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六. 12 月 5th, 2020

【闽台走亲】福州市马尾区

马尾区概况

马尾区隶属福州市,位于福州市东南部沿海、闽江下游北岸,距闽江口17海里,是福建省的军商要港,福州的水上门户。东汉光武帝建武元年(25年)各地商船经过马尾来往福州,开始了水上贸易,马尾一带人口渐繁。五代闽王王审知发展对外贸易,初步开拓了马尾港。马尾是中国近代工业的发祥地,独享「千年古港,百年船政」之美誉。
马尾区是福州市五城区之一,下辖罗星街道、马尾镇、亭江镇和琅岐镇,共设12个社区62个村委会。全区常住人口24.8万人,户籍人口17.13万人。土地面积275.58平方公里。
马尾是中外闻名的贸易港口、著名的侨乡、中国近代海军的摇篮、中国近代航空事业的发源地、中法海战的古战场。1866年(清同治五年),闽浙总督左宗棠在福州马尾创办了福建船政,轰轰烈烈地开展一系列「富国强兵」活动,培养和造就了一批优秀的中国近代工业技术人才和杰出的海军将士。沈葆桢与左宗棠、丁日昌等船政一班人,在保卫台湾、建设台湾方面做出了历史性贡献,台湾的近代化始于马尾船政。
马尾的对台资源十分丰富,对台交流也十分活跃。两马「小三通」航线迎来送往两岸同胞,每年一届的两马同春闹元宵活动热闹喜庆……马尾,从近代船政发祥地,到全国首批国家级开发区,再到福建自贸区福州片区和福州新区同时涵盖的区域,马尾区一次次被赋予开拓、创新、发展的使命,迎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大有可为。

船博馆外观
船博馆外观

【马尾与台湾】福建船政 台湾近代化肇始

福州有着悠久的造船历史,而真正让福州船业声名远扬的,就不得不提福建船政。从鸦片战争期间,林则徐仿造外国船舰、开始「师夷长技」的实践开始,到同治五年(1866年)清朝廷批准左宗棠设局造船建议。占地600亩,规模为全国首屈一指,与当时西方造船厂设备一样齐全的福建船政在马尾诞生并在中国近代史上书写下它的传奇。甚至,台湾的近代化也始于福建船政。

船政车床
船政车床

1866年开始,沈葆桢总理福建船政事务,福建船政很快成为当时远东最大、世界第三大船厂,下设十三个分厂。至1907年制造大小船舰40艘,其中在沈葆桢任上建造16艘,船政学堂培养学生629人。其中严复、陈季同、萨镇冰等学生尖子,成为我国近现代国家建设栋梁之才。
沈葆桢不仅在福建船政的建设发展中发挥着重要作用,面对日本对台湾的侵略,他临危受命依托福建船政抵御日军保卫台湾,此后在建设台湾方面同样功不可没。
1874年日本借口「牡丹社」事件派兵入侵台湾。同年5月,清政府任命福建船政大臣沈葆桢为「钦差办理台湾等处海防兼理各国事务大臣」。他临危受命,率领中国近代第一支舰队—福建水师的14艘战舰(全部由福建船政自己制造,驾驶、轮机班底全部出自船政学堂)赴台。他受命后即上奏提出御敌四策:联外交、储利器、储人才、通消息。为加强海防建设,他加紧修建安平、旗后、澎湖、鸡笼(基隆)、沪尾等地炮台,安放西式巨炮。至今仍保存的「亿载金城」就是当年的安平炮台;他借重国际舆论,请各国公使会同讲理,判断曲直,使日本怵于公论;他派员与日军将领西乡从道交涉,出示台湾府志,指出台湾是我国固有领土,日本出兵台湾是干涉中国内政,责其不义。沈葆桢主张修筑海底电线,并修折奏请清廷批准。为加强军情反馈,保障台湾与大陆之间讯息畅通,沈葆桢用船政自制的四艘舰船分布在台湾、澎湖、福州、厦门四地互通情报,重要信件一日即可到达。

