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 9 月 28th, 2020

中山步行街的前世今生 華僑與母國的牽絆

二奶巷,攝於馬來西亞怡保
二奶巷,攝於馬來西亞怡保
孫文步行街洋房建築群
孫文步行街洋房建築群
傍晚的孫文西路
傍晚的孫文西路
喬治市,攝於馬來西亞檳城
喬治市,攝於馬來西亞檳城

你如果來到中山市,有一個地方不要錯過。白天,這裡潔白而富有朝氣;晚上,這裡洋溢著絢麗的色彩,一旁的岐江靜靜地運載了它數百年繁華,這裡正是孫文西路步行街,一條不算長的500公尺步行街,歐式殖民與閩粵風格交融的騎樓林立於兩旁。在漫長的時間洪流中,這條街道並未褪去昔日的色彩。踏入這裡的瞬間,我彷彿步入通向上世紀末港口城市的時光隧道。
十九世紀末鴉片戰爭後,清朝政府被迫解除鎖國,海上貿易又再次活絡起來,沿海城市登上了世界舞台;古時候的中山,境內有座五桂山,山上花卉眾多香溢數十里,故稱香山。當時的它因位處珠江口西岸,不少西方商人前來中山貿易,漸漸地,這裡成為中西文化的交會點;比起其他的地方,這裡的人從小耳濡目染了海洋貿易能帶來大量財富的傳奇。其實當時東南沿海居民大多深陷貧困,於是他們也選擇離開自己的故鄉、遠渡重洋到未知土地謀求生計。據史料記載自鴉片戰爭至民國建立期間,將近有1000萬以上的中國人到海外,其中800萬人選擇到了相對近的東南亞。
不久前,我剛剛結束了一段東南亞求學的日子。在我的印象中,新加坡與馬來西亞以兼容多元種族、多元文化著稱。在當地,我結交了一批年齡相近的朋友;他們屬於華人後代,卻也都和我同樣講著中文、共享著類似的習俗。我總好奇他們在異國生長了好幾世代,對於自己的身份認同是否有另一種想像?為了想探究華人之於當地文化的發展演進,那時的我帶著這樣的問題,獨自一人去了馬來西亞著名的華人古城:麻六甲、怡保、檳城。
如今,我來到了中山市的步行街,意外發現兩地相距幾千公里,竟有著相似的南洋氛圍,讓我感受到一股舊地重遊的悸動。典型洋騎樓配有圓拱的窗,路邊時不時點綴幾顆深具南洋風情的椰子樹,以及歷史所描繪的斑駁壁面。當時我並不太懂,如此美麗的建築為什麼總帶有一絲的悽愴,而檳城斑駁的城區裡究竟蘊藏著,多少華僑千辛萬苦的奮鬥史?
一個世紀前,華僑離鄉背景,不免遭受當地人的排擠,熬上好一段時間的他們,其中有人憑著努力與機運發跡,原本想衣錦還鄉;然而,清朝末期的動亂卻讓華僑即使有家也歸不得;列強大幅度侵略並瓜分中國,廣大的海外華僑心心唸唸的家鄉轉眼間就要滅亡。以孫中山為首的革命派欲推翻滿清救國,正四處向海外的同胞籌錢救國,據當時的資料顯示,第三次革命起華僑資助金額竟高達總體的80%,無怪乎孫中山稱華僑為革命之母!
中山市,這座孕育了兩種英雄的城市,既有革命先鋒孫中山先生,亦有在海外支持革命的「幕後英雄」。通過這趟中山之行,我理解了那些在南洋所見的建築其實是一種思念,不管是建築、飲食、文化節慶,甚至是一旁熟悉的閩粵方言,都是從自己小時候成長的地方「打包」過去的生活記憶!當我明白了這段故事,走過這條街時,我看見了華僑的歷史脈絡,也看見了他們平凡之中的偉大。(文/黃培陞)(海峽飛虹中文網提供)

黃培陞在廣東省中山市「踐行中山先生的足跡」
黃培陞在廣東省中山市「踐行中山先生的足跡」

我叫黃培陞,來自台灣大學政治系。大學畢業後想從事媒體行業,期待自己寫作時能有:政治學全面、心理學細膩、社會學包容。此次有幸來到中山先生的故鄉,親眼看到了這裏的人和景物,深入瞭解了孫中山先生和那段不尋常的歷史,期待你們能透過我的觀察,瞭解中山市的獨特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