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 9 月 28th, 2020

【平潭專刊】平潭的石頭有驚喜

省地調院專家考察平潭地貌,為申報國家地質工作做準備

「海蝕、海積地貌以及花崗岩石蛋地貌是平潭最為常見的地質遺跡,也是研究平潭地質作用過程和形成原因的實際資料。」8月25日,福建省地調院專家在對平潭地質進行野外考察時告訴記者,他們正為平潭申報國家級地質公園進行前期考察,除了諸多海蝕地貌與火山岩、花崗岩石蛋地貌外,他們還新發現許多珍貴的地質遺跡。

「龜背石」風化岩
「龜背石」風化岩

龍北村有個「小石牌洋」
順著陡峭不平的泥巴路,考察專家們進入了澳前鎮龍北村。穿過幾乎被低矮草木所覆蓋的山路,呈現在眼前的是一大片花崗岩石蛋組成的岩石群落,不同形狀的花崗岩平台、石蛋、石柱、石片等延綿散落開來,蔚為壯觀。
巨大的花崗岩平台上,眾多石蛋或堆疊或佇立,各種象形石令人目不暇接。平台上的蘚類、多肉植物蓬勃生長。「植物在石頭夾縫之中求生存,它們的生長會加速石頭的風化。」省地調院工程師表示。
只見一塊巨型花崗岩的表面龜裂開來,石頭裂縫清晰可見,有些小石塊已經順著石頭裂縫風化剝蝕而脫落,巨石表面形成了凹凸不平的石坑,看上去就像一塊巨大的龜背。
在「龜背石」不遠處,還有一塊與之相似的花崗岩。這塊花崗岩表面的裂縫將岩石橫向切割成不同的小塊,石塊大而完整。近看之下才發現,花崗岩表面有一處極為平整光滑,而附近掉落著許多小型花崗岩。「這都是花崗岩沿著節理經過球狀風化而形成龜裂紋,成因相同,現象不同。有的花崗岩形成的年代久遠,經過日積月累的風化作用,花崗岩表面的石塊被不斷剝蝕,有的甚至是整個石塊脫落剝蝕,掉落在附近,原先的花崗岩就形成了較為平整光滑的表面。」省地調院工程師說,「這個花崗岩石蛋地貌也比較珍貴,能夠看出完整的花崗岩球狀風化過程。」
而在花崗岩石山中,只見一高一低的兩個花崗岩帆型石柱筆直而立,遠遠望去,就猶如一艘乘風破浪的雙桅帆船。這樣的奇觀,像極了「縮小版」的「半洋石帆」。而從另一個角度看,又有了截然不同的收穫。只見一隻「金龜」伸出細長的腦袋,緊緊地趴在石壁上,並作出向上攀爬的摸樣,栩栩如生。「也可以管這塊石頭叫『金龜爬壁』。」省地調院工程師說。

君山上面遍佈著火山岩
君山上面遍佈著火山岩

君山的石頭會唱歌
君山是平潭的第一高山,是由火山噴發的熔岩流而成,因此山上分佈著眾多火山岩。早前,台灣青年林智遠來平潭北港村開發民宿時,就對君山上的石頭情有獨鍾,並以「石頭會唱歌」來命名自己的藝術群落。他還將精心挑撿來的石頭碼放整齊,敲擊之下,便發出清脆悅耳的樂聲。這些能夠譜出不同音效的「石頭樂器」,便是取自君山。
「一億五千萬年前的火山噴發,晶屑凝灰巖熔岩流流出,後期,剩餘的火山岩漿緩慢收縮冷凝結晶在火山口周圍形成了柱狀節理,而這些都是柱狀節理經風化崩塌而形成的板狀或是柱狀的諸多單體,屬於酸性巖,二氧化硅含量高於百分六十,結構緻密,與空氣接觸的面多,石頭經敲擊後,與空氣產生震動而發出不同的聲音。而花崗岩石蛋體積大,與空氣摩擦的聲音就不明顯。」省地調院工程師說。記者 蔡小霞/文 念望舒/攝