福建船政
福建船政
海底电缆
海底电缆

由于沈葆桢采取了以军事准备为后盾的积极抵御方针,战斗实力大大超过日军,最后日本只得绕过沈葆桢与腐败的清朝政府签订了《北京专约》,勒索我国50万两白银后,于当年12月从台湾撤兵。这次保卫台湾,沈葆桢和船政功不可没。
经历过抗击日军侵台事件之后,沈葆桢更进一步认识到台湾在我国国防上的重要地位。他认为,要改变清廷的消极治台政策,就要守卫台湾、开发台湾、建设台湾。自那以后几代船政人,为台湾近代化建设付出了极大努力,取得优异成果。中国船政文化博物馆副馆长王芳表示,沈葆桢在日军撤退后,随即着手全面治理台湾,他提出「善后即创始」,开始了台湾地区的大开发,「沈葆桢实施了,开禁、开府、开路、及开矿等『四开』举措,福建船政人带领台湾人民励精图治保卫台湾、建设台湾」。

2010年12月台湾特展
2010年12月台湾特展
2014年6月台北特展
2014年6月台北特展

开山筑路,办学抚番;吏治营政,设府置县;解禁招垦,修祠聚心;开矿兴业,修建铁路;通讯互联,海底修缆。现在的台湾,依然到处可以看到当时福建船政人建设的历史遗迹:开凿断崖峭壁的苏花公路,至今令人叹为观止,现在台湾主要公路的走向仍然沿用当年的路坯。台湾政治中心由台南迁移到台北得益于1879年沈葆桢倡议并兴建的台北府城,现在的台北市政厅内设有沈葆桢厅,为台北奠基人永做纪念。1887年开工铺设的福州川石岛到台湾淡水海底电缆,全长117海里,至今旧线仍埋存在海底……
事实胜于雄辩,历史的事实也证明,台湾的近代化是由以左宗棠、沈葆桢、丁日昌等为代表的福建船政官员和师生所开创。无论历史如何发展,历史也将永远记住福建船政。

四楼船舰模型
四楼船舰模型

【观光导览】游船政 明历史

如果说三坊七巷是福州的历史之源、文化之根,那么马尾船政,就是中国近代海军的摇篮,是福州的又一张烫金名片。来马尾中国船政文化博物馆走一趟,马尾船政所经历的悲壮历史或许会让你有所触动。
在博物馆解说员孟晓越的带领下,我们来到了的来位于福州市马尾区昭忠路马限山东麓的中国船政文化博物馆,首先看到的是博物馆正门,该馆依山而建,正面造型为两艘乘风破浪的战舰,气势磅礡,颇具现代建筑风格。
孟晓越告诉记者,博物馆为五层建筑,总面积4100平方米,共分五部分:第一层为序厅,以浮雕和圆雕组合,展示船政总体概况。第二层为「船政概览」,造设船政衙门景观,展板依次以洋务运动兴起背景,介绍左宗棠、沈葆桢创立船政之艰辛,集中反映船政之最。第三层为「船政教育」,主要介绍「船政学堂」和培养出的船政精英。第四层为船政工业与科技,设置船政轮机车间景观造型,制作展示船政造船成果之船模,介绍船政造船技术的发展过程及科技成果。第五层为「海军根基」,突出近代海军的形成、船政十三厂造舰船的规模数量、地位,船政学堂培养的海军将领。

海军世家
海军世家

走进中国船政文化博物馆,仿若走进了一段历史,孟晓越告诉记者,船政是近代海防思想的重要实践,中国真正意义上的近代海军发端于船政,其在建设海防、发展中国近代海军功勋卓著。孙中山赞许船政「足为海军根基。近代海军人才最早是从马尾走出来的,清末民初的海军将领、造舰专家以及海军中坚力量主要源自船政学堂;近代海防工业基地始建于船政,其为南、北洋水师、广东和福建水师建造近代舰船40艘;近代海军首支舰队成形于船政,福建轮船水师曾经代表了中国近代海军的兴起……
在博物馆里,看到最多的就是与造船相关联的展品,舰船模型、船舱设计、船上用品、行船日记等等让人目不暇接。孟晓越骄傲地向记者介绍,做为近代远东规模最大的造船产业基地,「船政为中国造船创始之厂」,创造了中国造船的数个第一:第一艘千吨级兵商舰船「万年清」;第一艘远东最大巡洋舰「扬武」;第一艘铁胁船「威远」;第一艘钢甲舰「平远」;第一艘钢甲鱼雷舰「广乙」;第一艘猎雷舰「建威」;第一艘折叠式水上飞艇等等。

