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日. 11 月 17th, 2019

【閩台走親】福州市馬尾區

馬尾區概況

馬尾區隸屬福州市,位於福州市東南部沿海、閩江下游北岸,距閩江口17海里,是福建省的軍商要港,福州的水上門戶。東漢光武帝建武元年(25年)各地商船經過馬尾來往福州,開始了水上貿易,馬尾一帶人口漸繁。五代閩王王審知發展對外貿易,初步開拓了馬尾港。馬尾是中國近代工業的發祥地,獨享「千年古港,百年船政」之美譽。
馬尾區是福州市五城區之一,下轄羅星街道、馬尾鎮、亭江鎮和琅岐鎮,共設12個社區62個村委會。全區常住人口24.8萬人,戶籍人口17.13萬人。土地面積275.58平方公里。
馬尾是中外聞名的貿易港口、著名的僑鄉、中國近代海軍的搖籃、中國近代航空事業的發源地、中法海戰的古戰場。1866年(清同治五年),閩浙總督左宗棠在福州馬尾創辦了福建船政,轟轟烈烈地開展一系列「富國強兵」活動,培養和造就了一批優秀的中國近代工業技術人才和傑出的海軍將士。沈葆楨與左宗棠、丁日昌等船政一班人,在保衛台灣、建設台灣方面做出了歷史性貢獻,台灣的近代化始於馬尾船政。
馬尾的對台資源十分豐富,對台交流也十分活躍。兩馬「小三通」航線迎來送往兩岸同胞,每年一屆的兩馬同春鬧元宵活動熱鬧喜慶……馬尾,從近代船政發祥地,到全國首批國家級開發區,再到福建自貿區福州片區和福州新區同時涵蓋的區域,馬尾區一次次被賦予開拓、創新、發展的使命,迎來了前所未有的機遇,大有可為。

船博館外觀
船博館外觀

【馬尾與台灣】福建船政 台灣近代化肇始

福州有著悠久的造船歷史,而真正讓福州船業聲名遠揚的,就不得不提福建船政。從鴉片戰爭期間,林則徐仿造外國船艦、開始「師夷長技」的實踐開始,到同治五年(1866年)清朝廷批准左宗棠設局造船建議。佔地600畝,規模為全國首屈一指,與當時西方造船廠設備一樣齊全的福建船政在馬尾誕生並在中國近代史上書寫下它的傳奇。甚至,台灣的近代化也始於福建船政。

船政車床
船政車床

1866年開始,沈葆楨總理福建船政事務,福建船政很快成為當時遠東最大、世界第三大船廠,下設十三個分廠。至1907年製造大小船艦40艘,其中在沈葆楨任上建造16艘,船政學堂培養學生629人。其中嚴復、陳季同、薩鎮冰等學生尖子,成為我國近現代國家建設棟樑之才。
沈葆楨不僅在福建船政的建設發展中發揮著重要作用,面對日本對台灣的侵略,他臨危受命依托福建船政抵禦日軍保衛台灣,此後在建設台灣方面同樣功不可沒。
1874年日本借口「牡丹社」事件派兵入侵台灣。同年5月,清政府任命福建船政大臣沈葆楨為「欽差辦理台灣等處海防兼理各國事務大臣」。他臨危受命,率領中國近代第一支艦隊—福建水師的14艘戰艦(全部由福建船政自己製造,駕駛、輪機班底全部出自船政學堂)赴台。他受命後即上奏提出禦敵四策:聯外交、儲利器、儲人才、通消息。為加強海防建設,他加緊修建安平、旗後、澎湖、雞籠(基隆)、滬尾等地炮台,安放西式巨炮。至今仍保存的「億載金城」就是當年的安平炮台;他借重國際輿論,請各國公使會同講理,判斷曲直,使日本怵於公論;他派員與日軍將領西鄉從道交涉,出示台灣府志,指出台灣是我國固有領土,日本出兵台灣是干涉中國內政,責其不義。沈葆楨主張修築海底電線,並修折奏請清廷批准。為加強軍情反饋,保障台灣與大陸之間訊息暢通,沈葆楨用船政自製的四艘艦船分佈在台灣、澎湖、福州、廈門四地互通情報,重要信件一日即可到達。

