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 11 月 18th, 2019

【蕉城專刊】流走在指尖的修行

佛雕藝術,一門撫慰心靈的藝術。極致的佛雕藝術,不僅要能活靈活現地表現出佛的神韻,更要能在無形之間傳遞佛的思想,這是閩東佛雕藝人們「造神」「塑佛」的理念。
看著寺院中繁複得無以復加的精美佛雕,甚至是經常出現的再普通不過的貢桌、藏櫃,經常在想這些看似精美的背後不知是現代生活中流水線造就出來的毫無生命感的複製,還是誰在背後默默成就了這一切?

dsc_1193

 代代相傳 走上成「佛」之路

走進蕉城區下尾街,便可聞到一股淡雅的樟木香,尋味而行,很快找到了「鼎藝雕刻」。店內擺放一尊尊色彩斑斕、神態各異的木雕神像———有威風凜凜的關公、法相莊嚴的菩薩、慈眉善目的土地爺……
據該店佛雕傳人29歲的林暉介紹,他16歲時就學會了手工雕塑,從事這神像雕塑也已經有13年了。當年,他的先祖有一些是工匠,且大多都是從事神像雕塑業的。由於受到家中祖傳佛像的啟迪,林暉就立志拜師學習神像雕塑。
「神像雕塑一定要立足傳統,但光學習傳統是不夠的。走進傳統,還要走出傳統。」由於在祖輩學習到的是傳統簡單的窗花、案花等雕刻,並不能滿足市場的要求。後來,林暉又到泉州、莆田一帶向雕刻藝人及民間妝佛師傅請教學習油漆、雕刻,掌握了一整套木雕技術。憑借嫻熟的雕刻技術,5年前,林暉創辦了「鼎藝雕刻廠」,並開始潛心研究佛雕工藝。
如今林暉能塑造各類佛像、佛龕、佛事器具等。「雕得最多的還是佛雕,我區佛教文化興盛,而佛雕又是佛教文化的生動體現和傳承,佛雕分道教造像、佛教造像、神教造像……」林暉將拿手絕活娓娓道來。在沒有樣品及圖紙的情況下,林暉也能根據客戶要求塑造各類佛像。從釋迦摩尼到觀世音,從四大天王到十八羅漢,林暉將「大千世界」演繹得栩栩如生,他雕刻的佛像造型古樸生動,線條圓潤流暢,貼金描花頗有莊嚴、圓滿的神味。

細節修坯
細節修坯
%e5%8f%8d%e8%a6%86%e7%a3%a8%e5%85%89
反覆磨光

123007
  一尊佛雕 精雕細刻幾輪迴

站在鋪滿木屑的佛雕坊,碎屑隨風飄散,很難想到這裡就是締造了無數精美佛櫃和藏桌的誕生地。佛雕師席地而坐,在同樣木屑橫飛、嘈雜的環境裡靜心地製作著手中的木雕。
「一尊佛像的塑成須經選材、設計、修坯、反覆磨光、粉土、上漆線、安金、上色等程序……」佛像雕刻製作工序精細而複雜,且對每道工序都有與之相應的嚴格要求,選料是佛像雕刻的第一步,樟木是其首選。林暉介紹說:「佛雕用料多取材有香味、不易腐蝕的香樟木,也有用些楠木、檀香等上好木料,雕刻出的佛像因其供奉場所不同而門類繁多、形態各異。」
「佛雕分為硬身佛雕和軟身佛雕兩種。硬身佛雕即是連佛所穿戴的服飾都通過雕刻體現出來;軟身佛雕則是重在雕刻頭部,配以可活動的木製四肢,再穿上定制的服飾即可。」林暉介紹,做木雕的工序很複雜,不僅要用刻刀一刀刀刻畫出雕像的雛形,還要用不同的刻刀刻雕像的不同部位。刻出形狀後,還要用磨砂紙刷木頭,並用綿紙包住。然後再將木頭刷平整,曬乾木頭後,再進行噴漆,上金箔油,上色,畫臉等等。
在雕刻坊的一張桌子上擺滿了各種各樣的雕刻工具,鑽子、鋸子、鑿子、鎯頭……件件工具林暉都如數家珍。「別看它們長得差不多,仔細看就能發現這些工具的弧度、寬度都不一樣,功能也大不相同,少一把都不行。」林暉邊介紹邊示範,「圓頭的用來鑿外部;三角的用來勾眼睛;平頭的用在平的地方;斜的用來鑿其他工具鑿不到的地方。」

%e8%a8%ad%e8%a8%88%e4%bd%9b%e5%83%8f
設計佛像
%e5%99%b4%e6%bc%86%e4%b8%8a%e8%89%b2
噴漆上色

打破傳統 傳承瀕危藝種

「佛雕技術要求高,雕刻過程很辛苦也很累,學習技藝的週期時間長,很多同齡的年輕人吃不了苦,不願意學,正因如此,我更要將這門特殊手藝傳承下來。」在林暉看來,雕工手藝跟走鋼絲一樣,從兩三米高走過去的人多,但如果從幾十米高走過去,人就會少之又少。他說,要想雕得好,就得學會和藝術對話,雕刻的前提是要喜愛、也要耐得住寂寞,僅僅雕刻一個普通的作品,一進雕刻室就得要幾十天。
林暉一邊做著手中的活一邊認真地介紹著:「製作佛雕最為關鍵也最為困難的步驟是打坯,一尊佛的雛形和細削是最難的,要花費很多時間。因為是純手工雕刻完成的,所以要雕塑好一個作品一定要全神貫注,不然有可能因為一個環節不細心就前功盡棄了。」
「以前家傳手藝都不外傳,多一個人會,也就意味著多一個競爭對手,然而現在不一樣,傳統手工藝正面臨著嚴峻的考驗,存在著後繼無人、市場狹小、競爭力低下等現狀,現在最重要的是把這門手藝傳下去,如再不打破一些傳承的規矩,這門手藝就無法走得遠。」過去家傳手工藝一般恪守著「傳男不傳女,傳內不傳外」,然而此種情形在當代社會已被打破,現在「鼎藝雕刻」僱有許多工人,每個人負責著不同的步驟流程。
林暉說:「祖輩教導我們,製作每一個作品時,都保持嫁女兒的心態,那效果是相當不錯的。而且最關鍵的是這傳統的手藝不能丟,一定要把它繼續傳承下去。」(記者 湯少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