沈葆桢巡台
沈葆桢巡台

在这里,还展出了许多船政与台湾关系深厚的物品。一段电缆残存物见证福州川石岛到台湾淡水曾经的「电信丝路」故事,而沈葆桢带领肇始的福建船政保台建台更是历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2006年4月,中国国民党荣誉主席连战一行曾参观过博物馆并为题词:「东学为体西学用,马江巨舰驭狂涛」。
游船政,明历史。中国第一个以船政为主题的博物馆静静地矗立在马尾闽江口,记录著历史,展望着未来。

创意园外景(王志坚摄影)
创意园外景(王志坚摄影)

【今日马尾】「左营」联两岸 打造「小台湾」
自古以来,马尾与台湾渊源深厚。300年前,清政府在马尾亭江镇闽安设左营、右营水师,并赴澎湖列岛、高雄等地驻守。时至今日,台湾高雄仍留左营,亦为海军重要基地。两个不同的左营,却有着相同的历史脉络。
随着两岸交流热络,马尾的对台特色日益凸显。2016年1月,「左营‧佐赢」海峡两岸(船政)文化创意产业园在马尾开园。园区位于福州市马尾区马限山东南侧坡,是一条具有船政时期风格的街区,建有中西特色的民宅、楼阁、教堂、名人故居等。参与园区运营管理的台湾钜太文旅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工作人员刘炎琳告诉记者,在自贸区马尾建设这样一个创意园,就是要打造以船政文化和台湾元素为主的多元业态园区,「我们就是要借助这样的一个平台来推动两岸文创业融合共建,期待借助马尾自贸区东风,把园区打造成「小台湾」。」

创意园里的进口商品
创意园里的进口商品
创意小产品
创意小产品

「左营‧佐赢」园区起自船政文化博物馆,依马限山而建,占地约13亩、建筑面积约4200平方米。在招商引资方面,园区特别为来此创业的台湾青年提供了许多政策扶持,「自贸区对台湾青年来闽创业就业有『量身定制』的扶持和优惠政策,更能吸引台湾文创青年到这里再续左营传奇。」刘炎琳告诉记者,自贸区的虹吸效应正在展现,使得该园区一开张就「引凤」14家台企,入住率高达九成。
园区沿山分布著一些台湾文创作品展示店。记者在一家名为「台湾文创美学馆」的店里看到,里面摆放著上百种来自台湾的创意胶带、景点卡片拼图、图腾挂饰等商品,设计新颖、做工精致。通过这些创意产品,让船政文化不局限于电视、课堂和书本,而是可以衍生出各种生活用品,让船政文化进入寻常百姓家。
在另一家名为「柳七娘」的店里,一种三角形蜂窝状的糕饼香气扑鼻,让人垂涎欲滴。这就是著名的闽南小吃「满煎糕」。相传满煎糕为100多年前左宗棠在马尾兴办福建船政时所创。据介绍,满煎糕来源于马尾船政,可是现在马尾知道这种小吃的人却不多,反而是在闽南、台湾流传开来。可见要传承和弘扬船政文化,确实需要更多人参与,填补这些失落的记忆。

创意园一角(王志坚摄影)
创意园一角(王志坚摄影)

刘炎琳告诉记者,作为首个两岸船政文化产业合作项目,园区招商运营只是第一步。「台湾的优势是善于打造文创产业链,大陆的优势在于拥有丰富的资源和广阔的市场,如今又有了这么好的园区平台,完全可以实现两岸的强强联手,把船政文化的品牌塑造得更响亮,更有影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