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三. 6 月 29th, 2022

【北京冬奧】你不知道的冬奧事:花樣滑冰選曲趣談

2021年12月26日,羽生結弦在男子單人滑自由滑比賽中。新華社

悅耳的音樂、優美的滑行、輕盈的跳躍與流暢的旋轉……兼具音樂美、姿態美與力量美的特質讓花樣滑冰這項古老冬季運動專案的關注熱度經久不衰。其中,與舞姿相輔相成的音樂往往能深入人心,讓現場乃至電視機前的觀眾們心潮澎湃。
花樣滑冰的選曲規則經歷了怎樣的發展變化?有哪些「爆款」曲目?近年來又有何新潮流?回望冬奧會近百年歷史,讓我們共同尋找答案。

1月5日,中國花樣滑冰運動員王瑀晨(左)黃一航在訓練中。新華社

從無到有
雖然如今不少人將音樂視作花樣滑冰的「靈魂」,但起初花樣滑冰曾是「無聲」競技專案。直到1932年的美國普萊西德湖冬奧會,花樣滑冰才首次與音樂「牽手」:一支管絃樂隊走上冰場,迴圈演奏同一支曲子為所有選手伴奏。
此後經過很長一段時間,選手們逐漸獲得更大的音樂選擇權,但僅限於不帶歌詞的純音樂。為吸引更多年輕觀眾,從2014年起,國際滑聯宣佈允許花樣滑冰配樂出現歌詞。
在花樣滑冰音樂剪輯師、前加拿大冰舞國家隊隊員雨果•舒伊納爾看來,配樂是花樣滑冰比賽的基礎,比賽曲目對選手的形象、服裝與編舞都有重要影響。
「如果沒有精心設計的選曲、編曲及作曲,即使是優秀的花樣滑冰選手,也無法發揮出最大潛力。」曾為四屆世錦賽冠軍得主、法國組合帕帕達吉斯/西澤龍在內的多位花樣滑冰明星設計比賽曲目的舒伊納爾說。

2018年10月26日,陝西大劇院版歌劇《卡門》在西安陝西大劇院上演。新華社

熱門「神曲」
據觀察,出於對歌曲故事性、受眾熟悉度與認可度等方面的考量,經典影視劇配樂、經典歌劇與古典樂通常為花樣滑冰選手們最常選用的曲目,如柴可夫斯基的《天鵝湖》《羅密歐與朱麗葉》、貝多芬的《月光奏鳴曲》以及韋伯的《歌劇魅影》等。其中,在各大賽事中,被女單、男單、雙人滑、冰舞等各項目花樣滑冰選手多次「撞車」選用的《卡門》堪稱最熱門的花樣滑冰配樂。
由法國作曲家喬治•比才於1874年創作的《卡門》是全球上演率最高的歌劇之一。4幕歌劇音樂反差強烈、故事色彩濃厚,充分表現了愛情、仇恨、慾望與宿命等人性主題。
談及《卡門》,舒伊納爾表示,花樣滑冰配樂的反差感直接關係到運動員情緒與力量的變化,對於花樣滑冰選曲至關重要。《卡門》不同音樂選段的反差感利於選手們在短時間內呈現情緒與故事。
隨著規則的調整,新的「爆款」歌曲也隨之而來。2018年平昌冬奧會冰舞短舞蹈比賽的主題是「拉丁」,賽場上,中國、韓國及波蘭的選手們便不約而同地演繹了流行歌曲《Despacito》。
本屆北京冬奧會的花樣滑冰賽場上又會出現哪些熱門「神曲」呢?讓我們拭目以待。

百花齊放
18世紀中期起源於英國的花樣滑冰在歐美地區有著數百年的開展歷史,世界大賽的領獎臺長期被歐美人壟斷。為了讓作品被更多裁判與受眾理解、引發共鳴,不少亞洲選手會選擇演繹歐美音樂。但近年來,越來越多的東方元素在花樣滑冰賽場上脫穎而出,《梁祝》《臥虎藏龍》等「國風」經典成為不少中國選手、華裔選手的選擇。
1995年世界花樣滑冰錦標賽上,伴隨著《末代皇帝》的悠揚曲調,陳露在自由滑節目中融入中國敦煌和絲路花雨的舞蹈動作,充滿東方韻味的演出讓裁判與觀眾久久回味。也是在那場比賽後,世界花樣滑冰冠軍名錄上首次寫上了「中國」。
兩屆冬奧會花樣滑冰男單冠軍羽生結弦在去年底舉行的全日本錦標賽暨北京冬奧會預選賽中奪得冠軍。當晚自由滑比賽中,他通過一曲和風音樂《天與地》講述日本戰國武將上杉謙信的一生。四年前,他還將《陰陽師》帶上平昌冬奧會賽場,技驚四座。
歸根結底,對於花樣滑冰運動員而言,無論是民族的或舶來的,古典的或現代的,熱門的或小眾的,能夠融會貫通,演繹出自己的風格乃至成為經典的選曲,就是最好的選曲。(新華社)

「相約北京」冰球國內測試活動在北京五棵松中心舉行。新華社

北京冬奧會的製冰方案為什麼是冬奧會歷史上最環保的?