福建船政
福建船政
海底電纜
海底電纜

由於沈葆楨採取了以軍事準備為後盾的積極抵禦方針,戰鬥實力大大超過日軍,最後日本只得繞過沈葆楨與腐敗的清朝政府簽訂了《北京專約》,勒索我國50萬兩白銀後,於當年12月從台灣撤兵。這次保衛台灣,沈葆楨和船政功不可沒。
經歷過抗擊日軍侵台事件之後,沈葆楨更進一步認識到台灣在我國國防上的重要地位。他認為,要改變清廷的消極治台政策,就要守衛台灣、開發台灣、建設台灣。自那以後幾代船政人,為台灣近代化建設付出了極大努力,取得優異成果。中國船政文化博物館副館長王芳表示,沈葆楨在日軍撤退後,隨即著手全面治理台灣,他提出「善後即創始」,開始了台灣地區的大開發,「沈葆楨實施了,開禁、開府、開路、及開礦等『四開』舉措,福建船政人帶領台灣人民勵精圖治保衛台灣、建設台灣」。

2010年12月台灣特展
2010年12月台灣特展
2014年6月台北特展
2014年6月台北特展

開山築路,辦學撫番;吏治營政,設府置縣;解禁招墾,修祠聚心;開礦興業,修建鐵路;通訊互聯,海底修纜。現在的台灣,依然到處可以看到當時福建船政人建設的歷史遺跡:開鑿斷崖峭壁的蘇花公路,至今令人歎為觀止,現在台灣主要公路的走向仍然沿用當年的路坯。台灣政治中心由台南遷移到台北得益於1879年沈葆楨倡議並興建的台北府城,現在的台北市政廳內設有沈葆楨廳,為台北奠基人永做紀念。1887年開工鋪設的福州川石島到台灣淡水海底電纜,全長117海里,至今舊線仍埋存在海底……
事實勝於雄辯,歷史的事實也證明,台灣的近代化是由以左宗棠、沈葆楨、丁日昌等為代表的福建船政官員和師生所開創。無論歷史如何發展,歷史也將永遠記住福建船政。

四樓船艦模型
四樓船艦模型

【觀光導覽】遊船政 明歷史

如果說三坊七巷是福州的歷史之源、文化之根,那麼馬尾船政,就是中國近代海軍的搖籃,是福州的又一張燙金名片。來馬尾中國船政文化博物館走一趟,馬尾船政所經歷的悲壯歷史或許會讓你有所觸動。
在博物館解說員孟曉越的帶領下,我們來到了的來位於福州市馬尾區昭忠路馬限山東麓的中國船政文化博物館,首先看到的是博物館正門,該館依山而建,正面造型為兩艘乘風破浪的戰艦,氣勢磅礡,頗具現代建築風格。
孟曉越告訴記者,博物館為五層建築,總面積4100平方米,共分五部分:第一層為序廳,以浮雕和圓雕組合,展示船政總體概況。第二層為「船政概覽」,造設船政衙門景觀,展板依次以洋務運動興起背景,介紹左宗棠、沈葆楨創立船政之艱辛,集中反映船政之最。第三層為「船政教育」,主要介紹「船政學堂」和培養出的船政精英。第四層為船政工業與科技,設置船政輪機車間景觀造型,製作展示船政造船成果之船模,介紹船政造船技術的發展過程及科技成果。第五層為「海軍根基」,突出近代海軍的形成、船政十三廠造艦船的規模數量、地位,船政學堂培養的海軍將領。

海軍世家
海軍世家

走進中國船政文化博物館,仿若走進了一段歷史,孟曉越告訴記者,船政是近代海防思想的重要實踐,中國真正意義上的近代海軍發端於船政,其在建設海防、發展中國近代海軍功勳卓著。孫中山讚許船政「足為海軍根基。近代海軍人才最早是從馬尾走出來的,清末民初的海軍將領、造艦專家以及海軍中堅力量主要源自船政學堂;近代海防工業基地始建於船政,其為南、北洋水師、廣東和福建水師建造近代艦船40艘;近代海軍首支艦隊成形於船政,福建輪船水師曾經代表了中國近代海軍的興起……
在博物館裡,看到最多的就是與造船相關聯的展品,艦船模型、船艙設計、船上用品、行船日記等等讓人目不暇接。孟曉越驕傲地向記者介紹,做為近代遠東規模最大的造船產業基地,「船政為中國造船創始之廠」,創造了中國造船的數個第一:第一艘千噸級兵商艦船「萬年清」;第一艘遠東最大巡洋艦「揚武」;第一艘鐵脅船「威遠」;第一艘鋼甲艦「平遠」;第一艘鋼甲魚雷艦「廣乙」;第一艘獵雷艦「建威」;第一艘折疊式水上飛艇等等。

