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三. 6 月 29th, 2022

直擊賽前訓練:花滑群星用什麼「花樣」來滑冰?

參加北京冬奧會花樣滑冰比賽的雙人滑選手在首都體育館進行賽前訓練。圖為中國選手彭程(左)與金楊在訓練中。中新社

【本報綜合報導】兼具力與美的花樣滑冰項目極具觀賞性。北京冬奧會花樣滑冰團體賽4日開賽,透過連日來的合樂訓練,人們得以一窺花滑群星用什麼「花樣」來滑冰。

先來說「冰」。首次上冰的日本花樣滑冰男子單人滑選手宇野昌磨說:「冰非常的軟,沒有感到不好跳躍。」另一位日本花滑男單選手鍵山優真也在受訪時說到冰的柔軟,並且是「越滑感覺越好」。

參加北京冬奧會花樣滑冰比賽的雙人滑選手在首都體育館進行賽前訓練。圖為中國選手隋文靜(右)與韓聰在訓練中。中新社

使用軟糯的糯冰,是花滑比賽與短道速滑比賽的場地區別。相對於短道速滑選手偏好的脆冰,軟的冰面有利於花滑選手做跳躍動作。北京冬奧會期間承擔花樣滑冰、短道速滑兩項賽事的首都體育館,可以在兩小時內切換冰面「模式」。

花滑比賽的「冰」不僅軟,還很「美」,日本花樣滑冰冰上舞蹈選手小松原美里/小松原尊對此贊不絕口。「這是我們競技生涯中遇到的最美的冰。」這對冰舞伉儷說,在如此美的冰面上競技令人充滿信心和力量。

參加北京冬奧會花樣滑冰比賽的雙人滑選手在首都體育館進行賽前訓練。圖為中國選手彭程(前)與金楊在訓練中。中新社

冰「美」,人亦是。花滑項目兼具音樂美、姿態美和力量美,至於「美」在何處則要細數個中「花樣」。

作為一項古老的冬季運動項目,花滑比賽起初「寂寂無聲」,直到第三屆冬奧會時才增加了配樂。從由管弦樂隊循環演奏同一曲為所有選手伴奏,到逐漸放開音樂選擇權,比賽曲目之於花滑愈發重要。

這其中,出自《天鵝湖》《月光奏鳴曲》《歌劇魅影》等經典作品的配樂頗為熱門。特別是《卡門》,因其音樂選段反差強烈、有利於選手在短時間內呈現情緒,而被廣泛運用。

參加北京冬奧會花樣滑冰比賽的雙人滑選手在首都體育館進行賽前訓練。圖為中國選手彭程(左)與金楊在訓練中。中新社

近年來,更多含有「東方元素」的選曲出現在賽場。例如這個賽季,中國選手金博洋、美國選手周知方均選擇了電影《臥虎藏龍》的相關配樂。平昌冬奧會時以《陰陽師》力克群雄的衛冕冠軍羽生結弦,如今將通過和風音樂《天與地》講述日本戰國武將的故事。

為反映音樂風格,契合節目主題,花滑的比賽服也需要精心設計。事實上,根據國際滑聯對選手服裝相關規定,比賽服會對比賽成績造成一定影響。

3日在首都體育館,中國花樣滑冰冰上舞蹈選手王詩玥/柳鑫宇換上了他們為北京冬奧會冰舞自由舞比賽新制的「戰袍」。服飾創意源於中國古代山水畫,男伴的衣衫繪有「青峰疊嶂」,女伴的一襲水藍色裙宛如「浮雲綠水」。

身著「青山綠水」並在藍色調的場館裡一展「中國功夫」,這對中國搭檔難掩興奮。王詩玥形容感覺像是「大好河山任我馳騁」。柳鑫宇則對中新社記者說,從音樂到服裝都極具傳統特色,他們自豪於在奧林匹克舞台上傳播中華文化。

冰舞裡沒有跳躍動作。而在花滑的其它單項上,令人嘆為觀止的跳躍往往集中展現了選手的「力量美」「技術美」。

現如今的男子單人滑、女子單人滑,四周跳是獎牌的「敲門磚」。男選手們比拼著四周跳的個數和種類。例如以跳躍技術著稱的宇野昌磨3日首次上冰,就分別在後外點冰跳、後內結環跳、後外結環跳、後內點冰跳4種動作上完成四周跳。

美國名將陳巍已為自由滑節目編入6個四周跳,但他明確表示在北京不會如此「瘋狂」,至多完成5個四周跳。常被拿來與陳巍進行比較的周知方,雖曾直言「我認為不需要非得完成一定數量的四周跳」,但來到北京之後,亦在訓練時間苦練四周跳。

再看女選手。實力超群的俄羅斯「套娃」在訓練時提前上演「四周跳大戰」,其中,未滿16周歲的瓦利耶娃完成了後內結環四周跳等。儘管一度出現軸心不正的情況,但她在反复練習後又接連成功完成多個四周跳,顯示出極大潛力。首度在國際滑聯賽事中完成勾手四周跳的特魯索娃也在打磨「絕招」。

看台上,平昌冬奧會花樣滑冰女子單人滑冠軍扎吉托娃溫柔地看著後輩們。這次以特派記者身份來到北京,「扎娃」說希望能把場內選手與場外支持者連接起來。值得一提的是,「扎娃」當年將跳躍動作全部編入節目後半程,博得更高分數。但為避免成套動作「頭輕腳重」失去美感,國際滑聯已對評分規則相應作出修改。

另據國際滑聯最新發布的花樣滑冰雙人滑世界排名,中國組合隋文靜/韓聰位居榜首。平昌時僅以0.43分憾失金牌,「蔥桶」組合蟄伏一個奧運週期後在自由滑曲目重新啟用了《憂愁河上的金橋》。

舊曲新編,他們不僅在托舉、螺旋線等細節設計上有所創新,更將兩人相互扶持走出傷病的真實故事融入其間,旨在讓觀眾在欣賞到「美」的同時也感受到他們的支持力量。或許,「以情動人」,正是冰面上最迷人的「花樣」。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