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四. 7 月 18th, 2019

【蕉城專刊】根癡葉石和的藝術人生

葉石和的工作室裡擺滿了大大小小600餘件根藝作品,每一件都別具特色,每一件都像被賦予了新的靈魂。或許這世上本沒有朽木,缺的只是獨具慧眼的大師而已。對於葉石和來說,根藝是獨具慧眼和別出心裁的完美結合,是藝術靈感與樹根情意的一次美妙碰撞。

%e7%81%ab%e7%9c%bc%e9%87%91%e7%9d%9b
火眼金睛
%e7%94%b2%e9%aa%a8%e9%81%ba%e9%9f%bb
甲骨遺韻
%e5%9b%9e%e6%ad%b8%e8%87%aa%e7%84%b6
回歸自然

img_4292

與根結緣 難捨難分

70後的葉石和,出生在屏南縣的一個小山村。高峰入雲的山川,清流見底的小河,晨曦日暮的山色,讓他熱愛。由於家境貧困,長輩們沒有能力為葉石和購置圖紙、畫筆,他便以地為紙,以枝為筆,投入群山懷抱。「我從小就喜歡畫畫,一得空就寫寫畫畫。」葉石和對繪畫很有天賦,甚至能利用木頭的紋理創作出寫意的「拼接畫」,這也為他後來的根藝創作打下了基礎。
葉石和真正接觸根藝是在他16歲時。同大多數農村孩子一樣,葉石和常常要上山砍柴火來補貼家用。但那時,他正著迷篆刻印章,遇到合適石頭就把手中的活給丟了,所以砍起柴火來,難免有些三心二意。山上的奇石異根特別多,他時常幹完活就坐上山道邊休息,順手拿起路旁枯枝把玩。一次,他同往常一樣順手拿起腳邊的枯樹根,根形漂亮地勾勒出一隻低頭覓食的「喜鵲」,這讓葉石和眼前一亮,他定睛看著這個奇異的樹根,它們縱橫交錯,在「喜鵲」邊上繞出了幾個圈,就像一個極具個性的「筆筒」。葉石和如獲至寶,將它帶回洗淨,擺放在自己的書桌上。但當時的葉石和,對根藝一無所知,周邊也沒有可以討教的人,僅憑著自己的興趣開始收集。
葉石和的手工製作能力極強,他的外祖父見他聰明伶俐,時常給他張羅著篆刻印章生意,鄰里朋友也常到他的家中看他刻章。葉石和將根藝擺放在書桌顯眼的位置,朋友來拿印章時,都會好奇地把玩一番,然後驚喜叫出:「這簡直是不可思議的藝術品。」甚至有人出價買下他的根藝。有人欣賞,有人喜愛,這讓葉石和更加堅定自己對根藝的執著。
1989年,葉石和收到福建省供銷學校寧德分校錄取書,他隻身一人來到寧德,行囊裡除了換洗的衣服,就剩他的根藝作品。為了不給家裡增加負擔,葉石和拿著根藝作品在街上遊走,當路過一個種滿花卉的庭院時,他停下了腳步。「愛花的人必定也愛藝術品。」葉石和這麼想,便鼓起勇氣詢問庭院的主人要不要買下他的根藝。沒想到,庭院的主人對他的作品十分喜歡,幾乎一口氣買下他所有的根藝,整整為葉石和湊足一學期的學費和生活費。「我仍記得他看到我的根藝作品時,眼裡散發出的那種喜愛,這使我對自己的作品有了更大的信心。」葉石和回憶時說道。
若要說葉石和對把根藝作為一輩子的事業,那還是2005年,他的根藝作品《和諧發展》在全國根藝美術精品展中榮獲「劉開渠根藝獎」金獎。這是葉石和的第一個全國金獎,帶給他莫大的鼓舞,他不是沒想過自己能獲獎,但是金獎來得太意外,他甚至有那麼一個瞬間覺得自己是在做夢。《和諧發展》是以兩個根系拼接而成,一個是福建山櫸,形似四片自然舒展的「荷葉」;另一個是巴西烏龍木,則像含苞待放的花蕾。「荷」「和」諧音且意蘊深遠,待放的花蕾又筆直地向上生長,兩者色澤相諧,渾然天成,一派欣欣向榮的景象,正暗合了「和諧發展」之意,也響應了時代背景。作家何博土贊曰:「如荷如帆如實,和而氣順,諧則律動,東西合壁,陰陽相濟,和諧發展,在此一舉。」這就是人、事、物、靈感的和諧統一。

