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日. 1 月 23rd, 2022

【宋元中國看泉州】宋元市舶司:一部繁榮的泉州海外交通史

▲市舶司遺址東北區域全景

一個市舶司,一部繁榮的泉州海外交通史。續存近400年間,泉州市舶司見證了宋元時期泉州海外交通和港口貿易的繁華盛景。
時過境遷,世人雖已無法親歷泉州市舶司昔日“海上舟頻入”“大舶高檣多海寶”的輝煌,但這段生動的歷史豐富了泉州這座城市的內涵,時至今日仍為人所稱頌。
近年來,泉州市舶司考古挖掘工作不斷推進,其中出土的建築構件、高檔陶瓷器、磚等珍貴文物,為市舶司的歷史地位和文字史料提供有力佐證,古海關遺址——泉州市舶司遺址讓世人重新回望“東方第一大港”的輝煌。

穿過充滿煙火氣的泉州市區水門巷竹街,沿著幽深綿長的石板路走,可在鵲鳥橋旁看到一方刻著“泉州市舶司遺址”字樣的石碑。宋元時期,這裡曾是國家管理海洋貿易事務的行政機構。彼時,無數中外船隻在泉州港穿梭來往、各種奇珍異貨堆積如山、市井十洲人流連忘返……
一個市舶司,一部繁榮的泉州海外交通史。早在南朝時期,泉州就有同外國的交往活動,唐代呈現初興景象,宋元迎來鼎盛時期。元祐二年(1087年),北宋朝廷在泉州城南晉江江畔處設置了市舶司,管理著泉州港的海外貿易及有關事務。
據《宋會要輯稿》記載,市舶司主要承擔著“掌蕃貨、海舶、征榷、貿易之事,以來遠人,通遠物”的職責,也就是向經由泉州港進出的船隻發放商貿許可證、查驗商船、徵收關稅、代表官方採購舶貨、儲存或出售征得的貨品、轉運貨品或貨幣至都城、接待外國使節等職責,其基本功能類似於今天的海關。
市舶司的設置,規範了海外貿易,促進了泉州進出口貿易的繁榮,推動各行各業的興盛發展,其中以“造船業”“紡織業”“制瓷業”為最。1974年在後渚港發掘的宋代海船見證了泉州造船業的發達;隨著海外貿易市場的擴大,泉州的紡織業發達,趙汝適在《諸蕃志》中載,泉州的紡織品已遠銷東南亞諸國及坦尚尼亞;而宋元時期的磁灶窯、德化窯、安溪窯、東門窯、南安窯等著名窯口的陶瓷產品遠銷世界各地。宋代李邴曾在《詠宋代泉州海外交通貿易》中如此描繪泉州:“蒼官影裡三洲路,漲海聲中萬國商。”元朝時期,遠渡重洋來到中國的馬可·波羅曾寫下:“刺桐港是世界最大港之一,大批商人雲集,貨物堆積如山,的確難以想像。”

圍合區域內有石牆、石墩、鵝卵石鋪面、水井等。
市舶司設立後,泉州正式成為開放的國家對外貿易口岸,在促進古代中國海外貿易、加強同各國人民之間的友好往來,增加國家財政收入等方面都起了重要作用。當時,與泉州進行貿易的國家和地區達到100多個。數以萬計的來自亞洲、非洲、歐洲的各國商人、傳教士、使者、旅行家、貴族和平民紛至遝來,在獲得商業利益的同時,在泉州留下了各自的文化,不同的文化,在泉州互相交融,成為泉州中最精彩、動人之處。
市舶司存續的近400年間,泉州成為繁榮的國際大港。但幾度花開花落,巨港歷經滄桑,到明成化八年(1472年),市舶司移置福州,原址逐漸荒廢,並漸為民居所佔用。

石鋪面
考古挖掘佐證市舶司歷史地位
自2019年以來,由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江蘇工作隊隊長、揚州唐城考古工作隊隊長汪勃主持,泉州啟動了市舶司遺址的考古勘探發掘工作。
在去年年底舉行的泉州城考古學術研討會上,汪勃研究員分享了市舶司遺址考古等最新成果。經確認,泉州市舶司遺址位於泉州城南部郊區,範圍大致是馬阪巷、水溝巷、竹街、水門巷圍合的這一區域。兩次考古工作的開展,“上新”了市舶司相關的建築結構、陶瓷器、文字磚等。2019年8月至9月,開展市舶司遺址考古勘探調查,並在相關區域發現了疑似夯土、磚鋪面等跡象;同年10月至11月,開始泉州市舶司遺址的探尋發掘,揭露出鋪磚地面、鋪石等遺跡;去年5月至11月,在原人民電器廠院內再次啟動考古發掘,揭露出鋪磚地面和石牆、石墩、石構、鵝卵石鋪面等宋元時期建築基址,出土了花卉紋瓦當、脊獸、文字磚等建築構件和較高檔的陶瓷器。

