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三. 6 月 29th, 2022

首秀出彩 大陸雪橇未來可期

2月10日晚,北京冬奧會雪橇項目團體接力比賽在北京延慶的國家雪車雪橇中心舉行。圖為中國隊選手黃葉波和彭俊越在比賽中。

【本報綜合報導】隨著黃葉波/彭俊越兩人衝過「雪游龍」賽道終點,大陸雪橇軍團的首次冬奧之旅畫上了句號。在團體接力賽中先行完賽的隊友范鐸耀、王沛宣走了過來,和黃葉波、彭俊越碰拳致意,此刻洋溢在四人臉上的更多是笑容。
10日晚在國家雪車雪橇中心舉行的雪橇團體接力比賽是北京冬奧會雪橇項目的最後一項。中國隊4名隊員聯袂出戰,這是他們在本屆冬奧會的最後一戰。沒有過多的壓力,四人更多隻是享受比賽。
團體接力賽位列第12,范鐸耀、王沛宣止步男、女子單人雪橇第3輪,黃葉波/彭俊越雙人雪橇組合名列第17,如果僅看賽事成績中國雪橇隊難言優秀,但對初登冬奧賽場的運動員而言,他們已嶄露鋒芒。
與歐美傳統強國相比,大陸雪橇起步較晚。此前歷屆冬奧會中,大陸從未在雪橇項目中獲得過參賽資格,甚至中國雪橇國家隊也是2015年借北京冬奧會申辦成功的契機才組建成立。這一年,范鐸耀、王沛宣、黃葉波、彭俊越四人通過跨項選材進入雪橇國家隊,開啟了新的征程。
主攻越野滑雪的范鐸耀、專攻標槍的王沛宣、練習短跑的黃葉波、練習籃球的彭俊越……天南地北的運動員聚集在一起,祗為一個目標——北京冬奧會。
跨項而來,困難可想而知。「剛開始練的時候,每次滑行時雪橇都會翻,有時候一趟滑行能翻兩三次,摔倒了再爬起來,我們就是這樣起步的。」黃葉波、彭俊越的經歷亦是其他雪橇隊隊員的常態。
這項「勇敢者運動」最高時速可達140公里,對選手的爆發力和滑行技巧都是極大考驗,也使得選手在比賽和訓練中受傷成了家常便飯。范鐸耀就曾在德國奧伯霍夫雪橇賽道上因翻橇事故出現腦震盪。鼻樑骨被摔斷,三顆門牙被磕掉,養傷一個月,他還是戰勝了對傷病和意外的恐懼,重新上場,一如他在微博上勉勵自己的一段話:「能治癒你的,從來不是時間,而是明白。」

2月10日晚,在北京延慶國家雪車雪橇中心舉行的北京冬奧會雪橇項目團體接力比賽中,德國隊以3分03秒406的成績獲得金牌。圖為德國隊選手托比亞斯·文德爾和托比亞斯·阿爾特在比賽沖線後慶祝。

經驗要一點點積累,技巧要一點點長進,甚至雪橇項目尤為強調的爆發力也要一點點積攢。7年時間裡,這批年輕人和大陸雪橇運動一同成長,並如願「滑」進了北京冬奧會。范鐸耀說:「不敢相信這一刻來得這麼快,2015年剛進隊時大家都說為了北京冬奧會,當時感覺很遙遠,但這一天真的到來時卻好像在做夢」。
對年輕的中國雪橇隊而言,參賽便是突破。而在「雪遊龍」賽道上,范鐸耀四人均滑出了自己的最佳成績。中國雪橇隊冬奧首秀出彩,某種程度上還要好於預期,更何況這個成績還是在左腳三處骨裂的王沛宣帶傷上陣的情況下完成的。
當然,這一夜「雪游龍」的勝利屬於德國隊。本屆冬奧會,德國雪橇隊在此前42枚奧運獎牌的基礎上再添4枚金牌,進一步鞏固了其在雪橇項目的統治地位。與底蘊深厚的德國隊相比,中國雪橇隊還是「新軍」。從第12名到第1名,是中國雪橇隊和世界頂級強隊的差距。
腳踏實地、穩紮穩打、用力追趕是中國雪橇隊的必經之路。正如中國雪橇國家集訓隊領隊王忠林所言,大陸雪橇還在摸索前行,范鐸耀四人在冬奧賽場上的拼勁也將點燃更多雪橇運動員的熱情,或許將來某一天中國隊也有機會站上最高領獎台。
眼下參加北京冬奧會的目標已實現,但四人還有更高的目標、更遠的預期。9日晚結束雙人雪橇比賽後,黃葉波、彭俊越便和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約定了4年後米蘭冬奧會再見。搭檔4年來,兩人的默契已在成百上千趟滑行中練出來,黃葉波說:「我們相約要一起參加很多很多屆冬奧會,目標是站上冬奧會最高領獎台。」
翻開四人的履歷,24歲的范鐸耀、21歲的王沛宣、25歲的黃葉波、21歲的彭俊越,這支平均年齡不過23歲的團隊,讓人對大陸雪橇的未來充滿了期待。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