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日. 9 月 27th, 2020

【閩台走親】南平市·延平區

【南平市·延平區概況】

南平市地處福建省北部,武夷山脈北段東南側,位於閩、浙、贛三省交界處,俗稱「閩北」,轄區面積2.63萬平方公里,占福建省的五分之一,具有中國南方典型的「八山一水一分田」特徵。
南平是福建轄區面積最大的設區市,轄二區三市五縣,即延平區、建陽區、邵武市、建甌市、武夷山市、順昌縣、浦城縣、光澤縣、松溪縣、政和縣,共115個鄉鎮、24個街道辦事處,截止2011年12月31日24時,南平市總戶數921692戶,總人口3133979人。
南平市不僅山清水秀、氣候宜人,而且自然風光優美、名勝古跡甚多,除武夷山國家級風景名勝區外,還有九峰山、湛廬山、茫蕩山、溪源庵、歸宗巖、三千八百坎、熙春山、夢筆山、和平古鎮等10多處省市級風景名勝區。2010年,福建省南平市申報的「建窯建盞燒製技藝」,入選第三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同時,南平也是福建省茶、果、食用菌、畜禽、淡水魚、烤煙、油料等重要產區。2015年,南平市GDP完成人民幣1339.51億元,增長9.1%,居福省第四位。
延平區前身是縣級南平市,2014年5月27日,國務院正式批復同意南平市行政區劃調整,南平市政府駐地由延平區八一路439號遷至建陽區南林大街36號。
延平區是福建省土地面積最大的縣級區,地貌特徵為丘陵山地,屬中亞熱帶季風氣候,年降雨量1642.5ml,年平均19.4度。延平區轄15個鄉鎮,6個街道辦事處,人口總數49.5萬人。
延平區與民族英雄鄭成功有深厚的歷史淵源。據歷史記載,鄭成功1645年12月隨隆武帝朱聿鍵出征並移駐延平至離開,在延平有8個多月,這一時期,他受封「招討大將軍」、「忠孝伯」,並提出著名的「延平條陳」,領軍作戰,操練水軍,初步奠定了鄭成功精忠報國的志向和日後抗清驅荷夷等鬥爭的事業基礎,譜寫了鄭成功人生中氣吞山河的第一首壯歌。

百忍堂的大堂
百忍堂的大堂

【南平與台灣】兩岸同根百忍堂

在福建省南平市延平區峽陽古鎮的將軍街上,有一座遠近聞名的張氏宗祠——百忍堂。該祠堂是峽陽鎮六大宗族祠堂之一,距今已有320多年的歷史,是明清時代保存下來的稀有古建築。
據峽陽張氏族人張東弟介紹,「百忍堂」張氏源自清河郡張氏一脈。「百忍堂」張氏祖居地,在山東原壽張縣橋北張村。1964年,壽張撤銷縣制。該村今屬河南省台前縣孫口鄉。
「百忍堂」張氏始祖張公藝,生於北齊承光元年(577年),他自幼生活在一個聲播天下的和睦大家族裡,其先人治家有方,數代同堂。受家族熏陶和影響,張公藝「髫齡未冠之時,既有威德之望,博覽群書,克己修身」。

