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四. 9 月 24th, 2020

六十七載尋親夢圓 台灣老兵魂歸故里

【記者 郭文輝 實習記者 施文雯】一灣淺淺的海峽,隔不斷兩岸濃濃的親情。2016年7月23日的蕉城區八都鎮閩坑余家祠堂裡鑼鼓喧天、鞭炮齊鳴。「爸爸,我們帶您回家了!」台胞余永章手捧著父親余維望的遺照激動地說。一位離開家鄉六十七載的台灣老兵終於魂歸故里。1949年,21歲的寧德蕉城籍青年餘維望隨國民黨退踞台灣,此後便與家人失去聯絡,直至2005年77歲離世都沒能再踏上故土。67年後,余維望之子余永章終於圓了父親落葉歸根的夙願。

跨越海峽的尋親信
2016年1月4日,福建省寧德市台辦收到一封跨越海峽的航空信件,在開啟信件的剎那間,為兩岸同胞牽線尋親的使命便降臨到台辦工作人員身上。一名自稱來自台灣的老兵之子余永章在信中寫到:「我是余維望子女,僅知父親資料中記載他是福建寧德縣八都鎮之人,父親名叫余乃應(家譜裡的名字)、母親翁氏,希望通過人民政府幫忙找到寧德縣的親人,時間已久,盼望有親人信息。」
這是一封讓人為難的信,信中除了寥寥數語,可供用於尋親的線索實在少得可憐,僅僅靠「八都」「余氏」有如大海撈針。
然而,團圓是中華民族特有的文化價值觀,收信的時間正值春節前夕,回家牽動著每一個中國人的心。可以說,在這個世界上,沒有哪個民族像中華民族這樣如此看重家庭團圓。寧德市台辦負責人更是深明這一道理,本著「對所有台胞求助一視同仁,涉及台胞的事一刻不等,向台胞作出的承諾一諾千金」的原則,台辦指定專人負責幫助余氏尋找失聯的親人及宗親族譜。
憑藉著僅有的一絲線索在人口信息系統上進行查詢,或許是新中國成立前的戶籍資料出現遺漏沒有錄入電腦,或許是時隔太久對姓名音字的印象已經模糊,或許也有鄉音帶來的影響,符合條件的「余維望」「余乃應」均查無此人。市、區台辦轉換思路,在蕉城上萬餘姓人員中開展全面的調查,為了更快捷、有效,將問題下放至各鄉鎮幹部,重點詢問60歲以上的老一輩人。
一次次「不是」「沒有」「不清楚」的否定回答彷彿預示著這次尋親又要以失敗告終,但在八都鎮閩坑村村民余養強一句看似無心的話中出現了轉機,「我可能有個叔叔在台灣」,在市、區台辦的幫助與見證下雙方經過進一步通信、電話、交換證物,最終確認這位余養強就是余維望胞兄的兒子,余永章的堂兄弟。

余家兄弟到寧德市台辦致謝
余家兄弟到寧德市台辦致謝

為了祖父輩的夙願

歲月流逝,余維望一去就是60多年,杳無音信,余家人對他回鄉已不報任何希望。這次台辦的牽線,讓余維望的侄兒余養強又驚又喜,也勾起了他再次為父輩圓夢的念頭。
在余養強的記憶裡,他從未見過自己的叔叔,只是依稀記得在小的時候,從父親的口中聽說過有這樣一位隨著國民黨去了台灣的叔叔,而今余養強也將步入花甲之年。
余家在一次次找尋與一次次失敗中卻從未放棄打探余維望的消息,「只想知道他還有沒有活著,過得好不好也就足夠了」,余養強回憶起早些年尋親的事顯得有些無奈,「改革開放後曾托人到台灣尋找,好多辦法都試過了,就是沒有一點音信。」到了後來,家族裡沒有人再敢提起余維望,橫跨海峽的分離似乎也成了一家人心頭難以解開的鬱結。余養強的父親去世前再三囑托即便找不到人,也一定要與胞弟合墓,為此,余家人不惜兩次為余維望造衣冠塚來聊以慰藉內心能夠一家團聚的渴望。
故鄉和親人在海峽對岸的余維望心頭同樣是魂牽夢縈的。余永章自小出生成長於台灣,但對寧德的味道卻頗為熟悉,「因為父親逢年過節一定會做家鄉風味菜。由於種種原因,父親至死都未能與在大陸的親人取得聯繫,老人家臨終前仍叮囑我要將照片放到余家宗祠裡。」「尋根」行動也自然延續到了兒子余永章身上。本是不抱希望的嘗試,終於被寧德市台辦打撈起多次石沉大海的祈盼。
畢竟是一場歷時67年的尋親,血濃於水,對彼此的思念是有增無減,祖父一輩人都走了,如今能夠找到海峽彼岸的親人,余氏堂兄弟倆都很興奮,鮮有人知的祖母翁氏也使兩人確定彼此「八九不離十」。
2016年7月22日,由台北飛往福州長樂的航班,終於讓分離於海峽兩岸的一家人得以重聚。余養強去機場為余永章接機,兩個人既緊張又興奮,余養強說余永章和父輩兄弟的外貌像極了,「我一眼就認出來了」。

余氏家族七房兄弟合影
余氏家族七房兄弟合影

終圓落葉歸根之夢

得知余永章帶著父親的遺願回鄉,整個八都鎮閩坑村都熱鬧了起來,余氏家族七房兄弟後人都在,甚至在老宅的橫木上貼了歡迎回家的標語。
2016年7月23日。第一次踏入故鄉八都鎮閩坑村的土地,第一次拜祠堂祭祖墳,余永章眼圈紅了,終歸找到了根。除了將父親余維望的遺照放入余氏祠堂,余永章更是在胸口的口袋中隨身攜帶著一張父親的照片,他是要讓父親再次看看這故鄉的山山水水,每一次駐足都用幾乎耳語似的聲音說:「爸爸,我們帶您回家了!」
這一趟回家之路,余維望「走了」67年。
此次回家尋根,余永章帶來了台灣的高山茶,而堂兄余養強也回贈了寧德傳統銀飾品和和田子粒手串等禮物,在余永章回台時,余養強還帶了本地畬藥給遠在台灣的嬸嬸。在機場送行時,余永章動情地說:「雖然母親已經80多歲,只要身體允許,我們還要帶她一起回來!」「歡迎你們回來,這裡永遠是你們的家!」兩兄弟再次緊緊擁抱到了一起。

余家堂兄弟在祖父墓前合影
余家堂兄弟在祖父墓前合影
Happy
Happy
0 %
Sad
Sad
0 %
Excited
Excited
0 %
Sleppy
Sleppy
0 %
Angry
Angry
0 %
Surprise
Surprise
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