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三. 6 月 29th, 2022

跨越800年的綻放——崇禮太子城演變記

張家口市崇禮區太子城冰雪小鎮。

從空中俯瞰崇禮太子城,高鐵站、冰雪小鎮、冬奧村等新地標,如絢爛花朵,散落在燕山山脈之中。
作為北京冬奧會張家口賽區核心區域,崇禮太子城近幾年發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由一個普通的山村,變身為充滿現代氣息的冬奧小鎮。與此同時進行的考古發現,則找回了這片土地湮沒已久的記憶,在800多年前的金代,這裏是一處帝王行宮。
從金代行宮到燕山山村再到冬奧小鎮,這跨越800年的綻放,傳衍著悠長深遠的文脈,蘊含著生生不息的追尋,昭示著燦爛輝煌的未來。

太子城遺址:找回記憶
從北京出發,乘京張高鐵不到1小時即可到達太子城站。
在高鐵站、冰雪小鎮、冬奧村及周邊其他組團建築中,佔據「C」位的是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太子城遺址。
1995年出版的《崇禮縣誌》將太子城址列入古跡介紹,稱這裏出土過遼代文物,是遼金城址。
2015年北京攜手張家口獲得2022年冬奧會舉辦權後,太子城區域被選址建設冬奧配套保障設施,現在的太子城遺址曾規劃為冬奧村專案地塊。
2017年,河北省文物部門對太子城遺址進行全面勘探發掘後確認,這裏為一處金代行宮遺址。
考古專案負責人、河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副院長黃信介紹說,城內高等級建築密集,呈前朝後寢格局,沿軸線分佈,有巨大殿柱,顯示出城址的高貴特性。
太子城遺址出土了「尚食局」款瓷器、「內」「宮」款磚、皇家氣象的龍鳳鴟吻等,種種線索指向了距今有800多年歷史的金代皇帝行宮「泰和宮」。
據介紹,作為第一座經考古發掘的金代行宮遺址,太子城遺址入選2018年度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如火如荼的冬奧會場館規劃建設隨即為考古遺址「讓路」,冬奧村專案另選地塊,太子城遺址及周邊歷史環境得以實現原址整體保護,並規劃建設了考古遺址公園。
考古揭示的太子城遺址中軸線也被確定為整個區域冬奧設施規劃建設的軸線,成為奧運會歷史上場館建設與文物保護的新典範。
西元1153年,金朝皇帝正式下詔從上京遷都至燕京,改燕京為中都,開啟了北京的都城史。專家介紹,金代皇帝按祖制會四時捺缽(「捺缽」是契丹語音譯,意為「行營」,指遼、金帝王按遊牧民族傳統習俗隨季節變化而四時遷徙、遊牧狩獵的活動),因此廣建行宮。
太子城遺址四面環山,河流穿城而過,最終匯入永定河奔向北京。太子城地區應是金皇室從中都去金蓮川捺缽路線上的重要節點。800多年後,北京與崇禮攜手辦奧,「再續前緣」。
如今,佔地近19公頃的太子城遺址公園已向世人開放,成為北京冬奧會一抹濃重的中國文化元素。
緊鄰太子城遺址的張家口賽區頒獎廣場,賽時將每晚為當日或前一日獲獎的運動員頒發獎牌。連日來,運行團隊加緊各業務領域演練,確保以最好狀態迎接盛會啟幕。
「屆時,這裏將吸引世界的目光,成為展示獲獎運動員高光時刻和中國文化魅力的窗口。」北京冬奧組委文化活動部副部長、張家口賽區頒獎廣場場館運行團隊主任高天說,人們不僅可以在這裏見證冰雪激情,還能置身太子城遺址,近距離感受中國歷史文化底蘊。

