵左都督陳有功、福建陸路提督左協中軍游府陳美共修此墓的事蹟。嵌於墓廊外西側石壁上碑刻,記錄了1751年董事夏必第修繕聖墓之事。嵌於墓廊外東側石壁上碑刻,記錄了1783年舉人郭拔萃修繕聖墓之事。位於墓廊西側的碑刻,記述了鄭和於此行香,陳有功、陳美、郭拔萃、夏必第等人修繕事蹟,以及1818年馬建紀再建墓亭之事。位於墓廊東側的碑刻,記述了鄭和蒙佑立碑,馬建紀等人修繕事蹟,以及1871年福建提督江長貴修繕聖墓的經過。

鄭和行香碑
與聖墓相距不足十米,有承天寺歷代高僧的舍利塔,此外還有一些當地不同年代村民的墓葬。黃真真說,在這座鐘靈毓秀的靈山上,就藏著不同宗教的印跡,是不同宗教在泉州融合與互相包容的縮影。泉州港古稱刺桐港,宋元時期因海上絲綢之路的繁盛而成為“東方第一大港”。彼時,“市井十洲人”“纏頭赤足半蕃商”,各國商人、旅行家、僧侶及各行各業人員彙集于此,也帶來了不同的宗教信仰,歐洲的基督教、阿拉伯世界的伊斯蘭教、中亞的摩尼教、南亞次大陸的印度教……正是在這種開放包容理念的引領下,泉州不同宗教文化之間也漸趨融合,呈現多種文化相容的局面。
文人雅士到此吟詩作賦
聖墓前,還有一方巨石屹立於岩盤之上,這便是泉州著名的老八景之一“玉毬風動”——風動石。石上有文人墨客的題字和詩句,明代泉州知府周道光在此題有“碧玉毬”三字。神奇的是,在勁風吹拂或人力推動下,“碧玉毬”會微微晃動,看似搖搖欲墜,卻又“穩如泰山”,正應了石上所刻的“天然機妙”之語。而在巨石背面,岩盤延伸出一方可納百人的平臺,乘高臨下,靈山遠處的景色一覽無餘。

風動石
靈山自古為人文墨客所喜歡,明代泉州文人生活風雅,喜歡到靈山賞花小酌,風動石上也留有歷代摩崖石刻,最為顯著的是這句:“對酌清樽看暮山,碩人尚未仗藜還。荒村寂寞煙霞杳,空有梅花滿穀間。”黃真真說,石刻詩句內容表明,古時候靈山有白梅花。此外,從泉州走出去的禮部尚書黃鳳翔在《遊靈山睹僧墳詩》中寫道:“磊磊碧石台,瑟瑟白梅樹。”說的也是靈山上漫山梅花的景致。
為保護和延續歷史風貌,2007年的植樹節,黃真真組織了一場植樹活動,在風動石、聖墓周邊種植了400棵梅樹。如今,每逢春節前後,盛開的梅花漫山遍野,再現“梅花滿山谷”的盛景。
黃真真介紹,古時候站在靈山上極目遠眺,清源山、寶蓋山隱約橫亙氣勢雄偉,眼前便是一片汪洋海景,不少文人雅士前來登高望海、吟詩作賦。而在千年之前,遠渡重洋而來的三賢、四賢選擇安葬於靈山,背山面海,或許也正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在海面上看到自己國家的商船,不遠萬里,奔赴而來,有遙望故鄉的意義所在,寄託對家鄉的思念。
宋元時期,泉州逐漸成為舉世聞名的第一大港,海外貿易達到鼎盛,“漲海聲中萬國商”正是當時古刺桐城的真實寫照。無數阿拉伯人帶著貨物遠航而來,仿佛循著先賢的腳步,在泉州相容並蓄的胸懷中留下一段佳話。
折射古時泉州經貿繁榮
伊斯蘭教聖墓是研究泉州海外交通史及伊斯蘭教傳播史的重要史跡,也是伊斯蘭教傳入中國最早的歷史物證之一,1988年被列為第三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目前,聖墓的日常巡查、保護管理是由清源山管理委員會負責,文物本體的維護修繕等業務工作由文物部門負責,兩個單位形成良好的協調管理機制,相互配合做好聖墓的保護管理工作。
“泉州本地姓丁、姓郭的市民,大部分是穆斯林後裔。”清源山景區管委會工作人員王曉蘭說,三賢四賢來到泉州時,是伊斯蘭教萌芽時期。到了元朝,泉州城內穆斯林眾多,可以想像當時泉州經貿有多麼繁榮。穆斯林在泉州經商貿易、傳播宗教,與當地民眾通婚,兩種文化相互交融,其墓葬區遍佈東郊和東南郊,可以想見他們在此地安居樂業的情景。“目前,泉州市區仍有不少古地名依然保留著伊斯蘭教色彩,如津淮街中段的‘津頭埔’等。”
儘管學界對伊斯蘭教徒最早來到泉州的時間還存在學術爭論,但10—14世紀穆斯林商人在泉州的活動軌跡,可從清淨寺等現存建築、泉州大量出土的伊斯蘭教石刻及相關歷史文獻中證實。而伊斯蘭教聖墓正是宋元時期穆斯林商人及其族群在泉州活動的歷史見證,也是伊斯蘭教伴隨著海上通商貿易的發展傳播到泉州的直接證據。如今,靈山上還有很多阿拉伯後裔的墓葬,其前部融入當地墓葬的傳統風格,後半部分為典型的伊斯蘭墓葬墓蓋石,體現了多元文化的交融與延續。
“儘管一千多年過去了,聖墓依然散發著魅力,吸引著眾多海內外穆斯林前來瞻仰、朝拜。”黃真真說,每逢伊斯蘭教重要節日,眾人在此拜謁先賢、誦念《古蘭經》、舉辦遊墳活動,為亡者祈福,這也是泉州穆斯林恪守不渝的風俗習慣。
黃真真介紹,靈山聖墓是海內外穆斯林溝通的橋樑,對民族團結有著重要意義。之前聯合國一批官員到訪朝拜,當看到聖墓保存得如此完好,感歎道:“感謝中國政府,感謝泉州當地有關部門和民眾,將我們先人的墓保護得這麼好”,這讓在場的泉州文保工作人員感到特別欣慰。
作者 許文龍/文 陳英傑/圖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