石牆
據介紹,泉州市舶司遺址出土的建築構件主要有瓦當、筒瓦、板瓦和磚等。陶瓷器有青瓷、白(青白)瓷、黑(醬)釉器、青花瓷等;涉及的窯口有泉州地區的晉江磁灶窯、德化窯、南安窯、安溪窯、泉州東門窯等,福建其他地區的廈門汀溪窯、漳平永福窯、閩清義窯、建陽建窯等,福建省外的浙江龍泉窯、越窯、江西景德鎮窯、江蘇宜興窯等;年代涉及北宋以來各時期。元代以前的以福建、浙江的窯口為主;明清數量最多的青花瓷主要為安溪窯、德化窯和景德鎮窯。
在長達大半年的考古過程中,考古人員從一磚一瓦開始,一步一步揭露出了石牆。“考古揭露建築遺跡朝向經過人為精心規劃,而鋪磚地面所用鋪磚與府文廟、天后宮寢殿圍牆北側出土的規格類似,應為精心規劃官式建築遺存。”泉州市舶司遺址考古人員黃必應說,隨後發現的“(監)造市舶亭蒲(壽)(庚)”文字磚,進一步確認了該建築群為泉州市舶司遺址。而市舶司遺址的認定和發掘,揭示宋代衙署的構造,為研究我國南方官式建築提供珍貴的實物資料;同時市舶司遺址的呈現,也為研究我國古代掌管對外往來的機構提供寶貴的實物例證。
在泉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副所長傅恩鳳看來,出土的陶瓷中,有不少在當時屬於比較高等級的,如來自景德鎮的卵白釉等,這些相對高級的瓷器出現在泉州市舶司遺址,從側面說明泉州經濟和港口的繁榮。“宋元時期,泉州迎來了‘高光’時刻,經濟發達、海外貿易興盛。”傅恩鳳表示,在2019年啟動考古調查勘探工作前,有關泉州市舶司的記錄,更多的是停留在古典文籍中,缺乏實物佐證。

水井
展現“東方第一大港”的輝煌
今年7月25日,“泉州:宋元中國的世界海洋商貿中心”項目成功被列入《世界遺產名錄》。在項目的22處遺產點中,就有泉州市舶司遺址。這對保護和修復中國海關歷史物證,傳承中國海關歷史文化有重要作用和意義。
“這是世界最大的港口之一,大批商人雲集這裡,貨物堆積如山……”西元13世紀,義大利旅行家馬可·波羅對古城泉州如此描述。泉州是10—14世紀世界海洋貿易網路中,高度繁榮的商貿中心之一,作為宋元中國與世界的對話視窗,展現了中國完備的海洋貿易制度體系、發達的經濟水準以及多元包容的文化態度。
泉州市舶司歷經兩宋、元、明三朝,于明成化八年(1472年)遷置福州,前後達385年之久。海交史專家、泉州海外交通史博物館館長丁毓玲介紹,泉州市舶司一經設立,給當地海商提供進出口貿易便利,給朝廷帶來巨大的財富,泉州市舶收入占當時全國一半的市舶收入。

鵝卵石鋪面、磚鋪面
泉州市舶司見證了泉州在宋元時期“雲山百越路,市井十洲人”“漲潮聲中萬國商”“船到城添外國人”“梯航萬國”的繁榮景象,目睹了泉州港崛起為“東方第一大港”的輝煌。據《泉州海關志》記載,宋元明三代對海外貿易管理嚴格,國內外商人從泉州港出海或靠岸,必須先赴市舶司登記,凡從海外運貨抵港,要先經市舶司抽分博買,即徵收關稅,否則沒收船貨並治罪。在宋初,泉州已是“蕃舶之饒,雜貨山積”。在元代泉州海外貿易更是達到極盛,泉州對外通商的國家和地區由南宋時的58個增至98個,進口商品主要以香料、藥物為主,出口商品則以絲織品和瓷器為大宗。而且最多時進出口貨物在400種以上。
作者 曾廣太 蘇志明 文/圖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