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 1 月 28th, 2022

【宋元中國看泉州】德濟門遺址:古城門見證“海絲”舊史遺韻

德濟門遺址位於泉州中心市區天後路天后宮前,這一經由科學考古清理出來的城門遺址,包含有宋、元、明、清不同時期建築遺存。

德濟門遺址處
 
德濟門遺址於2006年被中國國務院確定為第六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作為中國現存使用時間最長、面積最大的石構古城門遺址之一,德濟門遺址亦是泉州古城目前唯一經考古發掘出土的古城門遺址,該遺址內各時期建築遺存疊壓清晰、內容豐富,且城牆不斷向外延伸的痕跡明顯。其地基完整保存了宋代以來古刺桐城和泉南地區拓建、發展、演變的歷史印跡,具有重要的文物價值。
遺址重現於世 無聲訴說往事

追溯德濟門遺址的歷史,其實早在南宋太守游九功拓地增築的翼城時,就已經有了雛形,其始建於南宋紹定三年(西元1230年),被稱為“鎮南門”。這一城門於元代至正十二年(西元1352年)再次被拓建,原城牆圍長由10公里擴為15公里,由鎮南門(俗稱南門)更名為“德濟門”。還有一個說法是,因元時朝廷冊封媽祖為天妃,媽祖地位達到前所未有之提高,為了表達對媽祖“以德配天,濟世救民”的敬意,故而名為“德濟門”。在明代洪武年間(1368—1398年),德濟門的城牆被加厚增高,並建築月城,即甕城。該城門於清代再次被重修加固,之後一直沿用至20世紀中期,距今已700多年歷史。

幾經風雨變遷,德濟門於1948年被毀於大火之中,其址遂埋地下,直到2001年被挖掘,這座塵封已久的古城門才又一次重現於人們眼前。
 
據記載,古時泉州有七個城門,東門仁風、西門義成、南門德濟、北門朝天、新門臨漳、塗門通淮、水門通津,即稱為“羅城七門”。眼前經由科學考古挖掘的城門,便為德濟門。目前,經考古發掘的德濟門遺址面積約2500平方米。“宋、元、明、清幾代的文化層累次疊加,每個朝代的堆積物也被發掘出土,比較完整保留了11世紀到20世紀城市拓建、重修的歷史印記。”曾參與德濟門遺址考古工作的泉州考古所所長唐宏傑介紹說,遺址由北向南,可見南宋城牆遺跡、內壕溝及古拱橋、元明城牆及城門、明代甕城、外壕溝等遺跡,整體呈現出由北向南擴建的趨勢,各時期建築遺存疊壓清晰、內容豐富。據考古專家考證,該遺址內的明代城牆與甕城是明代洪武年間在元代城牆基礎上修建,甕城西牆內側還保留有清代為加寬和加固明代甕城而增補的一段城牆。同是經由考古挖掘發現,德濟門遺址主要以大型花崗岩條石、廢舊石建築構件等砌築而成,展現了閩南地區的建築用材特點。如今細看之下,依稀可見牆體外壁用條石丁順分層築砌,牆心填土及少量碎石並稍加夯築而成,即使如今已成廢墟,但看上去依舊恢弘大氣、古樸厚重。

▲保留的明代城牆和甕城
 

▲被保留下來的石建築構件
 

▲閘板掏口及門道鋪石

城牆基與內壕溝
 
不僅如此,從德濟門遺址中挖掘出一方來自明末崇禎年間的刻有盤詰奸細的石碑,也顯示出在明清時期,德濟門是泉州人民抵禦倭寇和帝國主義列強的重要防線。此外,德濟門遺址還出土了大量遺物,包括古城門蓋、銅錢、瓦當,以及頗具研究價值的帶有“修城磚官”字樣的南宋修城官磚和幾門殘缺的大炮,後經由考古專家考證,這3門大炮都是火藥炮,屬小炮類,具有近距離殺傷力,初步考證是清朝後期製造。另遺址中還挖掘出眾多瓷器以及瓷器碎片,包括宋、元、明、清等時期的碗、盞、碟、爐、瓶等器物及殘片,讓人依稀可從中窺見各個朝代的生活印記。

從遺址中挖掘出的大炮
外來宗教石刻 印證文化交融
除了城牆殘垣外,從德濟門遺址中出土的佛教石刻、古伊斯蘭教石刻、古基督教石刻、印度教石刻等多元宗教文化石刻,也曾在泉州城中轟動一時。
2001年德濟門遺址開始發掘後,考古人員不僅發現了很多番商僑民在這裡生活的痕跡,還發現了眾多宗教石刻,包括12塊古伊斯蘭教石刻,4塊古基督教石刻,5塊印度教石刻,2塊佛教石刻。在泉州海外交通史博物館研究館員傅恩鳳看來,這些遺跡說明當時有大量僑民在德濟門這一帶,也就是泉南番坊居住。這些文物的發現,無疑印證了宋元時期泉州繁榮的中外文化交流和宗教活動,使得泉州成為宗教博物館,也正是“纏頭赤腳半番商,大舶高檣多海寶”這一情景的反應。

