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 1 月 28th, 2022

泉州創建世界遺產典範城市 在文化遺產保護中促進城市發展

2021年7月25日,第44屆世界遺產委員會宣布“泉州:宋元中國的世界海洋商貿中心“列入《世界遺產名錄》一刻,位於福州的聽會室內,來自泉州的聽會人員難掩激動之情,他們高舉條幅,揮舞國旗,熱烈慶祝。(陳起拓攝)

20日,中央廣播電視總台發佈2021年度中國國內、國際十大考古新聞,“福建泉州入選《世界遺產名錄》”位列國內十大考古新聞。
時間再往前推幾天,中國文物學會會長、故宮博物院原院長單霽翔,帶著《萬里走單騎——遺產裡的中國》第二季節目組,來泉探索中國“最年輕”的世界遺產——“泉州:宋元中國的世界海洋商貿中心”。

▲在洛阳桥,《万里走单骑》栏目组嘉宾即兴学唱闽南语歌曲《爱拼才会赢》。

今年10月,在申遺成功兩個多月後,泉州市第十三次黨代會報告提出,要創建世界遺產典範城市,本著對歷史負責、對人民負責的態度,正確處理好遺產保護和城市發展的關係。
精心守護好老祖宗留下的文化遺產,保護好、傳承好、利用好遺產的突出普遍價值,是泉州始終堅守的理念,也讓這裡留住了大量文化瑰寶,贏得“宋元看泉州”美譽。未來已來,向著建設海絲名城、建成世界遺產保護典範之城奮進,泉州在平衡好遺產保護與城市發展的過程中,已然有所收穫、逐步示範全國。

▲老君岩造像是道家学说创始人老子的巨型石雕像,造像面目和蔼慈祥,独具神韵,是游客游览清源山的必看点。(陈起拓 摄)

從2001年啟動申遺,到2021年7月申遺成功,泉州走過了20年。申遺成功,是泉州價值、中國海洋故事得到的世界認可,對於泉州而言,這是榮譽、是承諾、是責任,更是新的起點、歷史性機遇。
20年來,泉州申遺之路,是精心愛遺、護遺之路,也是以“繡花”功夫為城市留下記憶,既保留古城原風貌生態,又提升人居環境的過程。
城市規劃以文保為先。城鎮化建設中,保護文化遺產為先理念貫穿始終。20年前,為了德濟門遺址考古,泉州就曾修改道路建設規劃,為文化遺產保護“讓路”。如今,泉州實施遺產區、緩衝區、景觀控制區的嚴格管控,古城被整體納入遺產緩衝區。開展土地儲備工作時,嚴格實行“先考古、後出讓”制度,對於可能存在文物遺存的土地,在依法完成考古調查、勘探、發掘前,不予收儲入庫。
積極推動文物保護立法。2017年,泉州首部地方實體法《泉州市海上絲綢之路史跡保護條例》正式施行,聚焦海絲史跡保護,這是全中國第一部海絲文化遺產保護法規。目前已出臺6部實體法中,3部與保護文化遺產直接相關,即將于明年實施的還有《泉州市歷史文化名城保護條例》。
多部門聯手推動文化遺產保護規範化。2020年,泉州文物監管部門與司法部門共同簽署文化遺產保護聯合行動備忘錄,依託泉州市中級法院海絲史跡保護合議庭、鯉城法院海絲史跡保護巡迴法庭,依法妥善審理涉文化遺產的各類案件;泉州市人民檢察院將遺產保護納入公益訴訟,創新探索司法助力文化遺產保護傳承工作。泉州省級(含)以上文物保護單位的電氣線路套管、智慧用電建設,被納入2020年泉州市委市政府為民辦實事項目。常態化監測系統則對泉州全市22個世遺點,進行全天候保護。
考古與歷史研究引入各領域專業力量。近兩年新成立中國社科院考古研究所泉州工作站、泉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等,讓泉州成為福建全省第二個擁有獨立考古機構的設區市。與北京大學共建成立中國泉州文化遺產研究院、北大考古文博學院(安溪)研究中心等機構,合力推動泉州考古工作、歷史研究邁入全新階段。

▲图为改造后的金鱼巷(泉州古城办供图)

典型經驗逐步示範全國。文物保護堅持“不改變文物原狀”“最小干預”原則,泉州正打造具有地方特色的文物保護修繕技術體系——依託閩南傳統技藝,對文物本體開展技術保護,天后宮、泉州府文廟保護修繕工程,分別入選全國十佳文物修繕項目、全國優秀古跡保護推介項目。古城提升堅持“微更新、低衝擊”,遵循“見人見物見生活”活態保護理念和世界遺產保護要求,分期分批進行29條古城街巷綜合改造提升——今年,中國建築學會首次在建築設計獎中設置“歷史文化保護傳承創新”專項獎,泉州的金魚巷微改造工程獲得2019—2020建築設計獎“歷史文化保護傳承創新”類一等獎,泉州古城“生態修復、城市修補”中山路(莊府巷—塗門街)綜合整治提升獲二等獎,泉州案例凸顯著歷史文化保護傳承和創新,在城鄉建設中的重要意義。
“酒香也怕巷子深”,文物和文化保護下足功夫,講好泉州故事同樣關鍵。從小眾旅遊目的地,到不斷刷屏公眾視野的“強IP”,泉州踏上了特立獨行的“開掛”之旅:2020年6月,“泉州古城”作為一個整體IP,獲評福建省級文化生態旅遊度假區。2021年9月26日,福建省文化和旅遊廳公佈13項“福建文化標識”,“泉州古城”正式入選“福建文化標識”,彰顯著泉州不斷提升的影響力和文化綜合實力。
實力來源於內外兼修的底氣。
內修於心——
建設海絲名城,需要活態傳承中華海洋文明,探究海洋城市泉州的“前世今生”。為了豐富世遺點內涵,探索海防體系保護利用,日前,一項關於泉州古代海防體系文化研究的工作正式啟動,將深度研究挖掘現存的永寧古城、崇武古城等古代海防遺跡,推動古代、現在、未來城市化的發展和城市文脈的傳承、展示、利用相互融合。
外修於形——
古城核心LOGO正式統一。“出磚入石”寫意“刺桐”,閩南紅為絢爛的底色,由22塊石磚組合成“刺桐”二字,彰顯著“世界的古城、活著的古城”的文化內涵;

