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六. 11 月 16th, 2019

【蕉城專刊】守候與期待 赤溪青獅為誰而舞

福建蕉城赤溪青獅,一項傳承百年的民間文化藝術,一種平安與吉祥的象徵。它不同於北獅身披金毛髮,頑皮似孩童;又不同於南獅,五彩靈獸毛,盡顯王者范。它融合內文拳,吸收南北獅,終自成一派。當鑼鼓聲響漸漸遠去,蘊含古老歷史的青獅也慢慢地淡出人們視線。唯有一群老藝人,他們不願摒棄傳統文化,將青獅傳承的重擔抗在肩上。IMG_3566IMG_3613

見證青獅的靈魂和精粹
走進百年老宅,青獅隊伍正忙著做表演前的準備,穿獅鞋、套獅頭,調節奏……井然有序。這只青獅隊伍都是身經百戰的「老革命」,練過功夫,耍過大刀,其中年紀最大73歲,最小的54歲,別看他們一身「硬骨」耍起青獅一樣穩紮穩打,進退有序。
伴隨著鏗鏘的鑼鼓聲,旗手揚起龍旗,一場氣勢磅礡、獨具特色的青獅表演拉開序幕。赤溪青獅的第七代傳承人吳振勝身穿銀白相間習武服,雙拳運氣,頃刻間身形疾如閃電,步法敏捷,指力強勁,拳化掌、劈變勾……招數頻繁繁複多變,令人眼花繚亂。
這打得是赤溪內文拳,以柔克剛、以小制大的拳法,吳振勝將其發揮大極致,剛健有力。出神入化,看得周圍觀眾拍手叫好。
隨後,吳振勝將手中的獅球嫻熟自如地騰空拋起,引得青獅騰空一跳,大步前行。它昂首騰躍、威風凜凜,將百獸之王的王者風範完美的展現;輾轉騰挪,搔癢眨眼,懶懶洋洋,又將王者的率真可愛的另一面展現地淋漓盡致。聽鼓、伸懶、跌扑、翻滾、跳躍,顯得那般詼諧逼真;緣柱、登山、下嶺、飛巖、采青,舉止中流露出威武的俠氣;搶球、藏球、啃球、尋球、趴球、失球,每一個動作都那麼的滑稽風趣。青獅歡樂、惆悵、率真、調皮、善良的性格在鑼鼓、鈸等打擊樂的烘襯下,動作合韻合拍,更加顯得形象逼真,精巧絕倫,令人驚歎、叫絕。
一場青獅表演就短短15分鐘,炎熱的夏日,老宅也遮不住當空的烈日,青獅內的演員早已大汗淋漓。「舞獅子很消耗體力,舞上5分鐘就能感到累了。原來都是一隻獅子兩班人輪著表演,現在人員有限,也要求演員的體力得跟上。」青獅的第六代傳承人楊徐元握獅頭說道,除了要有一個好身體,演員之間還講究配合,兩人的高矮、胖瘦都得協調起來,一般『獅子頭』需要個子高一點的。
「我和楊徐元搭檔都三十多年了,從小就這院子裡舞獅,配合已經十分默契了。」楊忠金邊整理著獅身,邊和我們說道,青獅需要配合才能完成,搭檔一般都是從小配合到現在,要是一對搭檔散了,重新組合還得從頭磨合,非常的麻煩。
舞獅之人舞的是獅子,練的卻是武術,功底要厚,尤其是舞獅頭,定要有硬橋實馬之功,舞獅尾的也需有嫻熟的彎腰踢腿之技。這些技藝並非一朝一夕,需要傳承人的毅力和恆心,大家擰成一股繩,才能做好一件事。

