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日. 7 月 3rd, 2022

社論 美國及西方不足恃 烏克蘭唯有自救圖存

美國是西方列強之首,拜登在烏克蘭事件上卻不折不扣是個懦夫。俄羅斯動作頻頻,北約心焦如焚,法國總統馬克宏領銜出面跟普丁會談,以期解除危機,拜登不僅有若事不關己,還躲在後面搧風點火,恫嚇普丁揚言要以最嚴厲經濟制裁。原本馬克宏跟普丁商談融洽,或許稍見和平曙光,拜登如此一點火,惡扯後腿,讓馬克宏前功盡棄。
普馬之會雙方雖各說各話,但仍保留轉圜之機。克里姆林宮雖然打臉法方「俄國暫時不會在烏克蘭邊境發起新的軍事行動」之說,卻認為仍有緩和局勢之需要,意即仍有協商空間。目前情勢很清楚,羅斯咄咄逼人,對於所提北約不得東進等三條件,毫無妥協餘地,北約方面則意見紛紜,弔詭的是,具戰力的西歐大國德法等,傾向於和平解決,極不想捲入戰事,馬克宏集集奔走調停,足以說明一切;但東歐原屬蘇聯的各小國,反而赤犽犽跟俄國勢不兩立、不惜一戰的高姿態。
北約的尷尬困境在能打的不想打、想打的不能打;一旦俄國出兵動武,北約將如背道而馳的雙頭馬車,戰還打得下去嗎?而北約背後最大靠山美國,卻冷眼旁觀,拜登再三表明美軍不會介入,只狗掀門簾出張嘴,說些飄飄渺渺的經濟制裁空話。
最近美方更以實際行動體現其棄戰決心。白宮雖宣稱並未撤僑,卻一再呼籲國人「立即離開烏克蘭」。俄羅斯與白俄羅斯決定10日起將舉行聯合軍演,烏克蘭危機升高,白宮下令,若俄烏發生衝突,駐波蘭美軍將可協助在烏克蘭的美國公民入波避難。美國對烏克蘭危機的態度,簡而言之,只一個字:躲。說來離投降雖不中亦不遠矣,諸般行動更充滿失敗主義。
北約四分五裂,美國坐視不管,烏克蘭如果面臨俄軍入侵,很難逃滅國之災,唯一解套是西方答應普丁所提三條件。但問題卡在西歐方面傾向同意不再烏克蘭駐軍東進,但不願出兵的拜登卻不想讓步,烏克蘭情勢因此陷入一片亂局,馬克宏縱有三頭六臂也很難在短期內梳理雜亂的情勢。
拜登不願出兵,將堵注全押在對俄經濟制裁上。但美俄經濟交鋒,也並非一對一對決,雙方盟國也都將捲入。拜登早先揚言要在實施金融制裁,但金融制裁牽動整體國際金融秩序,歐洲方面有很大意見,且興起的中國大陸將跟俄國站在一邊,西方討不了多大便宜;最近拜登又說若莫斯科對烏克蘭發動入侵,必會切斷來自俄羅斯具爭議性的北溪天然氣2號管線(Nord Stream 2)。北溪天然氣2號管線涉及德俄的共同利益,德方對此顯然有所保留。
烏克蘭危機其實最終解決之道,就是烏克蘭自救,和俄國妥協。西方列強放棄它們的情勢已越加明顯。烏克蘭還能依賴美國為首的列強嗎?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