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 1 月 28th, 2022

【宋元中國看泉州】發現永春苦寨坑窯址——中國原始青瓷燒制史向前推進200年

▲2015年的苦寨坑窯址航拍資料圖(永春縣文化體育和旅遊局提供)

 

宋元時期,中國的瓷器、茶葉、絲綢等沿著海上絲綢之路,被源源不斷運往世界各國。當人們把目光聚焦在10—14世紀,探索泉州制瓷業與海外貿易故事時,不免產生疑問:往前追溯,中國瓷器起源於何時,泉州興盛至今的制瓷業,又是如何孕育?
這些問題,隨著2016年永春苦寨坑原始青瓷窯址群的考古發掘,有了新的答案,也是令人振奮的進展——早在距今約3800年—3400年,相當於中原的夏代中期至商代中期,泉州就有了原始青瓷龍窯,這把中國燒制原始青瓷的歷史,向前推進了200多年。
接連發現古窯址
永春苦寨坑原始青瓷窯址群,位於泉州市永春縣介福鄉紫美村西南面。在考古人員看來,苦寨坑的地理位置優越:瓷土、燃料(木材)、水源三大制瓷必要物質條件齊全。
苦寨坑原始青瓷窯址所處區域,成為原始青瓷的“搖籃”。2007年,當地居民在山上柑橘園發現破碎陶瓷片,經專家鑒定,這屬於原始青瓷。在第三次全國文物普查中,古窯址資訊被錄入中國國家文物資料庫。
2014年,原福建博物院文物考古研究所與泉州市博物館組成原始青瓷窯址考古隊,在永春、德化兩地相關部門配合下,對古窯址周邊區域進行勘探性考古發掘。
當時的專案負責人、福建省考古研究院研究員羊澤林回憶,2015年,遼田尖山原始青瓷窯址考古發掘時,大家獲悉,附近有一個叫做“苦寨坑”的山頭,也有古窯址。2016年1月、2016年11—12月,考古人員兩次進行正式發掘,發掘面積約350平方米——這是一處比遼田尖山古窯址規模更大的原始青瓷窯址。
▲2015年的苦寨坑窯址航拍資料圖(永春縣文化體育和旅遊局提供)
2015年的苦寨坑窯址航拍資料圖(永春縣文化體育和旅遊局提供)
羊澤林說,考古發掘共揭露9座有疊壓打破關係的窯爐遺跡,均為典型的早期龍窯;窯爐依山而建,沿著山坡向上掏挖洞穴而成,分佈密集,上部窯爐疊壓打破下部窯爐。“早期窯爐在山坡下部,晚期窯爐沿著山坡往上建,這種層層相疊的方式,說明這裡的燒制使用時間很長、規模大。”在同屬晉江流域的泉州豐澤、南安、永春、安溪等其他遺址中,均發現大量與苦寨坑窯址產品相同的陶瓷器標本,晉江流域應是苦寨坑、遼田尖山兩處窯址產品的主要消費目的地。
出土器物以陶瓷器和窯具為主。陶瓷器中,原始青瓷所占比例約為25%,印紋硬陶占比約60%,窯具占比約15%。陶瓷器形主要有尊、罐、缽、壺等。
此前,中國國內發現的年代最早原始青瓷古窯址,為浙江湖州瓢山窯址,時代可追溯至夏代末期,苦寨坑窯址的發現,將中國燒制原始青瓷的歷史,向前推移了200年。
“從窯爐中採集到的碳樣品檢測結果顯示,窯址年代最早在西元前1749年,最晚在西元前1497年,即最早可到相當於中原的夏代中期,最晚到商代中期。這是目前國內發現的最早原始青瓷窯址。”羊澤林說,在窯址中出土大量碎瓷片,瓷片上有人為加工痕跡,說明這些碎片或曾被作為生產生活工具使用,在以石器為主要生產工具的時代,更容易加工的瓷片,成為人們日常生產生活用具的重要補充。

2016年年初,專家組考察苦寨坑窯址。(康慶平 攝)
獲評“2016年度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

2017年4月,苦寨坑窯址獲評“2016年度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

專家點評稱,原始瓷器的起源,以往主要聚焦在浙江東苕溪流域的生產區域。其實,東南沿海廣大的印紋硬陶生產區域,從技術上講,都有可能創制出帶釉的原始瓷器。永春苦寨坑窯址和前兩年發掘的遼田尖山窯址印證了這一點。

2019年,苦寨坑窯址被列為中國第八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針對苦寨坑窯址的考古發掘,僅僅是瞭解泉州原始瓷歷史的開端。在後續調查中,考古人員于2公里範圍內,發現10餘處規模較大的夏商時期窯址群。苦寨坑窯址為研究我國原始青瓷以及龍窯起源,提供了新材料。羊澤林說,在德化境內,還發現瓷器燒制人員的居住區建築遺跡——柱洞,推測曾有幹欄式建築形式存在。

2017年,由省文物局主辦的苦寨坑窯址考古工地向公眾開放活動順利舉行(張曉明 攝)

永春縣文化體育和旅遊局副局長姚海蘭介紹,苦寨坑窯址發掘後,相關保護利用工作也在有條不紊地進行中。2018年,永春縣制定出臺《福建省永春苦寨坑考古遺址公園——規劃綱要(2018—2030)》。為盡可能保護好古窯址原貌及完整性,當地建設了近千平方米的鋼結構保護棚。2019年1月,永春苦寨坑考古遺址公園被列入第一批福建省級考古遺址公園。去年,苦寨坑窯址本體保護加固項目通過中國國家文物局立項。今年10月,《苦寨坑窯遺址保護規劃》編制完成,已上報福建省文物局,年底前,《苦寨坑窯遺址公園規劃》也有望完成。明年,永春將投建陶瓷博物館,為申報國家考古遺址公園做好前期各項工作。

 

作者 蔡紫旻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