矗立在東湖灣沿岸的「望夫石」
矗立在東湖灣沿岸的「望夫石」
東湖石林「望夫石」:
千萬年凝結不變的「憂愁」

「這裡有一塊岩石有表情。」8月31日,平潭奇巖怪石保護協會(籌)會長魏寶帶著欣喜的表情介紹,在澳前鎮上井村,穿過熱火朝天的建設工地,有一處東湖山,那裡的石頭十分奇特。在接下來的幾個小時裡,我們有驚奇也有遺憾……
東湖山並不顯眼,地勢低矮,山上亂石雜立,看起來並無特別之處。年過半百的陳友強是居住在附近的村民,他告訴我們,眼前的這座小山包其實並沒有正式的名稱,只是因為它靠近附近的東湖灣,當地的村民才把它稱為東湖山。
上山並無路可循,但又處處是路。踩著或零碎或完整的花崗岩石,周圍的景致開始變得奇特起來。多種不同顏色、不同質地的岩石層疊相間,有些細長的巖脈能橫貫山體,一直延伸到海岸邊。奇特的是,處在這些巖脈上的巨石,不論破碎還是完整,都能清晰尋見巖脈穿過的痕跡,就像是鑲嵌在大地上的巨大綵帶。除了這些,東湖山上還分佈著多塊風化侵蝕較為嚴重的岩石,它們或成孔狀,或如流水,堅硬的岩石上彷彿有清水流經,有絲綢輕覆,甚至有些侵蝕洞看起來就如同一顆愛心,展現出石頭柔軟溫潤的一面。

在東湖山靠近海岸的一帶,就聳立著一塊高約3米,直徑1米上下的奇石,它就是魏寶先前向我們介紹的「望夫石」。
望夫石的形態佝僂,遠看就像一位低頭彎腰的老婦,在面朝大海的一側,岩石上恰到好處的缺口在烈日的光影作用下,使「面部」呈現出難以名狀的憂愁之情。不論從正面還是兩側,我們能看見的都是那一臉千萬年不變的憂愁。
「小時候看過關於望夫石的傳說,現在記得不太清楚,大概是說古時候附近村裡有一對相愛的小兩口,丈夫是漁民常出海打魚養家餬口,每次歸航時村姑就到村口山坡上等待丈夫滿載而歸,再一起卸下漁獲相隨回家。後來有一天丈夫出海後在海上遇到大風浪不幸遇難,再不能回來,村姑仍然像往常一樣到老地方等待,卻一直沒等到,後來也依舊每天去苦苦守候,不管風吹日曬,年復一年,最終上蒼感動,將其化為望夫石。」魏寶說。

看,像不像一隻振翅欲飛的小鳥
看,像不像一隻振翅欲飛的小鳥

在山的西側,還有一塊岩石如同一隻就要展翅飛翔的大鳥,「因為尚未正式命名,我們都把它叫做飛鳥石。」魏寶說。環繞著東湖山走了一圈,我們可以明顯地發現,東湖山西側的岩石相較於東側保存得更為完整。
「這是因為上世紀80年代,東湖山來了一批打石匠,這些打石匠把東湖山東邊的山石賣到小庠島和東庠島。」陳友強說,「還有一批從福州來的商人,見到東湖山上的石頭奇特,就直接把它們拉走,做成假山、盆景,有許多外形奇特的岩石就是在當時被毀掉的。」
從小就在東湖山邊長大的陳友強回憶起這裡過去的美景時,依舊帶著留戀之情。「過去東湖灣還沒建鮑魚場,村民也都以捕魚為生,東湖灣裡停泊的全是漁船,一到傍晚坐在東湖山上看夕陽中的奇石,賞海面上漸起的星星漁火,十分愜意,當這樣的美景再也回不來了。」  記者 楊 國/文 念望舒/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