峽陽鎮張氏宗祠百忍堂的門樓
峽陽鎮張氏宗祠百忍堂的門樓

唐高宗麟德二年(665年),張公藝88歲。是年冬,高宗從東都洛陽出發去泰山封禪,途經濮陽,於農曆十一月二十九到達壽張縣橋北張村。此時的張家,「人口已有九百多,居室四百區,眷屬已逾九代。每旦鳴鼓會食,群坐廣堂」。高宗在橋北張逗留兩天,張公藝陪他查看了家族方方面面的情況:土地及一切財產歸家族集體所有;農事活動都是有組織的集體出工;進餐時男女分別入席,老人居上,晚輩在下,人人相敬如賓,兒童則另設桌凳。孩子讀書,由家族的塾師班子負責;老人晚年,由家族統一優待贍養。通過兩天瞭解,高宗非常佩服張公藝的治家本領。當問及治家經驗時,張公藝不語,默然莊重,連寫百餘個「忍」字呈給高宗。高宗為之流涕,遂賜縑帛數匹,免其丁賦。次年(666年)春,詔出贖鍰銀(官府財政收取的各種罰金),為張家修建「百忍義門」,以彰有德,又封張公藝長子張希達為司儀大夫。從此,張家聲名丕振,稱羨千古。後來,張姓家族常以「百忍」為堂名。各地張氏宗廟祠堂均懸掛「百忍堂」匾額,作為祖訓。峽陽張氏宗祠自然也不例外。
據峽陽張氏族人張東弟介紹,峽陽張氏始祖張大郎於唐玄宗癸丑元年(公元713年)由河南光州固始縣南遷入閩行醫,卜居峽陽、肇基開宗,至今已1300餘年。歷代張氏子孫,世守「百忍」祖訓,家風日盛。現存百忍堂乃明末清初所建,佔地約二百二十多平方米,坐西朝東,由門樓、戲台、天井、大堂等組成。門樓為磚雕牌樓,磚制額坊,兩端有蓮花紋浮雕,門樓上的磚雕是「一門三進士」,只見三個騎馬的人,前面是鳴鑼開道的,後面則是撐傘的,顯得栩栩如生。下有「張氏宗祠」石刻門額。大門左右一副對聯,「世守百忍之訓,家垂兩銘之風」。大堂為三開間穿斗懸山式結構,上方懸掛清乾隆元年所制「百忍堂」金匾,神龕中供奉著張氏列祖列宗的牌位。
「你發現沒有?金匾『百忍堂』的『忍』字多了一點,為什麼呢?」峽陽張氏族人張東弟介紹說,這裡有段典故:在清初重修「百忍堂」時,乾隆皇帝親書百忍金匾,為警示張氏子孫百事可忍,故多點了一點,當時內待問道為什麼忍字多一點,乾隆皇帝笑道說刀在心上插,兩把刀插入不是更忍嗎?因此,忍字多一點流傳至今。
以「百忍堂」為堂號的台灣張氏,與延平區峽陽的張氏同為一脈。由廣東、福建、浙江去馬來西亞、新加坡及台灣的張姓後人,繼承在家鄉時的傳統,在當地修建宗祠「百忍堂」。對此,洛杉磯《時局分析週刊》創辦人、美籍華人張慶松博士,曾撰文指出,東南亞一帶的張姓約五萬人,分清張、張廖、張簡三支。「清張」出自清河郡一脈,他們供奉張歆為始祖公,台灣主要是清張。在台灣,特別在寧靜的鄉村,座落在阡陌間的紅磚農舍,只要留心觀察,必然會發現不少人家,在兩扇大門上方,恭書「清河郡」的牌子。登堂入室來到正廳,又會看到不少人家高懸「百忍堂」的匾額,還可見到「齊家公藝,治國子房」的聯語,有的人家則書「事不三思總有敗,人能百忍方無憂」的聯語。他們以這種方式向世人頑強地表示:我姓張,來自中國北方的清河地區,我們的始祖有一位叫張公藝,互相容忍互相諒解興旺起一個九代同堂的大家族,我們將奉行不渝!

「義聲載道」碑
「義聲載道」碑
三千八百坎古道2
三千八百坎古道
三千八百坎古道3
三千八百坎古道

【觀光導覽】穿越三千八百坎,悠遊人文寶珠村

茫蕩山位於南平市西北,距市區約15公里,最高峰海拔1363米,主要有溪源峽谷、石佛山、三千八百坎、朦憧洋等景點。這裡山幽林深,泉清霧重,是一避暑旅遊、森林療養的絕好處所。區中溪源峽谷有百丈飛瀑、溪源庵、瑞龍橋、蛤蟆石、仙人疊石、晴雨樹、杉木王等勝景,素有「十里清溪、百仞壁立、千層台階、萬木深蔚」之稱。
景點「三千八百坎」是一條很誘人的古道,也是戶外運動愛好者一條經典的穿越線路。「三千八百坎」是閩贛古道中保持最完好的一段,也是我國現存最好的古道之一。因過去從坎腳至坎頂為三千八百級石階而得名。民間傳說三千八百坎是宋代名將楊業之女楊八妹領兵到此修建的,故在三千八百坎和茫蕩山上,有許多關於楊八妹的傳說,如楊八妹點將台、練兵場、楊八妹在此破寨後留下的寶劍、死後的化身(石佛)、楊八妹帶來的漫天大霧等等。傳說流傳很廣,但並非史實。所以形成這些傳說是因為古道歷經世故,飽受滄桑,給人留下了許多神秘的地方,而這些傳說也成為人們到三千八百坎遊覽的一種登山探奇的動力。