沈葆楨巡台
沈葆楨巡台

在這裡,還展出了許多船政與台灣關係深厚的物品。一段電纜殘存物見證福州川石島到台灣淡水曾經的「電信絲路」故事,而沈葆楨帶領肇始的福建船政保台建台更是歷史上濃墨重彩的一筆——2006年4月,中國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一行曾參觀過博物館並為題詞:「東學為體西學用,馬江巨艦馭狂濤」。
遊船政,明歷史。中國第一個以船政為主題的博物館靜靜地矗立在馬尾閩江口,記錄著歷史,展望著未來。

創意園外景(王志堅攝影)
創意園外景(王志堅攝影)

【今日馬尾】「左營」聯兩岸 打造「小台灣」
自古以來,馬尾與台灣淵源深厚。300年前,清政府在馬尾亭江鎮閩安設左營、右營水師,並赴澎湖列島、高雄等地駐守。時至今日,台灣高雄仍留左營,亦為海軍重要基地。兩個不同的左營,卻有著相同的歷史脈絡。
隨著兩岸交流熱絡,馬尾的對台特色日益凸顯。2016年1月,「左營‧佐贏」海峽兩岸(船政)文化創意產業園在馬尾開園。園區位於福州市馬尾區馬限山東南側坡,是一條具有船政時期風格的街區,建有中西特色的民宅、樓閣、教堂、名人故居等。參與園區運營管理的台灣鉅太文旅企業管理有限公司工作人員劉炎琳告訴記者,在自貿區馬尾建設這樣一個創意園,就是要打造以船政文化和台灣元素為主的多元業態園區,「我們就是要借助這樣的一個平台來推動兩岸文創業融合共建,期待借助馬尾自貿區東風,把園區打造成「小台灣」。」

創意園裡的進口商品
創意園裡的進口商品
創意小產品
創意小產品

「左營‧佐贏」園區起自船政文化博物館,依馬限山而建,佔地約13畝、建築面積約4200平方米。在招商引資方面,園區特別為來此創業的台灣青年提供了許多政策扶持,「自貿區對台灣青年來閩創業就業有『量身定制』的扶持和優惠政策,更能吸引台灣文創青年到這裡再續左營傳奇。」劉炎琳告訴記者,自貿區的虹吸效應正在展現,使得該園區一開張就「引鳳」14家台企,入住率高達九成。
園區沿山分佈著一些台灣文創作品展示店。記者在一家名為「台灣文創美學館」的店裡看到,裡面擺放著上百種來自台灣的創意膠帶、景點卡片拼圖、圖騰掛飾等商品,設計新穎、做工精緻。通過這些創意產品,讓船政文化不局限於電視、課堂和書本,而是可以衍生出各種生活用品,讓船政文化進入尋常百姓家。
在另一家名為「柳七娘」的店裡,一種三角形蜂窩狀的糕餅香氣撲鼻,讓人垂涎欲滴。這就是著名的閩南小吃「滿煎糕」。相傳滿煎糕為100多年前左宗棠在馬尾興辦福建船政時所創。據介紹,滿煎糕來源於馬尾船政,可是現在馬尾知道這種小吃的人卻不多,反而是在閩南、台灣流傳開來。可見要傳承和弘揚船政文化,確實需要更多人參與,填補這些失落的記憶。

創意園一角(王志堅攝影)
創意園一角(王志堅攝影)

劉炎琳告訴記者,作為首個兩岸船政文化產業合作項目,園區招商運營只是第一步。「台灣的優勢是善於打造文創產業鏈,大陸的優勢在於擁有豐富的資源和廣闊的市場,如今又有了這麼好的園區平台,完全可以實現兩岸的強強聯手,把船政文化的品牌塑造得更響亮,更有影響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