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 1 月 21st, 2022

第19屆百花文學獎頒獎 40部作品獲獎

圖為短篇小說頒獎儀式。

【本報綜合報導】第十九屆百花文學獎頒獎典禮18日在天津舉辦,馮驥才、李佩甫、趙本夫、邵麗、老籐、陳毅達、艾偉、李修文、尹學芸、寧肯、弋舟、穆濤、哲貴、班宇、段子期等作家的40部作品分獲7類獎項。來自《人民文學》《收穫》《十月》《當代》《中國作家》《北京文學》《美文》《作品》《芙蓉》《廣西文學》等原發文學期刊的18位編輯獲得編輯獎。
這一以遴選當代文學佳作為使命的文學獎,前身為百花文藝出版社1984年創立的《小說月報》百花獎,每兩年一屆。三十多年來,百花文學獎始終堅持以讀者投票為最大權重,已成為讀者、作家心目中頗具公信力與影響力的全國性文學大獎,推出了一大批優秀作家、作品,見證了新時期、新時代中國文學的成長。

圖為段子期以《加油站夜遇蘇格拉底》、柒武以《真實表演》、游者以《至美華裳》獲科幻文學獎。

第十九屆百花文學獎評選於2021年5月啟動,評選範圍為《小說月報》《小說月報·原創版》《散文》《散文海外版》《科幻立方》於2019—2020年刊發的作品。通過讀者投票和專家評審,最終綜合評選出獲獎名單。獲得本屆百花文學獎的小說、散文、科幻文學作品,在思想與藝術上,對於當下國內文壇也具有一定的啟示和引領意義。
馮驥才的獲獎作品《木佛》以物觀人世,以憂患心見民間文藝的困境,以良知引發深沉反思。趙本夫的《荒漠裡有一條魚》既是蒼涼雄渾的荒原史詩,也是深邃沉厚的民族寓言。范穩的《橡皮擦》對社會階層、城鄉等諸多問題發出了獨特而深刻的思考。尹學芸的《補血草》於家庭故事之中呈現歷史的縱深感與厚重感。弋舟的《鼠輩》劃開了人的情感與精神危機四伏的內裡。李修文的《致母親》在深情中透露出真知灼見,探究中國故事的新內容和講述中國故事的新方法。

圖為李佩甫(中)以《河洛圖》獲長篇小說獎。

作家代表馮驥才說:「我與當代文壇幾代作家,都是《小說月報》百花獎的獲得者。可以說,《小說月報》對推動文學繁榮、推動小說創作作出了巨大的貢獻,為記錄當代文壇的發展留下了重要的文獻。」
長篇小說獎獲獎代表李佩甫在獲獎感言中說:「在很早以前,我的第一部長篇小說是由百花文藝出版社出版的,我的第十二部長篇小說獲得了本屆百花文學獎。我的內心充滿著深深地感謝,謝謝百花文藝出版社一直以來對文學事業所作的貢獻,這些貢獻是永久性的,也是無價的。」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