三千八百坎坎頂處的古堡
三千八百坎坎頂處的古堡
三千八百坎坎頂處的觀音廟祀楊八妹神像
三千八百坎坎頂處的觀音廟祀楊八妹神像

三千八百坎沿途景色隨著登山高度的變化而不同,或石壁陡峭、或深谷懸崖;山澗小溪忽在道旁潺潺低唱,忽而在斷崖前跌落為瀑布;那遠近山中不時傳出的鳥叫聲和那宛囀不絕的蟬鳴更給十里古道增添了幽靜、深遠的感覺。登上三千八百坎,舉目四顧,但見風煙俱靜,天山共色,頓覺心胸開闊、神清氣爽。遠處可見建溪、富屯溪二水繚繞南平城,閩江蜿蜒如帶下福州。坎頂兩座山頭之間有座古堡緊扼交通要道,此為古代兵家必爭之地。古堡外有七株千年水杉,即使遠在15公里外的南平城內,人們也可清楚地看到它們挺拔入雲的雄姿。
三千八百坎吸引了許多遊客,他們總是要用自已的腳步去證實它是否名符其實的3800坎,結果也總是大惑不解:明擺著的五千多,為何偏叫三千八?在距坎頂357級的路旁立有一塊石碑,三千八百坎為何成為五千餘級的緣由就在該碑的題字中。原來,1911年,茫蕩山上的茂地鄉筠竹村68歲的老農王堂選募捐籌資多年,親率工匠用了十年時間勘察設計,鑿巖削壁,鋪築石階,於1920年將三千八百坎整修一新。重修後的三千八百坎每級石階高度均降至15厘米(除靠山頂一段因地勢陡較高外),共有5800餘級,每級石階寬近兩米,用一或二塊石條鋪成,工整美觀,行走方便。在沒有公路、鐵路的年代,三千八百坎是南平通往順昌洋口、邵武等地直達贛南的唯一途徑,修路方便了來往客商行人,因此當時南平的知名人士兵聯名上書請求嘉獎王堂選功績。1923年,時任福建省長的薩鎮冰到此地視察,並題詞立碑表彰王堂選。在高190 厘米、寬80厘米、厚15厘米的花崗石正中豎刻「義聲載道」四個大字,石碑右刻「王善士堂選捐金修路不辭勞費頌德者遍道左爰為勒石以志不朽!」左下方刻有篆體「福建省印」方形章。
寶珠村是南平市的人文名村,曾被評為福建最美麗的村莊之一,這裡名人輩出,景色也秀美典雅,有「文出寶珠、武出樟湖」之稱,也是有名的長壽村。村裡有3座古廊橋。廊橋在閩浙贛交界一帶的山區,保存完好的並不多,而坐落於南平海拔千米茫蕩山上的茂地鎮寶珠村,卻擁有3座。村東的雲峰橋最長,約百來步。橋下一片荷塘,綠葉亭亭。寶珠村的廊橋雖然較為簡單,但也各具特色,成為一處獨特的人文景觀。