遺址出土有很多記載歷史的文物
談及從德濟門出土的文物時,唐宏傑回憶說,有一塊宗教石刻是令他印象尤為深刻的,那就是當時考古人員在城基10平方米的範圍內發現的一塊石墓蓋,它的一側刻著基督教的十字架,一側卻刻著伊斯蘭教的雲月圖案,十分罕見的組合圖案,也成為多元文化在泉州融合的生動物證。既反映出了宋元時期海上絲綢之路的繁盛狀況,也體現出泉州對世界各地不同信仰的接納,以及對不同文化、不同宗教的包容。
除了宗教石刻之外,在德濟門出土的文物中還有不少是宋元的宗教寺廟構件,如有抱鼓石6塊、石柱近百根,當中一塊抱鼓石還留有寶珠、犀角杯、畫軸、靈芝、祥雲圖案,還有六角星紋飾,以及與元青花瓷類同的裝飾元素,這些文物同樣也都印證了泉州宋元時期興盛的海外貿易和廣泛的中外文化交流,也成為泉州作為“海上絲綢之路”起點的有力見證。
進出刺桐要地 折射昔日繁華
作為見證古代泉州海上絲綢之路發展的重要遺存,德濟門遺址不僅曾經是泉州城南部商業性城區的重要地標,顯示著官方對海洋貿易和城市商業發展的行政保障,同時它也在無形之中成了記錄昔日城門內外繁華往事的生動載體。
“德濟門遺址位於古代泉州海外貿易最繁華的泉州城南部,史稱‘泉南番坊’,宋元時期,船舶來貨和外銷產品大多通過德濟門進出泉州城。”唐宏傑介紹說,從遺址出土的大量文物進行推測,在宋元時期,德濟門既是進出泉州南城的重要通道,是全城的繁華要地,亦是番舶客航聚集之處、進出口貨物集散之地。正如有文獻記載此處是為“一城要地,莫盛于南關,四海舶商、諸蕃琛貢,皆於是乎集”。正因如此,當時有大批來此貿易的阿拉伯、波斯商人定居于附近,由此才形成了著名的“番坊”。明清以後,“金青龍、銀聚寶”“南門兜,擠燒包,擠不過路角頭”等流傳至今的閩南俗語,說的就是泉州城南一帶“市井十洲人”的繁榮景象。
作為當時世界上最大的貿易港口之一的泉州港口,每逢漲海之聲響起,伴隨季風吹來,遠道而來的“番船”便會隨之湧入刺桐港,並陸續靠岸卸下貨物,香料藥材、金銀珠寶、茶葉瓷器、布匹綢緞等便會經由德濟門運進古城,一時間城內城外番商雲集,好不熱鬧。由於在宋元時期,貨物大量從德濟門進入商業區。如此一來,滿載異國珍寶的“番船”,通常是順著潮水航行,一直到順濟橋下碼頭停泊,然後用小船把貨物經由圓通港載到車橋頭起卸、在今聚寶街一帶就近交易。如今在聚寶街南端,仍存有一個名為“車橋頭”的地方,其便是當時刺桐港與陸地連接的交通要道。而位於車橋頭附近的“來遠驛”,當時也成為明朝政府接待國外使臣的驛站,曾經造訪刺桐城的外國官員、貢使不計其數,在進入德濟門前,都會選擇在這一驛站稍作休整。
“古城門下聚風華,萬國商賈鑄輝煌”。數百年的德濟門,萬國商賈絡繹不絕,車馬喧囂,人聲鼎沸,熙熙攘攘,熱鬧非凡,與其相對的天妃宮也香火鼎盛。數百年過去,經由考古發掘出的德濟門遺址,至今也仍與天后宮比鄰相望,無聲為世人訴說著那些往昔的繁景軼事。

德濟門遺址比鄰天后宮(陳起拓 攝)
古城門故事多 承載厚重歷史
如今,緊挨著德濟門,就是明代傑出的思想家、文學家李贄的故居。每次講起德濟門,唐宏傑便會談起,李贄在德濟門抗倭的故事。相傳李贄自29歲離鄉到河南輝縣擔任教諭後,僅在34歲為父親喪事那一年返回家鄉,“當時正趕上倭寇大舉入侵泉州,到家後的他顧不上守孝,就投入抵抗倭寇的戰鬥中。其不僅立刻率領族中子弟,配合官兵,還登臨德濟門城頭,冒著敵人的流箭飛石,晝夜守備,直到擊退敵寇”。歷經700多年的時光,與德濟門有關的傳說還有不少流傳至今。此外,唐宏傑介紹說,如著名的旅行家馬可波羅護送元朝公主闊闊真遠嫁波斯,也從南門沿著聚寶街到後渚港登船。

德濟門遺址公園俯瞰(陳起拓 攝)
自2001年被發現,再到發掘工作結束後,中國國家文物局派出文化遺產研究院團隊參與德濟門遺址的保護展示設計工作。最終確定德濟門遺址以露天遺址公園形式開放,泉州市民得以近距離接觸文化遺產。就在2004年,德濟門遺址經過保護後正式向泉州市民免費開放,分別設計了入口、參觀平臺、門址展示、遺址標誌等,成為懷古、休閒的好去處。現今,不少外來訪客到天后宮參觀、進香的同時,也會到德濟門遺址的殘存城垣和出土文物中感受一下泉州深厚的歷史文化內涵。如今的德濟門遺址廣場,亦被人們稱為“露天遺址公園”,雖已看不到商賈雲集的“泉南番坊”景象,卻仍然吸引著眾多周邊的居民來納涼、散步、跳舞、談天。
回望古城南門數百年變遷史,德濟門不僅因承載、累積著厚重歷史而成為人們懷古憶今、休閒娛樂的好場所,其也伴隨著時代的變化,一直在上演著文物保護與在地居民和諧共生的新故事,並成為泉州宣傳展示古城風采、海絲文化的一個重要平臺。
作者 陳士奇 文/圖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