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 5 月 23rd, 2022

泉州有“福”地 闖電商世界,叩幸福之門

▲幸福街口公交站

“一切美好都在慢慢靠近,下一站幸福街口。”當公交報站聲響起,總有股神奇的力量,吸引著好奇的人走下車來,敲開這“幸福之門”。

穿行在熙熙攘攘熱鬧非凡的幸福街,看著道路兩側聳立的“幸福新村”“幸福大廈”“幸福公寓”,不禁令人疑惑,腳下這片0.25平方公里的土地,緣何擁有“幸福”這般別致美好的名字?我們帶您走進幸福社區,在老街坊、電商們的講述中,探尋“幸福密碼”。
福地名片
第一站幸福街
位於泉州市鯉城區臨江街道幸福社區,原本是荒郊。從20世紀五六十年代的土路,到20世紀80年代的石頭路、水泥路,再到聞名遐邇的鞋業批發一條街、電商集聚區,幸福街的變遷是泉人愛拼、奮鬥得福的縮影。
半世紀前
從荒郊到高樓拔地起
“以前這一片很荒涼,人少,房子也少,周圍是成片荒地和一些農田。”今年61歲的陳惠琴是幸福社區原主任,作為一名土生土長的“幸福人”,她在社區居委會工作了20多年,對這裡的一草一木、一磚一瓦都有著深厚的感情。
陳惠琴介紹,先有幸福街,後有幸福居委會。20世紀五六十年代,幸福街還是條土路,每逢雨天總是泥濘不堪。那時候,人們常駕著馬車載著貨物,從幸福街一路往東可直達東海石頭街。
當時,陳惠琴的父親是令人羡慕的百貨公司員工。據瞭解,當時政府為解決職工及居民住宅困難,逐步在幸福街附近一帶興建宿舍樓,職工們紛紛住進新樓房。“最初是四排平房,40多戶人家,人口不過兩三百人。”陳惠琴說,夏夜田裡經常傳來陣陣蛙鳴,越過田地有個小山頭,“聽老人講,那是以前的刑場。”
幸福街成立居委會,是20世紀60年代末的事,彼時名稱就是“幸福街居委會”。社區的老街坊回憶,關於幸福居委會的命名,她曾聽前輩們提起過,“可能因為有條幸福街吧,以前這裡太冷清,取這名是帶著美好的寓意”。
20世紀70年代末,向陽新村開建。漸漸地,幸福新村、幸福大廈、幸福公寓拔地而起,房子越建越多,幸福街也鋪上了石頭,路面變得乾淨整潔。

▲幸福大廈
十幾年來
從鞋業批發街到電商集聚區
轉折發生於1995年前後的塗門街改造。很多鞋業個體戶從塗門街搬遷出來,由於附近有車站客源,店鋪租金划算,這些個體戶紛紛選擇“落戶”幸福街。由此,幸福街的鞋業批發業駛上快車道,漸漸成為遠近知名的鞋業批發一條街。發展到後來,約4米寬、200多米長的街道內,擠進200多家批發商戶。“左鄰右舍很多人把房子租出去,租住在社區的外來人口也多了起來。”陳惠琴回憶。
那些年,幸福街見證了一個個奮鬥致富、走向幸福的傳奇。來自惠安的王青(化名),十幾歲時當過鞋廠學徒工,2005年決心創業,在幸福街租了店面,做起男鞋配件批發生意,靠著勤勞和人脈貨源,僅三四年就積累了一筆財富,在泉州市區買了別墅。
時移世易。2008年,中國國內電子商務發展勢頭漸猛,幸福街卻面臨著因舊車站外遷客流縮減、實體店庫存危機等多種壓力,轉型成了必由之路。當時,許多傳統零售業開始觸網。2009年,在鯉城區臨江街道黨工委、辦事處的引導下,幸福網店商城創辦,成為泉州首家網店商城。兩三年內,商城從最初的34間實體店面入駐到一鋪難求。事實證明,幸福街這條轉型之路走對了。幸福街商戶向網路批發轉型,並逐漸形成“實體+網店”的經營模式。幸福街商圈不斷擴散,形成電商集聚區,成為泉州電子商務模式的標杆。
新的征途
試水直播電商烙下奮鬥腳印
鬥轉星移,幸福街電商走過快速發展的十幾年。如今,隨著電商競爭愈發激烈、抖音直播帶貨的興起,幸福街再一次來到轉型的路口。
“電商發展已達到高峰,要想拔得頭籌,必須再次轉型。”“95後”的張晉介紹,2018年他大學畢業,從美國得州回來後,子承父業接過家裡的生意。除了繼續為入駐電商提供服務,去年4月起,他著重開闢“直播帶貨”業務。“直播電商對傳統電商的衝擊很大。”張晉介紹,如今身邊很多電商開始嘗試新一輪的變革發展。

▲幸福電商園
電商們敢拼敢闖,社區亦多措並舉做好“後勤”服務。幸福社區黨委書記、居委會主任陳提高介紹,社區積極打造“近鄰五福·共築幸福家園”黨建品牌,與此同時,臨江街道規劃建設“幸福鄰里中心”,打造成便民惠民“15分鐘生活圈”。“幸福眾創中心”利用幸福網商園和幸福鞋業批發市場的優勢,挖掘網創專業人才,打造集創業教育、創業實訓、創業孵化、創業服務於一體的創就業孵化基地。
“這裡有我奮鬥過的青春,這裡有說不完的故事。”在幸福街紮根17年的李先生說。回眸二十余載發展歷程,黨委政府掌舵,市民電商齊心劃槳,200多米長的幸福街烙下一串串奮鬥的腳印。

▲幸福社區
 
作者 張素萍 許小程 王柏峰 文/圖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