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 3 月 6th, 2022

流浪到漂流 台湾海洋文化推广先驱讨海因缘

慈济大学山脚下花莲人文讲堂《山海台湾》系列讲座」第二场次,邀请到台湾著名海洋文学家–廖鸿基老师,讲述其成为一名讨海人的因缘,纪录、报导其在广袤无垠汪洋大海中,随着大自然四时运行的讨海生活经历,以及所见所闻的感悟;他擅写海洋的万千姿态、鲸豚鱼鸟的灵动与情感、渔业文化纵深与聚焦,在过去著作等身的散文作品中为读者打造了各种向海之径;进而成为台湾海洋文化推广先驱者-「行动文学家」的哲思。

 

海洋「文学家」     

虽然被称作文学家,廖老师却常言自己其实读的文学作品并不多,未接受过正统文学训练,也不认为有哪位文学作家?或是哪一部作品曾深刻地影响自己一直以来的写作风格,至今,他已创作二十余部作品;多数文学创作家迈入耳顺之年,创作量已不如青壮时期的丰沛,今年64岁的他,创作灵感仍源源涌现,近期才刚又完成他的第一部长篇作品–『《最后的海上猎人》』。

 

何以能有这源源不绝的创作灵感?

他说年轻时的自己,常在海边流浪,他在「听」著海洋的声音。这个「听」,并非只是借由单一器官的耳朵来聆听,对廖老师而言,是以身体全身性的感官去接受、感知外在自然所带来的一切;他将这感知后的体会、感受及所思,转化成文字,创作出一部部作品;他认为自己的阅读源自于「听」。他指出,无数此流连海边流浪后,曾写下:「不曾停歇的拍岸涛声」及「永不息止的滚动」,对他而言,这是两种不同的意象,走在不同的海岸而产生出的不同体会。

带领东华大学学生学习创作的时期,廖老师会带学生到海岸边走一段路,行走间,鼓励学生别只是看了海天一色的壮阔美景后,只会「哇」一声,就过了;而是从中学着倾「听」著,听着大海想诉说的一切,他认为:「即使只是在海岸边走走,故事也早已写不完。」

廖老师的创作灵感源自其自身开放的五感经验,归功于他的「流浪」人生–那些被世俗认为「没效益」、「吃饱太闲」的事,却成为滋养他创作的沃土。

 

为何流浪?

「山看多了想登山,海看多了想航海,云看多了想流浪」,廖老师这般言道。他提及:因生性不善表达,与他人相处过程并不愉快,甚至痛苦的个性,想成为一名巡山员或灯塔看守员,是儿时的天真梦想;年轻时想离开人群,到群山去;年届三十岁时,决定去当讨海人,一当就当了五年。

廖老师向现场同学分享:每年九月,东北季风起,风浪渐大,就是讨海猎人与海洋搏斗的开始,六级以上风浪,浪高轻易就能超过两公尺,传统的捕猎方式,一名镖鱼手会拿着镖枪,站在渔船最前方的标台,单靠镖台上的两只鞋套固定身体,全凭自身平衡控制,次手正站在标手后方,指导船手追逐旗鱼在海中迅速窜游的方向,镖鱼手、次手与万中选一的「海脚」们团队合作,才有可能一举成功镖得俗称「海中猎豹」的旗鱼;他曾待在镖猎旗鱼的渔船上,见证世界仅存的古老捕鱼技法,战浪「镖旗鱼」的文化重现。这些讨海人流浪的经历,以及与其他讨海人交织共谱的海上故事与深刻写实的画面,成了他笔下战浪「镖旗鱼」,用生命与海搏斗最动人的描绘:「镖手挺镖,仿佛全身气力都提在镖尖,镖尖指住海上窜游的旗鱼狂声叫喊,喊出了全船高昂一致的战斗火花。 」

对廖老师而言,「镖旗鱼」的捕鱼文化,尤其弥足珍贵;他近期出版的新著《最后的海上猎人》长篇小说中,即是以文字创作纪录描绘一幕幕海上瞬间,纪念见证讨海人的海海人生。

 