張家口市崇禮區太子城冰雪小鎮(左)和高鐵太子城站(右)。

太子城村:追逐夢想
辦冬奧找回了太子城遺址的過往軌跡,也改變了太子城村正演進的行程。
太子城村,原在太子城遺址北部,全村有460多戶,1200多口人。村裏老人也說不清村子始建於何時,從墳塋和古廟遺存來看,村民在此繁衍已有數百年。
「三十六龍探平川,千米高山有源泉,一年三季花蓋地,秋風落葉雪滿山。」高山環抱的太子城村相比崇禮其他許多山村,算是「風水寶地」,遇到風調雨順的年景,也被四裏八鄉贊為「糧囤子」。
「實際上,風調雨順不多見,風災雪災卻很平常,祖祖輩輩受偏僻高寒的苦。」71歲的太子城村村民李果說,在他的記憶裏,雪伴隨著災害,大雪封山,溝溝坎坎隱藏的雪坑,「吃掉」豬馬牛羊甚至「吞掉」大人小孩也不稀奇。家家住土房,睡土炕,燒柴禾,「一櫃蓧面,一窖山藥,熬一冬天」。溫飽安康的生活,是村民們的夢想。
太子城村黨支部書記高偉說,申辦冬奧會前,村裏的年輕人大多外出打工,留守在家的收入主要靠種菜。每當外地收菜商人一來,家家戶戶趕緊下地搶收,起五更,睡半夜,路過家門口都顧不得吃飯,生怕賣慢了、賣晚了、賣賤了。
20世紀90年代後期開始,太子城一帶的雪場資源受到投資者青睞,雲頂、太舞等滑雪場陸續開發,冰雪經濟悄然登場。當地村民開始在雪場及其帶動的旅遊業中找到活計。村民意識到,「造孽」的雪,也能「造福」。
真正的巨變發生在冬奧申辦成功之後。因冬奧基建需要,太子城村整體搬遷至崇禮主城區,村民「一步跨進小康」,成為新市民。高偉說,全村三分之一的人端上了「雪飯碗」,年輕人也都回來了,村集體還有3000多萬元的發展資金。
搬遷前,李果和老伴種了大約10畝地,一年辛辛苦苦也就收入2萬元左右。搬遷後,李果夫婦和兒子一家三口分別分到一套住房。「除了補償款存款,我和老伴每人每月能領1580元的養老金,每年還能漲點。兒子在雪場開消防車,兒媳在酒店幹物業。我和老伴每天主要是接送孫子上學,和鄰居下下棋、娛樂娛樂。」李果樂呵呵地說。
冬奧也改變了太子城村所在的四臺嘴鄉,發展資源由過去的「黃金黑鐵」轉向今天的「一坡白雪」。「小散亂汙」的金礦、鐵礦關停轉型,冰雪旅遊專案日益火熱,這裏成了崇禮優質滑雪場集中地。2021年全鄉農民人均純收入達到16168元。
冬奧還改變了整個崇禮,從塞外苦寒之地到「脫貧摘帽」,每四個人中就有一人從事冰雪產業;從「全城一條路,沒有紅綠燈」到變身國際化、現代化「冬奧之城」;從交通閉塞到坐擁兩個高鐵站,高速縱橫,進入北京1小時交通圈。

張家口市崇禮區國家冬季兩項中心的賽道(無人機照片)。

太子城冰雪小鎮:一起向未來
從太子城高鐵站走出,對面就是太子城冰雪小鎮。
小鎮佔地面積相當於350個標準足球場大小,建築彰顯北方山地特色,屋頂採用雪花造型,高處俯瞰,宛如片片雪花降落,鋪展開「燕山雪花大如席」的詩意畫卷。
「小鎮承擔張家口賽區賽時核心區配套保障功能,提供冬奧頒獎、貴賓接待、交通換乘、休閒娛樂等服務。賽後,包括頒獎廣場在內的所有設施都能可持續利用。未來,小鎮將打造成國際一流的四季度假目的地。」太子城冰雪小鎮高級媒介經理於博說。
與太子城冰雪小鎮一道山梁之隔的,是已被國際奧會批准命名為「張家口崇禮奧林匹克公園」的古楊樹場館群。其中,主體建築靈感來自中國傳統飾物「如意」的國家跳臺滑雪中心「雪如意」,是我國首座符合國際標準的跳臺滑雪場地。
緊靠明長城遺址,蜿蜒山地的國家越野滑雪中心和靜臥山谷的國家冬季兩項中心,賽時將為觀眾呈現「速度與激情」,賽後將打造「山地公園」或冰雪培訓、遊樂專案。

觀眾在張家口市崇禮區太子城遺址陳列館欣賞太子城遺址出土的銅坐龍。

目前,崇禮已擁有萬龍、太舞、雲頂、富龍等7家大型滑雪場,其中太舞、萬龍等4家躋身「中國滑雪場十強」。區域內雪道總長超過160公里,有15條雪道通過國際雪聯認證,成為國內高端滑雪聚集區。
地處太子城區域的太舞滑雪小鎮,投資額已超過50億元,成為國內規模最大的綜合滑雪度假區之一。太舞滑雪小鎮常務副總裁李永太認為,冬奧會把崇禮整個核心旅遊資源有效整合提升,帶來了更多樣的客流,各大滑雪場都在努力適應新市場需求,「賽後,肯定會有很多遊客想來,我們在絞盡腦汁做新產品、新服務」。
乘冬奧東風,河北也在謀劃全省發展「新一翼」的未來,努力交出冬奧會籌辦和本地發展兩份優異答卷,打造「京張體育文化旅遊產業帶」即是藍圖之一。
在業界人士看來,借助冬奧會效應、國際一流標準場館群「落戶」,崇禮擁有了一個成為國際「冰雪勝地」的美好未來。
2019年,美國《紐約時報》評出當年52個值得前往的旅遊目的地,崇禮榜上有名。該榜單介紹道,崇禮原本是中國最貧窮的地區之一,但在過去幾年內已經成為一個「閃耀的冬季運動中心」,「現在就去崇禮吧」。(新華社)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