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四. 11 月 26th, 2020

【平潭專刊】平潭麻麻草 從家庭小院搬上臨床研究

筋骨草葉子的表面有白色絨毛是其一大特徵
筋骨草葉子的表面有白色絨毛是其一大特徵

在前不久閉幕的第十二屆海峽兩岸中醫藥學術交流論壇上,平潭的驚喜再次上演,人們發現,過去平潭百姓家喻戶曉的本土中草藥,原來在醫療科學領域中,還蘊藏著更大的、難以估量的價值。而通過此次論壇,我們也意識到,平潭其實有許多諸如筋骨草(本地稱苦草、麻麻草)這樣的中藥材和較為深厚的中醫傳統,而這些都與《平潭國際旅遊島建設方案》中,「完善醫療服務體系,加強旅遊與中醫藥資源有效結合。」、「重點發展高端度假、康體養生等休閒度假旅遊。」的建設規劃,有著積極的關聯。
本期起,「真寶貝」推出系列報導,挖掘和梳理平潭的中醫脈絡,為將來平潭中醫與旅遊資源的有效整合,提供借鑒和參考。今天,我們來講述筋骨草在平潭的使用、傳承和發展。

不少市民的家中也種有筋骨草
不少市民的家中也種有筋骨草

使用廣泛 婦孺皆知
對於平潭人來說,提到筋骨草也許鮮有人聞,但說起它的別稱「麻麻草」和「苦草」,那真的就是婦孺皆知了。在許多平潭人的記憶裡,每當家中親人有咽喉發炎、感冒發熱甚至外傷出血的病症,長輩們就會到院子或是野地裡拔來幾株筋骨草,根據不同的症狀,煎服或搗爛外敷,都能收到良好的功效。
「這些都是父輩們教的,這樣一代一代傳下來,我們自然就會知道了。」家住南街的高瑞欽在提及如何得知筋骨草的作用時如是說道。代際間的口口相傳和筋骨草自身顯著的功效,讓這種形貌並不出眾的草藥,成了平潭人人皆知、人人可得、人人可用的民間良藥。

筋骨草另外一種品種葉子比較皺
筋骨草另外一種品種葉子比較皺

一直以來,許多平潭百姓都會在自家的院子裡栽種這種草藥。「就算家裡沒種,我們也都會留意哪裡有筋骨草,這樣要用的時候就知道去哪摘。」高瑞欽告訴我們,她家裡也有種植少量筋骨草的習慣,但由於前一陣颱風來襲,風雨破壞了家中僅有的幾株藥草。「過幾天我還要出去找找,移植幾株過來。」
「筋骨草是平潭的『明星草藥』,能在家裡多種幾株是有益無害的。」同樣居住在南街的施恭文,已經是在平潭做了四十多年的老中醫,談到筋骨草的功效,他彷彿有說不完的話。「它適用的病症很廣,說起來都能整理成一本小冊子了。」
施恭文告訴我們,在過去,平潭人民生活疾苦,尋醫治病會給家庭帶來不小的負擔,而筋骨草在平潭分佈極廣,四季皆有,效果顯著,這就使筋骨草在平潭得到廣泛使用。「筋骨草的種植也比較方便,只要土壤不會太潮濕,不用怎麼仔細打理,它都能長得很好。」施恭文說,「同時,良好的抗炎症效果,使得筋骨草能夠清熱解毒,所以我們經常把它用於產後風熱、疔瘡、外傷紅腫、感冒發熱等多種病症,但筋骨草味道辛、苦,所以體寒的人應該盡量少用。」

