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 1 月 28th, 2022

【宋元中國看泉州】泉州府文廟:宋元中國規制最高的州府級文廟

▲泉州府文廟的規制和規模,都是宋元時期州府級文廟首屈一指的。(陳英傑 攝)

中國之最》》宋元中國規制最高的州府級文廟

位置》》泉州市鯉城區中山中路泮宮內

特點》》擁有重簷廡殿式屋頂、黃色琉璃瓦、龍紋柱身、通飾彩繪等建築做法,顯示出非同尋常的建築規格,反映宋元海外貿易帶給泉州的文化繁榮和特殊的政治地位。

封建社會等級制度森嚴,體現建築上,是擁有嚴格的規制,如屋頂樣式,從高到低,依次為廡殿式(如太和殿)、重簷歇山式(如天安門城樓)、懸山式(天后宮媽祖寢殿)、攢尖式(如開元寺甘露戒壇)和硬山式(普通民居),其中,廡殿頂是各屋頂樣式中等級最高的。

泮宮(泉州府文廟供圖)
 
泉州有一處建築,不僅採用重簷廡殿頂,還採用只有皇家建築才能使用的黃色琉璃瓦和龍紋柱,這便是泉州府文廟的主體建築大成殿。

泉州府文廟大成殿採用少見的重簷廡殿頂、黃色琉璃瓦建築做法。(陳英傑 攝)
被稱為“至聖之所”的文廟,它的建築模式、體量、色調以及祭祀的內容、等級等,更是規制森嚴,無法逾越。除了北京的太學國廟和山東曲阜孔廟享有禮制的最高規格:大成殿面闊九間、重簷廡殿頂、黃色琉璃瓦、龍柱等皇家宮殿建築群式樣外,州府級文廟一般為面闊七間,琉璃瓦、重簷歇山式、單簷歇山式等建築格局。

大成殿通飾彩繪十分少見(陳英傑 攝)
泉州府文廟作為州府一級文廟,卻有著與自身級別不一致的高規制。始建于北宋太平興國初年(976年)的泉州府文廟,主體格局形成於1137年。大成殿是其核心建築,為中國比較少見的宋代重簷廡殿式結構,面闊七開間,進深五間,殿頂鋪黃琉璃瓦,正面殿前簷下有兩根浮雕盤龍金柱和六根浮雕盤龍簷柱,這些建築做法,是宋元時期州府級文廟中最高的規制。
 

大成殿正面殿前簷下有兩根浮雕盤龍金柱和六根浮雕盤龍簷柱(陳英傑 攝)

泉州府文廟的規制之高、規模之大,歷代重修碑刻有記載:“泉郡學甲于天下,蓋極其儀,盡其制,備夫天下之所未備。”明嘉靖元年(1522年),中憲大夫、太常少卿黃河清所撰《泉郡博胡時軒先生修學記》的開篇,便對泉州府文廟的規制、規模及其地位,進行了闡述,該碑文《泉州府志》有收錄。此外,清嘉慶十五年(1810年)所立《重修泉州府郡學記》中,也有“泉郡學規模宏敞,甲於天下”之說。
泉州府文廟為何能建有如此高規格的建築?泉州府文廟文物保護所主任何振良表示,泉州府文廟規制之高、規模之大,凸顯了泉州府文廟建築的禮制等級和官方身份,側面反映了宋元海外貿易帶給泉州文化上的繁榮和政治上的特殊地位。
宋元時期,泉州社會經濟快速發展,海外貿易高度發達,被譽為東方第一大港,泉州的文化教育也迎來了鼎盛時期,地方政府致力於教育發展,官私學並行發展,科甲成績斐然,博得“海濱鄒魯”等盛譽。泉州府文廟是這段文教鼎盛歷史的見證,有賴於泉州官民尊孔修學的優良傳統,府文廟的修建一直被歷任地方政府視為重大的文教工程,頻繁修葺擴建,發展成規制完整、規模龐大的建築群。
海外貿易的高度繁榮,也帶來了泉州政治地位的提升,這也是泉州府文廟建築擁有高規制的重要原因。隨著泉州海外貿易的發展,北宋元祐二年(1087年)市舶司在泉州設立,遠離戰火、社會安定,且擁有便利的海上交通、豐厚的海外貿易收入的泉州,吸引了宗室皇族的到來。南宋建炎年間(1127—1130年),南外宗正司遷入泉州。大量皇室宗親子弟的遷入,使得泉州府文廟及學宮的地位、規制“水漲船高”。不少趙氏皇族都曾參與過泉州府文廟的修建,如曾於1265—1266年主持泉州府文廟大修的趙希㤞,既是泉州知州,也是皇族宗室的知宗。宋紹興八年(1138年)所立《泉州重建州學記》碑刻,記載宋代泉州廟學變遷的同時,也佐證了南外宗正司遷入泉州後對泉州文教、廟學發展的促進。
與高規制相匹配的,是泉州府文廟人才的“高產”,歷朝歷代為泉州乃至全中國輸送大量各個領域的優秀人才,湧現出一大批著名的科第人物,在全中國具有廣泛的影響。兩宋時期,全中國共取正奏名進士28933名,其中福建7142名,排名全國第一,而泉州就有1418名,占全國進士數的1/30強,占福建全省總數1/7。
從泉州府文廟走出去的各個領域的精英,廣泛參與國家社會生活的各個方面,尤其參與到對海洋貿易的推動中,對泉州宋元時期海洋貿易的空前繁榮,乃至全國社會經濟、文化的發展,都起到積極的推動作用。也因此,泉州府文廟及學宮作為世界海洋貿易中心多元社區的代表性遺產要素,隨著泉州成功申遺而享譽世界。
 

清乾隆二十六年泉州府學宮平面圖(泉州府文廟供圖)
 
作者 黃寶陽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