古城讓你深知道。文化符號小山叢竹書院恢復講座,開設“小山學堂·泉州學”文史系列講座,邀請周焜民、王連茂、陳日升、吳幼雄、鄭國權、李玉昆等文化名家,通過線上線下講授各自的學術創見實踐經驗,古書院重啟昔日傳業授道文化傳承責任;
古城故事講給全世界聽。2017年開始,由泉州古城辦、泉州市文旅局聯合舉辦的以“愛泉州古城·品文化底蘊”為主題的第一期古城講解員培訓班開班,並組建首批泉州市古城講解員隊伍,古城講解員培訓拉開帷幕。截至目前,前11期已累計培訓學員2000多人,聘用講解員近300人,服務物件超過萬人次,成為活躍于大街小巷的文化使者。“中文+英文”古城講解員在各類大小活動中接待來泉賓客,向全世界講述動人的泉州故事;
跨地域攜手合作疊加宣傳效應。泉州、廣州兩地簽訂了《廣州泉州宣傳文化合作框架協議》,將在城市宣傳、影視產業、文旅開發等領域深度交流合作,進一步提升城市發展新形象、啟動文旅融合新業態、促進文化發展新繁榮,打響泉州文化“大IP”。

打開百度搜索“寶藏城市”,第一個跳出來的就是泉州。從“文化圈”到“流量圈”,泉州“破圈”出道,成為流量密碼——2020年躋身全國最值得一去的旅遊地top7。同年國慶中秋假期,古城累計接待遊客52.37萬人次,實現旅遊收入3.53億元(人民幣,下同)。2021年五一假期,古城游成為了流量擔當,僅西街接待人數達21.77萬人次。7月25日,“泉州:宋元中國的世界海洋商貿中心”成為中國第56個世界遺產後,當日關注度環比上漲45%,關鍵字搜索量環比增長超三成。
流量和關注度上升帶來的是“星效應”釋放。《萬里走單騎——遺產裡的中國》《中國這麼美》《百姓的味道》《歡樂大篷車》《美好的星球》《好吃客:泉州》《我的漢字故事》等多檔節目前來取景拍攝,一眾明星的路透劇照,在社交平臺開啟“霸屏”模式。
隨之產生的經濟效應和社會效應不斷擴大。打好流量牌,泉州深諳流量落地轉化為經濟產業發展的巨大驅動力。面向未來,古城文創產業“數字化”步伐加快,位於鯉城區的數字文創動漫產業基地入駐項目近百個,總投資超過60億元人民幣。不久前舉辦的2021“海絲泉州”數字文創大會上,總投資113.65億元的40個項目完成簽約,其中27個項目涵蓋影視、文旅、金融、數字平臺、數字文創、生物醫療等領域;“東方大港·中國宋元海絲演繹城邦”主題文旅綜合體落地安溪縣蓬萊鎮,運用現代電聲光及特效視頻等手段,全景、全沉浸式重現海絲歷史,打造集山水實景演出、互動演出、沉浸式演出、巡遊演出等多形態演出為一體的大型演藝集群主題園區,展現宋元泉州作為世界海洋商貿中心的盛世景觀及宏大氣象。

▲泉州古城西街。陈起拓 摄

經營者躍躍欲試、業態多點開花。經營者看好市場大膽拓展經營開設分店,從古早味的海絲金鳳、滿煎糕、薑母鴨,到新興的德蘭書咖啡廳紛紛進駐古城。“最安溪體驗館”和德化“中國白推廣展示中心”等在中山路開館迎客,集交流、展示、創作、銷售為一體。不久後,泉州更多縣市區特色資源產業展示館將陸續開館。提煉文旅產業代表符號,深入推動了文創產業內涵式高品質發展,也助推世界遺產時代,泉州古城業態的活化提升。

▲夜幕降临,古城中山路两侧建筑的立面景观灯亮起,温暖的色调让人感觉祥和。(陈起拓 摄)

後發效應逐漸顯現。2021年攜程·目的地年度口碑榜近日公佈,選出中國人愛去的20個城市,泉州登榜成為“最佳新晉目的地”城市之一;文化和旅遊部、國家發展改革委、財政部聯合發佈第二批國家文化和旅遊消費試點城市名單,泉州市入列其中;西街東段成為文化和旅遊部公佈的第一批國家級夜間文化和旅遊消費集聚區……這是曝光度的增加,更意味著城市品牌進一步深入人心。

作者 蔡紫旻 殷斯麒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