迎向海洋 开启海上壮游

廖老师长年与大海为伴,深受海的启发,以独特的海洋经验,创作从描写较多鱼与人之间的互动关系,进而发展出属于他自己与海洋的语言,以其丰富的海洋经验与细腻的观察,用文字及影像作纪录,书写出迥异于陆地文化的海洋文学,而广为人知之外;1998年创设「黑潮海洋文教基金会」,致力于台湾海洋环境、生态及文化的研究工作,则成了他一生的志业。

这些年,他与其团队致力推广、策划海洋活动,诸如:创办赏鲸之旅、垦丁海域鲸豚调查、绕岛航行、独木舟环岛…等大型计划;其中,「黑潮101漂流」计划是最令他引以为豪,且执行难度最高的海上的奇幻漂流。

想要在海上连续漂流数日,得先有一艘坚固的浮筏,最初浮筏的制作让团队苦恼许久,「本来想用汽油桶,但发现太重、组装不易,有次在河岸散步看到码头常见的浮动式方砖,灵机一动拿来组装,发现方砖就像乐高一样,有了竹竿做支架撑住后,竟然能抵挡大海的扭力,经过3天测试一点损伤都没有。」这场「黑潮101漂流」的奇幻漂流,只靠一艘无动力的塑胶方筏,从南向北,漂足200多公里;费时5天就从台东大武漂到宜兰苏澳,而这引领他前进的动力就是「黑潮」。

廖老师分享申办此计划初始充满热情,当时,为了向政府相关部门申办此计划,受限于政策法规与社会固有的封建思想,共走了18个单位,政府部门习惯以陆地视角的思维模式,箝制与阻拦…,这项让他视为「不允许失败的计划」,历经一波多折的过程,令他不禁感慨道:「生于海岛的人却背向海岛,是件吊诡的事。」

坐下来,世界就放大

「黑潮101漂流」的奇幻漂流,顺黑潮而行,实现了他对漂流的渴望;他分享:「黑潮是地球上的主环流,它的浩瀚有如星辰日月般强大,而我们这么渺小的生命放在上头,那能量间的感应、浩瀚与渺小间的互动,深深改变了我的生命质素,回来之后看海的感觉都变得很不同,不是海变了,是自己变了。」

他再说,「若从创作者的立场来看,一个创作者的生命高度很重要,我写海,我跟海的关系得够厚、够高,这趟漂流后我确信接下来的创作,将会是我海洋书写的另一个高峰。」

他深深期盼,黑潮的大洋气魄,能让岛屿长出志气,不再狭隘;一旦读懂黑潮,我们的心将重新浮现一座岛屿,和不再迷航的自己。当岛屿转过头来面对开朗展放的海阔天空,岛屿的气度、格局必将有所不同。

 

漂流的智慧

执行「黑潮101漂流」计划前,有专家曾经质疑这项计划,若想认识黑潮,为何不直接使用仪器探测就好,一样可以得到精确的数字,反而大费周章地执行这项计划。对此,廖老师回应此质问:「仪器能测量他的感官经验吗?」

他说,他想要的是用自己的感官经验去探究著这不断涌流的黑潮,一种以「人」的观点,将自身摆在汪洋大海之中,去感受、去体验自然的奥妙。

对廖老师而言,这是一场冒险之旅,借由这样的探索所体会,将这份感受带回岛屿,启发大家迎向海的渴望;这种充满人性的感官深刻经验,并非精密仪器能触及与给予。

人身处于现代社会,一生犹如生产线般,步步为营,生怕自己落单于他人,也因此失去了创造的野性;每个人都做着「有用」的事,不再去流浪,不再去做「吃饱太闲」的事;也不再相信自己的感官经验,不去表达,剩下的仅有「被驯服」的心灵。

社会普遍价值认为「浪漫不过是不切实际的代名词,漂泊根本是失败、失意者的行为,流浪,一定是鲁蛇,而漂流呢?「漂流」则是集所有不切实际、失败、失意、鲁蛇之大成。廖鸿基却深深觉得:「自己这辈子最值得拿出来谈的,就是这些浪漫、漂泊、流浪和漂流的故事。」

讲座接近尾声,他鼓励现场学生:「走出去、航出去,看见人世、城市以外,宽广、缤纷的世界。」;并以海明威「不断以行动来增加生命广度和深度。」作为期许;同时,亦回首自身三十岁后从流浪到漂流的一生下了一个最佳注解。

本站代管于网易主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