經過一系列測試活動、測試賽,北京2022年冬奧會冰上場館的優質冰面受到國內外各項目選手們的好評。此外,北京冬奧會的7座冰上場館的冰面,還具有環保、環境可持續性的特點,製冰方案從設計到執行,「綠色辦奧」的理念貫穿始終。
據瞭解,北京2022年冬奧會新建、改建了7座冰上場館、共9塊冰面,均使用了環保型製冷系統和製冷劑,其中5塊冰面使用了二氧化碳(R744)跨臨界直接製冷系統,4塊冰面使用了R449A製冷劑。
在冰上場館製冰方案的設計之初,原計畫採用R507製冷劑,該製冷劑在當前全球範圍內普遍使用,符合《蒙特利爾議定書》對發展中國家的要求,但其GWP值(全球變暖潛能值)為3985,相對較高。
為使北京冬奧會的場館更具有環保、可持續性,在國際奧會和國際專家的支持下,北京冬奧會積極研究製冷劑的國際發展趨勢和當前實用技術,與國內外製冷行業知名專家多次會商討論,確認了兩種製冷系統可以選擇:
一是二氧化碳跨臨界直接製冷系統,適合常年製冰的場館,如國家速滑館等;

國家速滑館冰面。

二是傳統製冷系統,適合不需要常年製冰的場館,如水立方、國家體育館等。
北京大學教授、國際天然工質研究領域知名專家張信榮認為:二氧化碳跨臨界直接製冷系統具有安全性高、能耗和運行成本低、環境友好等優點,且全部熱量可回收利用,是冰上場館能源系統中最有前景的工質之一,可使場館能源系統冷熱一體化高效運行,在全球範圍內都具有廣闊的應用前景。
國家速滑館製冰技術方案有十多位院士、國內行業協會頂尖專家、建設代表進行反覆論證,在與北京冬奧組委、國際奧會製冰專家的討論中,二氧化碳跨臨界直冷製冰技術被提出。

工作人員在首都體育館內進行製冰工作。新華社

「國際單項體育組織專家曾說,國家速滑館使用國際慣用的環保製冰技術就能達到冬奧比賽標準。但經過18個月摸索,中方團隊把歷屆冬奧會速滑館製冷系統資料翻了個遍,對世界所有製冷劑優劣特點逐一分析,最終拿出了更先進的製冰技術。」參與國家速滑館建設的工程師宋家峰說。
在創新的背後,環保考量是最重要的因素。據宋家峰介紹,北京冬奧會之前,在全世界範圍內,從未在大型冰上場館中使用過二氧化碳跨臨界直接製冷系統。二氧化碳製冷劑ODP(破壞臭氧層潛能值)為0,GWP(全球變暖潛能值)僅為1,使用相同數量的傳統製冷劑的碳排放量,是二氧化碳製冷劑的3985倍。二氧化碳製冷產生的餘熱回收後,可以提供70攝氏度熱水用於生活熱水和除濕再生等用途。相比傳統製冷方式,國家速滑館採用二氧化碳製冰能效提升30%、一年可節省約200萬度電。
在傳統製冷劑選擇方面,當前國際相關組織,如美國空調製冷學會(AHRI),確定了現階段全球範圍內普遍使用的R507所對應的替代製冷劑可為R449A ,R449A的GWP值為1282,較R507降低了68%。
北京國家游泳中心、國家體育館和五棵松體育中心均為2008年夏季奧運會的主場館,並將在北京冬奧會承辦冰壺和冰球比賽。為回應「綠色、共用、開放、廉潔」的理念,三場館在對設備供應商、設計工程師和服務提供商進行調研後,選擇了R449A製冷劑。
製冷行業內專家說:「採用R449A製冷劑,是在不影響系統性能和經濟可持續性的前提下,採取積極措施向環境可持續發展目標邁進的例證。」
國際奧會一直十分支持北京冬奧會場館建設的環保選擇,相關官員表示,北京冬奧會冰上場館採用了節能型製冷系統、環保型製冷劑,積極推動了國際奧會的可持續發展戰略。其中二氧化碳製冷系統的使用,率先為世界做出了環保和可持續的示範,R449A製冷劑的選擇,將使得北京冬奧會成為冬奧會歷史上冰上場館製冷劑GWP值最低的一屆冬奧會。(新華社)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