%e8%8a%b1%e7%93%b6
花瓶
%e5%92%8c%e8%ab%a7%e7%99%bc%e5%b1%951
和諧發展
%e5%92%8c%e8%ab%a7%e4%b9%8b%e7%be%8e
和諧之美
%e5%a6%99%e7%ad%86%e7%94%9f%e8%bc%9d
妙筆生輝

與根生情 藝術人生

葉石和對根藝的熱情是瘋狂的。從不懂到懂,從不會到會,再到成為人人口中的大師,這需要多久,需要付出多少努力,沒有一個標準答案,但唯一能肯定的是,想要做成一件事,熱愛是驅動力,專注是做到極致的必經之路。
1993年,葉石和在報刊上看到有關當代中國根藝宗師屠一道的文章後,一心想拜屠一道為師,可是當時屠一道已不再收徒。後來他的一位朋友介紹說,屠一道的愛徒、關門弟子屏南籍根藝名家張長青要收徒弟。於是,1994年葉石和辭去原有的工作,前往屏南翠屏公園根藝研究所拜師學藝。
當時張長青見到葉石和這位24歲青年時,覺得他年齡偏大,不是當學徒的年齡段,想推辭,但葉石和一再懇求,張長青被他的誠心打動,並在後來一個月試用考驗中,發現葉石和獨立完成簡易根藝作品具有靈性,是塊學根藝的料子,關鍵葉石和還有一股衝勁,蘊藏著巨大潛能,於是便收葉石和為自己的大弟子。
「根藝不是規規矩矩的東西,這需要悟性,還要明白做人道理。」葉石和回憶說,在兩年學藝生涯中,他聆聽恩師的孜孜教誨,學德學藝,勤勞誠實,好學謙虛。為學到真本領,他每天幹上10多個小時,經常做到深夜12點,指頭都磨出繭,連褲子也坐出了好幾個洞。他堅信只有在實踐中才能積累豐富的經驗,每完成一個作品,他都要請恩師評點、修正,然後再自己揣摩。「不經一番寒徹骨,怎得梅花撲鼻香?」730個日夜裡,葉石和苦心研究,歷練自己個性,終在創作中收穫一番成就。
學藝回來後,葉石和開起了自己的第一家根藝小店———「三笑根藝」。很多人好奇「三笑」從何而來?還有人因為他的店名專程光顧過他的小店。葉石和笑著說:「之所以叫『三笑』,是因為葉石和的每個字裡都含有一個『口』字,用古文寫『口』就像一張笑開的嘴,況且我還有三『口』,所以就叫『三笑』了。」
這間小店是葉石和創業的第一步,20平米小店被分成兩層,上面一層則是葉石和的「臥室」。白天,葉石和就在店裡設計根藝作品,到了晚上,他就將樹根拿到路邊創作。「白天在門口幹活,城管會沒收,也只有晚上偷偷地在路邊做一些。」葉石和說起過去也感觸很深,那間小店陪他過最難熬的歲月,滿屋子的「寶貝」無人賞識,也是葉石和最難受的時候。葉石和賣東西有自己的脾氣,遇到懂藝術的人,他甚至願意拱手送上,對於那些偽藝人,即便再高的價格,葉石和也絕不相讓。
艱苦的條件持續了幾年,直到2004年,葉石和申請了「寧德市蕉城區葉石和根藝館」的個人工商戶,店面從10平方米擴大到100多平方米,生活才有了改善。在此期間葉石和屢屢得獎,在蕉城區也開始有了些名氣。2011年,葉石和註冊了自己的根藝品牌「寧德市葉石和根藝」,工作室也擴大到2000多平方米。2013年,他被中國根藝美術學會授予「中國根藝美術大師」稱號。此後,葉石和在蕉城名聲大振。