柯青正為病人把脈
柯青正為病人把脈

醫藥博士 回望故鄉
筋骨草的使用,其實在中醫歷史上已是由來已久,但像平潭這樣達到婦孺皆知程度的卻也屈指可數。正是因為如此,許多平潭醫學界的能人志士開始將筋骨草帶入實驗室,使用於臨床研究,如此,又開啟了筋骨草傳承和發展的新階段。
出生於平潭的醫學博士柯青,現就職於中國中醫科學院中藥研究所。在第十二屆海峽兩岸中醫藥學術交流論壇上,柯青發表了主題為《道地筋骨草新藥開發和平潭藥源展望》的發言。
「關於筋骨草的研究,我已經進行快14年了。」柯青說,「我母親過去患有良性子宮肌瘤,檢測出的瘤體有拳頭那麼大,在避免手術的前提下,結合筋骨草的藥性特點,我們給她服用一定計量的筋骨草和蘆薈,在用藥一段時間後,檢測出的瘤體直徑還不到一厘米。」
筋骨草在子宮肌瘤上的顯著療效,迅速引起了業內的關注,在以後的臨床實驗中它所發揮的神奇作用更是令人信服。2002年,中國中醫科學院中藥研究所申請到了國家『重大新藥創製』科技重大專項課題:中藥二類新藥筋骨草的研製,柯青作為主要負責人之一參與其中。
接下來的研究,柯青將目光投放到了家鄉。「筋骨草雖然在全國範圍內都有使用,但沒有一個地方能像平潭這樣特色鮮明的。」柯青說,「家鄉人普遍都知道筋骨草具有消炎止血的功效,而且大都將作為『鮮藥』使用,不做晾曬等二次加工,這些都是我在平潭生活時所親身經歷的,也是我回來開展筋骨草研究的原因之一。」
柯青告訴我們,平潭是他踏上醫學研究道路的第一站,正是在這裡,他的心中燃起了對醫學的濃厚興趣。「我的祖父是開藥店的,小時候就在這樣的環境中成長,後來在一中唸書,我還擔任學校醫學課外小組的負責人,並且得到了去縣醫院參觀學習的機會。」柯青告訴我們,這些經歷都讓他自然而然地選擇了醫學。

在平潭,不少草藥店均有售賣筋骨草
在平潭,不少草藥店均有售賣筋骨草

產業發展 攜手共進
柯青此次的「回望故鄉」讓他有了令人興奮的發現。「在《中國藥典》2010年版中收載了筋骨草這一目錄,規定筋骨草內的乙?哈巴甘(一種化學物質,筋骨草藥效的主要來源)在生藥中含量不得少於0.40%,而目前已經開展的研究表明平潭筋骨草的有效成分含量居全國之首,是規定的八到九倍。此外,在研究中,研究小組還發現,筋骨草對動物有顯著的抗炎抗良性腫瘤和抗乳腺癌微轉移作用。」
這些都使得筋骨草有著更為廣闊的藥用前景。「其實由平潭筋骨草製成的門診制劑已經在北京301醫院使用多年,今年國家也批准該項目進入臨床一期研究。」柯青說。近5年來,科研單位和製藥公司還多次來到平潭考察,希望能將科研成果轉化為新藥,形成產業化發展。「但由於平潭民間對筋骨草的廣泛使用,也出現了引進外來筋骨草品種的現象,為了保證筋骨草的道地純正,我們還與當地的藥材供應商合作,培育平潭道地筋骨草。」
薛美珠正是柯青在平潭的合作夥伴,2009年自平潭中醫院主管護師退休後,薛美珠依舊熱心著家鄉中醫事業的發展。在偶然的機會中,薛美珠與柯青談論到了筋骨草,兩人一拍即合,要打響平潭的筋骨草品牌。

筋骨草的根部有白色的毛絨
筋骨草的根部有白色的毛絨

「2012年三月,柯青博士回平潭叫我配合北京中醫科學院中醫藥研究所,做筋骨草種植選品種有效成份檢測,按柯青博士的要求,春季,秋季各送兩次樣品到北京,並選擇不同地方苦草品種。」經過不斷篩選,薛美珠最終選定的兩種平潭筋骨草進行種植育種,「這兩種筋骨草的有效成分是最高的,品質也最好。」薛美珠說。
優質的藥材吸引來了許多製藥公司。其中,北京康辰藥業在今年就收購了250公斤的平潭筋骨草,而在2017年,更是提出了6噸的收購意向,並有意在平潭設立道地筋骨草種植示範基地。「這對平潭筋骨草來說,是千載難逢的機遇。」
這樣的機遇雖然就在眼前,但6噸的需求量意味著需要大量的土地和資金,這對於薛美珠來說,是力不從心的。「我們大概估算了下,這項意向訂單需要80到100畝的土地,和約100萬的前期投入資金,目前我們也在努力,希望得到社會各界的支持,不致錯過平潭道地筋骨草產業化的良機。」

記者 楊 國/文 蔡起輝/攝