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六. 3 月 5th, 2022

泉州有“福”地 闯电商世界,叩幸福之门

▲幸福街口公交站

“一切美好都在慢慢靠近,下一站幸福街口。”当公交报站声响起,总有股神奇的力量,吸引著好奇的人走下车来,敲开这“幸福之门”。

穿行在熙熙攘攘热闹非凡的幸福街,看着道路两侧耸立的“幸福新村”“幸福大厦”“幸福公寓”,不禁令人疑惑,脚下这片0.25平方公里的土地,缘何拥有“幸福”这般别致美好的名字?我们带您走进幸福社区,在老街坊、电商们的讲述中,探寻“幸福密码”。
福地名片
第一站幸福街
位于泉州市鲤城区临江街道幸福社区,原本是荒郊。从20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土路,到20世纪80年代的石头路、水泥路,再到闻名遐迩的鞋业批发一条街、电商集聚区,幸福街的变迁是泉人爱拼、奋斗得福的缩影。
半世纪前
从荒郊到高楼拔地起
“以前这一片很荒凉,人少,房子也少,周围是成片荒地和一些农田。”今年61岁的陈惠琴是幸福社区原主任,作为一名土生土长的“幸福人”,她在社区居委会工作了20多年,对这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都有着深厚的感情。
陈惠琴介绍,先有幸福街,后有幸福居委会。20世纪五六十年代,幸福街还是条土路,每逢雨天总是泥泞不堪。那时候,人们常驾着马车载着货物,从幸福街一路往东可直达东海石头街。
当时,陈惠琴的父亲是令人羡慕的百货公司员工。据了解,当时政府为解决职工及居民住宅困难,逐步在幸福街附近一带兴建宿舍楼,职工们纷纷住进新楼房。“最初是四排平房,40多户人家,人口不过两三百人。”陈惠琴说,夏夜田里经常传来阵阵蛙鸣,越过田地有个小山头,“听老人讲,那是以前的刑场。”
幸福街成立居委会,是20世纪60年代末的事,彼时名称就是“幸福街居委会”。社区的老街坊回忆,关于幸福居委会的命名,她曾听前辈们提起过,“可能因为有条幸福街吧,以前这里太冷清,取这名是带着美好的寓意”。
20世纪70年代末,向阳新村开建。渐渐地,幸福新村、幸福大厦、幸福公寓拔地而起,房子越建越多,幸福街也铺上了石头,路面变得干净整洁。

▲幸福大厦
十几年来
从鞋业批发街到电商集聚区
转折发生于1995年前后的涂门街改造。很多鞋业个体户从涂门街搬迁出来,由于附近有车站客源,店铺租金划算,这些个体户纷纷选择“落户”幸福街。由此,幸福街的鞋业批发业驶上快车道,渐渐成为远近知名的鞋业批发一条街。发展到后来,约4米宽、200多米长的街道内,挤进200多家批发商户。“左邻右舍很多人把房子租出去,租住在社区的外来人口也多了起来。”陈惠琴回忆。
那些年,幸福街见证了一个个奋斗致富、走向幸福的传奇。来自惠安的王青(化名),十几岁时当过鞋厂学徒工,2005年决心创业,在幸福街租了店面,做起男鞋配件批发生意,靠着勤劳和人脉货源,仅三四年就积累了一笔财富,在泉州市区买了别墅。
时移世易。2008年,中国国内电子商务发展势头渐猛,幸福街却面临着因旧车站外迁客流缩减、实体店库存危机等多种压力,转型成了必由之路。当时,许多传统零售业开始触网。2009年,在鲤城区临江街道党工委、办事处的引导下,幸福网店商城创办,成为泉州首家网店商城。两三年内,商城从最初的34间实体店面入驻到一铺难求。事实证明,幸福街这条转型之路走对了。幸福街商户向网路批发转型,并逐渐形成“实体+网店”的经营模式。幸福街商圈不断扩散,形成电商集聚区,成为泉州电子商务模式的标杆。
新的征途
试水直播电商烙下奋斗脚印
斗转星移,幸福街电商走过快速发展的十几年。如今,随着电商竞争愈发激烈、抖音直播带货的兴起,幸福街再一次来到转型的路口。
“电商发展已达到高峰,要想拔得头筹,必须再次转型。”“95后”的张晋介绍,2018年他大学毕业,从美国得州回来后,子承父业接过家里的生意。除了继续为入驻电商提供服务,去年4月起,他着重开辟“直播带货”业务。“直播电商对传统电商的冲击很大。”张晋介绍,如今身边很多电商开始尝试新一轮的变革发展。

▲幸福电商园
电商们敢拼敢闯,社区亦多措并举做好“后勤”服务。幸福社区党委书记、居委会主任陈提高介绍,社区积极打造“近邻五福·共筑幸福家园”党建品牌,与此同时,临江街道规划建设“幸福邻里中心”,打造成便民惠民“15分钟生活圈”。“幸福众创中心”利用幸福网商园和幸福鞋业批发市场的优势,挖掘网创专业人才,打造集创业教育、创业实训、创业孵化、创业服务于一体的创就业孵化基地。
“这里有我奋斗过的青春,这里有说不完的故事。”在幸福街扎根17年的李先生说。回眸二十余载发展历程,党委政府掌舵,市民电商齐心划桨,200多米长的幸福街烙下一串串奋斗的脚印。

▲幸福社区
 
作者 张素萍 许小程 王柏峰 文/图
本站代管于网易主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