IMG_3823

內文拳表演_3952

青獅和內文拳完美碰撞
舞獅是我國優秀的民間藝術。每逢佳節或集會慶典,民間都以舞獅來助興、舞獅有南北之分,青獅則屬於是傳統南獅中的一種,距今已有150多年。
每逢正月,是青獅活躍度最高的時候,青獅隊上街采青、巡演,將節日氛圍推向高潮。對於青獅的由來,各界說法不一,其中一種便是相傳在清同治年間,赤溪村村民喜歡將紙紮而成的獅子拿出來相互媲美。同治五年,南獅傳承人鄭仁爐、鄭仁灶兩兄弟從長樂遷徙到赤溪巧遇村民比鬥獅子,於是便饒有興致地走近欣賞,他們發現獅子雖美,但缺少一份靈氣,還有很多方便需要改良。兩兄弟都是工匠手,便憑著自己的手藝特長對獅子進行反覆的研究,終於成功改良了獅頭的下鍔、眼睛等部分,使原來呆板單一的固定獅頭變成惟妙惟肖的活動獅頭。
鄭氏兩兄弟好習武,在獅頭改造期間便與內文拳始祖楊勤厚相識,三人聊得甚歡,還互相切磋武藝,甚至還商量著如何將功夫融入赤溪舞獅表演中,鄭氏兩兄弟學得是南獅技藝,楊勤厚創得是內文拳,要相融還得找出共通點。在三人日夜兼程,齊心戮力下,終於將內文拳和赤溪舞獅相結合,並名為青獅表演。以武打(內文拳)為根基,舞出惟妙惟肖的獅子形態,獅子的造型與白居易詠《西涼伎》詩中的獅子「假面胡人假獅子,扎竹為頭絲作尾,金眼睛銀貼齒,奮迅布衣擺雙耳。」完全一致,獨創出一套具有赤溪特色的青獅表演。此後,三人名聲鵲起,在赤溪鎮上開館授徒,傳播青獅文化。
青獅之所以稱之為青獅,是因其獅頭呈八卦形(即是:麒麟頭),獅身呈青色,故曰:「青獅」。青獅的獅身內設四個竹圈,舞獅者每人套兩個,需在獅身青布與竹圈中來騰挪摧動獅舞,這對武功的要求極高。要想成為一個合格的舞獅師傅,需在熟悉內文拳至少是小四門的基礎上,再經半年時間的磨合訓練方成,可知其艱苦程度。
「要舞好青獅,你就得學好內文拳,這個青獅的根,也是青獅的傳統。」青獅第五代傳承人楊日祿說,赤溪鎮上基本每個娃娃都會耍幾個內文拳式,拳有力,腳有勁,打出拳路才漂亮。青獅文化是有血有脈,當你打通它的脈絡時,青獅遍「活」了。

IMG_3892 IMG_3708

青獅文化貴在堅持傳承
台上一分鐘,台上十年功。要將沒有生命力的獅子頭、獅子服,舞得栩栩如生、出神入化,必須經過一番刻苦訓練。「練青獅得打小就學,我們這一輩都老農民,白天地裡幹點活,晚上沒事就舞一舞青獅。」吳振勝回憶起第一次學青獅的場景說道,那時,我們每天晚上都會在這間老宅裡扎馬步,不管是內文拳還是青獅,最核心的還是馬步。扎一個晚上馬步,第二天雙腿都沒辦法正常走路了。但過了馬步這一關,學習青獅就輕鬆了。
過去獅頭都是用紙糊的,容易破損,只有拳路打得好的弟子才有資格套上獅頭表演。「能套獅頭表演肯定是最興奮的,這是一種認可。」吳振勝說,別小看這個獅頭,足足有20斤重,力量不夠的人,頂多稱不過五分鐘,更別說舞一套青獅表演了。
由於經常幹農活,青獅隊的人大多身強力壯,雖然上了年紀,但用青獅耍起萌來,一點也不輸年輕人。活潑的青獅趴在地上,一會舔舔爪子,一會撓撓癢,萌態爆發,讓人覺得越發可愛。
青獅隊伍最大的特地就是團結。只要需要青獅表演,無論在田間幹活還是在山中採摘,全部隊員都會馬上放下手中的活,趕赴青獅表演現場,大家相互協作,分工負責,讓表演不在一個環節上出錯。吳振勝說;「青獅表演會讓人入迷,你會覺得這隻獅子就是你自己,舞動獅子就像舞動一個新的生命。」
吳振勝指著地上新砌的水泥說道:「瞧,這地上的水泥都是新填的,因為長期走馬步,地面都被我們摩出一了一個個凹槽。」白色的水泥漆鑲嵌在黃土色的地板上,東一塊西一塊,每一塊都在說著青獅的故事。
2015年6月,赤溪鎮被命為「蕉城區民間藝術(舞獅表演)之鄉」。對於青獅的傳承,青獅傳承人鄭明亮有了更堅定的信念,「目前,赤溪青獅正在在為申報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而做準備,青獅文化一定要在傳承中發展,在發展中傳承。」對於青獅文化的傳承與發展,鄭明亮有著自己新的想法和新思路,保護傳統青獅文化,讓這一頁的歷史為世人所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