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 9 月 28th, 2020

兩岸新發現 「錢」進中山

觀中山市的台資企業,與中山市台商投資企業協會副會長葉律松先生座談
觀中山市的台資企業,與中山市台商投資企業協會副會長葉律松先生座談

2016年恰逢孫中山先生誕辰一百五十週年,我們一行人奔赴其故鄉——廣東省中山市,除了探尋中山先生的足跡以外,還有重要的一點,就是了解這個城市現今的樣貌和發展狀況,或許能夠以小見大,窺見大陸的整體面貌。

走進中山,走進真實的中國
眾所周知鄧小平改革開放之後,很多台商到大陸沿海一帶進行投資設廠,在我求學歷程中,也遇到不少同學的家長,長期在大陸發展投資,從與他們的言談之中,感到常常只能是一知半解,不能夠真實體會台灣商人在大陸創業的優勢是甚麼,他們為甚麼要選擇到大陸,難道台灣真的留不住產業嗎?這個疑問一直在我心中打轉,但正如同我的老師告訴我的:「百聞不如一見」,即便我在台灣讀了多少有關台資企業的研究,或是聽說過台資企業的狀況,遠不如親自和這些企業家談談,看看他們的廠房狀況,來得更加直接。
中山市雖然不及廣東的深圳、珠海這樣的城市繁華,但這也恰恰好是他的優點,包括具有孕育偉人的歷史情懷,使這座城市顯得格外有人文氛圍,同時,城市自然環境也十分優美。先不論這裡的投資環境是否優越,單從生活來講,這裡確實是一個宜居的城市,而且和台灣的環境也頗有類同,難怪我們所參訪的企業老闆對這裡都讚不絕口。

台資企業的愛與愁
此次在中山,我們參訪了兩家不同行業的公司,一家是燈具業,另一家是紡織業。無獨有偶,兩位創辦人都是在中山市生活、工作了二十多年,如此漫長的時間,人生的精華歲月幾乎投注於此,相信除了前面所提過到的有利生活條件外,在商業、工業的需求上也必然有所滿足,和欣燈飾有限公司總經理,同時又是中山市台商投資企業協會副會長葉律松先生坦言中國在東盟十加三當中,貿易享有免關稅的優惠,兩相比較,或許沒有任何商人會心甘情願選擇做虧錢的生意。
坦白說,台灣近幾年有一種氛圍,對於台商抱持著強烈的不信任感,或許是因為政治上的各種考慮及攻訐,導致存在對於台商的污名化現象,就以一個人口學觀點來說明,造成人口移動的要素,必然是遷出地的社會拉力不足以抵抗遷入地的社會推力。也就是說,從來應該檢討的就是台灣的環境何以無法留下台商,制度上、結構上的問題為何無法被解決。台商何其無辜,在今天的環境中成為被檢討的對象。

中山精神、台灣精神
此行前來中山,了解孫中山的精神是一個重要的任務,正當我百思不得其精髓時,台資企業在中山的奮鬥史霎時進入我的腦海中,不必多麼偉大到「和平、奮鬥、救中國」,個人就是中山精神的載體,中山市孫中山研究學會會長楊海先生說:「愈挫愈勇,百折不撓」是孫中山先生的一個重要精神。在兩位企業家的身上,我也看到了這樣的影子,創業必須遭遇到股東、融資、設備完善等等的諸多問題,要成為一個成功的企業家,絕不可能一蹴可幾,更不可能毫無失敗,辰元紡織總經理郭銘昇先生坦言自己也有曾經想過要跳樓的經歷,但是若沒有咬著牙撐過,現在我們訪問的可能就是別人了。
其次,與時俱進也是楊海先生指出的孫中山精神的另一個要素,從《建國方略》可以看到孫中山對於三大港、青藏鐵路、門戶開放等等中國重大建設的遠見,雖然當時條件並不足以實現,但是在新中國成立後,確實是依循其卓見逐一完成。
在現代後工業社會,相較于九零年代的產業環境,有相當大的改變。早在九零年代進入中國市場時,葉律鬆就已經看準未來LED燈的前景,從傳統燈飾過渡到自動化、智能化的科技燈具,甚至還準備在印度成立品牌。相同的,辰元紡織總經理郭銘昇先生也提到專業經理人必須先有一個了然於胸的藍圖,這也使辰元紡織可以在寶成全面撤出中國生產線後,迅速吃下Adidas的訂單,同時也積極地在R&D上做出超越同業的競爭優勢。
我驚訝的發現,其實這兩位從台灣到大陸創業的企業家,代表的精神既是繼承孫中山先生,同時又蘊藏著台灣給予的豐富素養。我終於頓悟,中山精神並不屬於任何一個國家、地方、民族所獨有,只要始終堅持、努力不懈,面對再強的競爭,都還是能夠開創屬於自己的一片天空,中山精神就藏在我們血液裡。(中國國際廣播電台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