OLYMPUS DIGITAL CAMERA
盛世太平
%e7%a8%ae%e5%ad%90%e7%9a%84%e5%8a%9b%e9%87%8f
種子的力量
%e9%96%8b%e5%8d%b7%e6%9c%89%e7%9b%8a
開卷有益

  與根相惜 盛世太平

葉石和的工作室裡有個高2.38米、直徑1.78米的「大傢伙」。它不僅個頭大,「爆表」的體重需要20個青壯年才能抬得動,葉石和花了兩年的時間才將它從山上搬下來。
1999年,葉石和從朋友那得知,建甌市的一個山頭有一棵大枯樹,可能適合做根藝。第二天一早,他就買了一張前往建甌的火車票,走了幾個小時的山路才見到這棵枯樹。「當時只有一點樹根是裸露在外面的,我根據樹根長勢判斷它應該很均勻,挖開後,根形比我預期要好看很多。」葉石和回憶道,這棵樹是小葉梧桐,能長這麼大的小葉梧桐少說也有600年,樹根非常圓潤,根根環繞,是一個堪稱完美的根藝品。
由於出土的小葉梧桐枯樹根含有大量水分,十分沉重,操作起來極其不便。於是,葉石和沿著枯樹的四周搭起一個小茅屋,將它晾置半年。半年後,葉石和來取樹根,雖然根部表面是乾的,但裡面卻還是濕的,20多個壯年仍是抬不動,葉石和就將多餘的雜根去除,又將它晾置半年。當葉石和第三次上山取樹根時,沉重的樹根絲毫沒有下山的意思。無奈,葉石和只好在山上開始加工創作。一個月後,作品完成,是一個體型龐大的根藝瓶,但是要怎麼抬下山,又是一個大難題。山路陡峭、狹小,樹根體積龐大,前面人看不到後面的人,搬運陷入困境。
既然沒有路,那就自己造路。葉石和利用二十幾塊木板條,沿著山路鋪出了一條棧道。「樹根太大,我們一天只能走十幾米,前面在鋪棧道,後面忙著拆棧道,這樣連續干了快3個月,才把樹根運下山。」葉石和告訴我們,山道長3公里,他們不停地搭橋,拆橋,再搭橋,再拆橋,才走完這3公里的路。
古語有云:小葉梧桐,生是梧桐,死是鐵。可想而知它的重量。歷經千辛才取回的樹根,葉石和十分寶貝,並將它命名為《盛世太平》。寓意風調雨順,一派祥和。葉石和說:「根藝一般都是單面看,能四面看的根藝是少之又少。像《盛世太平》這麼大體積又能四面看的根藝作品為數不多。」
2006年,「中國根藝之鄉」江西贛州市的根藝師出價10多萬欲購買葉石和的《盛世太平》,他沒捨得賣;新加坡一酒店老闆出價百萬,他也沒出賣,如今這件根藝已然成為他的鎮店之寶。
在葉石和的工作室裡,我看到了那個帶他走進根藝世界的「喜鵲筆筒」,它被端正地擺在展品櫃裡,保存得十分完好,除了木質的色澤有些異樣。
葉石和,一個從大山走出的根藝大師,與根結緣,與根生情,他與根藝相伴30載,已將根藝情深深地融入他的血液。(記者 蘇詩瑤)

以Facebook 帳號評論
Facebook 功能: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