樟湖蛇王廟
樟湖蛇王廟

【人文歷史】樟湖蛇節:七夕與蛇共舞

農曆七月初七,中華大地大部分地方過的是傳統「七夕」節,而在東南沿海的福建南平樟湖鎮,當地村民這天過的卻是神秘原始的「蛇節」。
這一天,人們要舉行盛大的崇蛇祭拜巡遊活動,將大蟒蛇和蛇神連公從當地的蛇王廟裡請出來巡境遊街,祈求五穀豐登、闔家平安。大人小孩都手拿著蛇,相隨在踩街隊伍中間。沿途鞭炮震天,場面十分壯觀。
東漢許慎的《說文解字》一書中,是這樣解釋「閩」字的:「閩,東南越,蛇種」,意思就是說,古代居住在福建山區的閩越人其實是一個以蛇為圖騰的族群。
樟湖鎮是閩江上游一座千年古鎮,當地鄉親以蛇作為崇拜的圖騰,他們奉蛇為神,忌食蛇肉。當地有一座蛇王廟,每年七夕前,村民們將捕到的蛇存放在廟裡養著,到初七這天巡遊,最後放歸大自然。
今年8月9日,正值七夕,樟湖鎮迎來第十八屆崇蛇文化旅遊節最熱鬧的一天。早上6時左右,蛇王廟內便聚滿了人群,耐心等待游蛇活動的開始。傳統祭祀過後,蛇王巡遊開始。現場旌旗招展,鳴鑼開道,大人們抬著神像,小孩們組成兵器陣和腰鼓隊,老人則扮演成官兵、囚犯等。踩街隊伍從蛇王廟浩浩蕩蕩出發,緩步前進,繞鎮巡遊。
遊行隊伍裡人手一蛇,握於手中,或纏在臂上,盤於胸前、頸前,更有甚者與蛇親吻,千姿百態,其情景十分驚險。最大的一條蟒蛇被封為「蛇聖」,重達六十斤,被放在籠中由四人推著出行。
巡遊隊伍路過之處,各家各戶在門口設上香案,燃放鞭炮,祈求蛇神帶來「平安吉祥,五穀豐登」的好年景。鞭炮陣勢浩大,震耳欲聾,巡遊隊伍不得不一次次停住。村民們說,鞭炮放得越多,對蛇神越是敬重,也越能得到保佑。此外,家家戶戶門前,都準備好裝滿水的盆子或桶,以方便耍蛇人隨時給蛇降溫。

蛇節巡遊活動1(鄭茂森攝)
蛇節巡遊活動(鄭茂森攝)
蛇節巡遊活動2(鄭茂森攝)
蛇節巡遊活動(鄭茂森攝)
蛇節巡遊活動(鄭茂森攝)
蛇節巡遊活動(鄭茂森攝)

近中午的時候,遊行隊伍才回到蛇王廟,把遊行用的神像和大蟒蛇抬進廟裡安放好。儀式到這裡還沒有結束,待吃過午飯後,人們還會把表演用過的大大小小的蛇拿到閩江邊放生。
據當地崇蛇民俗非遺傳承人陳學銘介紹,樟湖人非常敬重蛇,也注重培養小孩對蛇的親近感,從小就教他們馴蛇,比如抓蛇時手勁不能大,輕輕捏住,再備上濕毛巾,不時給它擦身降溫,侍候舒服了蛇也就溫馴了。
「七月七的前一個月,人家都把蛇從野外捕來,送到廟裡養一個月以後,到七月七這天,有多少蛇就游多少蛇。」陳學銘說,如果能游到蛇,好像就是自己一生的榮幸,一年當中得到寶貝一樣,所以樟湖人人都參與這個游蛇活動。
與農曆七月七日的賽蛇神活動相對應,每年冬天的農曆正月十五元宵節,樟湖鎮的人們還要舉行在閩江邊上的游蛇燈活動。在閩江流域崇蛇文化圈中,樟湖鎮完整而原始的崇蛇習俗一直保留至今。千百年來,這一習俗深刻影響著當地人們的生活、信仰和精神文化。2005年樟湖崇蛇民俗被列入福建省第一批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中原地區崇拜的龍,它的身子就是借用了蛇的身子,很有可能是遠古先民在崇拜蛇的過程中,經歷過漫長的歷史階段而演化出來的形象。 但在閩北山區這裡,卻還仍然保留著蛇崇拜那古樸的原生形態。它跟中原地區見到的龍圖騰崇拜相映成趣,從一個側面見證了中華文明的豐富多彩與悠久的起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